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六十六章

    周家军队停在临汾, 给周夫人和秦婉之设了七日灵堂。

    做下决定那天晚上, 周烨便开始给秦婉之守夜, 灵堂里点了七星灯, 传说中这盏有七个灯芯的灯会照亮逝者的黄泉路途, 让逝者能够看得清前路离开。

    所以周烨一直不肯睡, 不眠不休守着, 就怕这盏灯灭了。

    顾九思没有劝阻,便陪着他,临汾里哀歌声、哭声交织, 周烨跪在灵堂前,守着一盏灯,一言不发。

    顾九思低着头烧着纸钱, 好久后, 周烨慢慢道:“其实你都是知道的。”

    顾九思烧纸钱的动作微微一顿,他低着头, 看着跳动的火焰, 好半天, 才应了一声:“嗯。”

    “她们为什么会死?”

    周烨垂着眼眸:“我们不是已经答应去豫州了吗?”

    “因为洛子商, 并不希望你们去豫州。”

    顾九思低声道:“他只是用一个名义,将豫州前线的士兵调走, 方便刘行知攻打豫州, 而后再用周夫人和嫂子的死激怒你们, 让你们攻打东都,之后你们在东都与本该在前线的军队两败俱伤, 洛子商再出手。他所求,是这个天下。”

    “所以,”周烨睫毛颤了颤,“你做了什么呢?”

    顾九思听出他言语中的不甘,他抿了抿唇,终于道:“我试着救过嫂子。”

    “可你没有救出来。”

    周烨抬眼看他:“我能怪你吗?”

    顾九思说不出话来了,他捏紧了衣衫,低哑道:“大哥,你们要做什么,我拦不住”

    “你让沈明带走三万人马,其实不是去扬州的。”风吹进来,周烨转过头去,抬手护住一盏在风中摇晃着的七星灯,他低着头,慢慢道,“你是猜想着,如果婉之真的死了,我与父亲便不会去豫州,一定会攻打东都,因此你提前调走人马,是让沈明去前线,挡住刘行知。”

    顾九思低着头,他深吸一口气:“大哥”

    “为什么你如此无动于衷?”

    周烨看向他:“为什么你明知婉之要死了,明知道我将走投无路,你却还能如此冷静盘算着,如何调动手中兵马,如何稳住大局?”

    “因为我知道,”顾九思艰涩开口,“嫂子是为了所有人好好活着死的,我不能让她白白死了。”

    这话让周烨不再言语,他低垂着眼眸,看着手下护着的、跃动着的灯火,好半天,终于开口道:“你出去吧。”

    “我想一个人,和婉之待一待。”

    *** ***

    秦婉之的灵堂设起来第三日,沈明便领着三万军队,赶到了扬州边境上。他还在路上就给了柳玉茹消息,他到了扬州边境,柳玉茹这边也已经准备好。她找到了杨龙思,借着杨龙思的手联系上了诸多过往扬州贵族子弟,陈寻接近了姬夫人,也已经同姬夫人铺垫好了柳玉茹与洛子商的“感情”,王平章也拿着钱四处打点,买通了一大批人。

    她接到沈明消息当晚,便将王平章和陈寻都叫了过来,同两人道:“幽州已派三万兵马过来,消息最迟后日就会到扬州,我们明日一早动手,而后拿了子商的印章,立刻让各城开路,将幽州兵马迎进来助我们平乱。”

    “三万?”

    王平章颇为震惊:“为何来这样多人?”

    “扬州只是路过,”柳玉茹立刻解释道,“他最主要的是要去幽州。”

    听到这话,王平章冷静了许多,他点头道:“明白了。”

    所有人筹备着一切,王平章已经打点好了萧鸣的亲军,萧鸣最得力的军队是东营的人,王平章买通了其中几个将领,又在厨房伙计中安排了他们的人。王平章原是想直接将这些士兵毒死,却被柳玉茹拦下,只是道:“蒙汗药效果好些,他们晕了之后,全都捆起来就是了。”

    王平章在柳玉茹劝阻之下放弃了这个念头,而后他们按着柳玉茹的话,伪造了一把小扇,一块玉佩。这两样东西都是洛子商贴身之物,柳玉茹早先见过,她将这两样东西仿造出来后,便在第二日抱着孩子,前往了洛府。

    她到了洛府门口,坦坦荡荡往门口一站,大声道:“去通报萧鸣一声,说柳氏商行柳玉茹,前来求见。”

    柳氏商行在扬州也算颇有分量,最重要的是所有人都知道,洛子商在柳氏商行那条商道上投了不少钱,下人不敢怠慢,赶紧去通报了萧鸣。萧鸣听闻柳玉茹来了,他愣神了片刻,随后忙道:“快请。”

    当初这位柳夫人在扬州收粮,搞得扬州后来粮价动荡,这事儿萧鸣还记忆犹新。更何况后来洛子商与柳玉茹关系密切,萧鸣更是不敢怠慢。

    萧鸣是洛子商师弟,比其他人更亲上几分,他经常能见到洛子商放在书房里的一把雨伞,那把伞只是扬州码头随意一把伞,可洛子商却珍而重之放着。萧鸣知道这把伞非同一般,便特意去打听过,才知是柳玉茹给的。

    因着这层关系,他便知道自己师兄对这位夫人心中非同一般的感情,他忙忙到了大堂,便看见柳玉茹已经坐在大堂之中了。

    她抱着一个孩子,正低头逗弄着孩子,神色从容温和,全然不像是来谈事情的。萧鸣在短暂踌躇后,恭敬行礼道:“萧鸣见过柳夫人。”

    “是阿鸣来了,”柳玉茹听到萧鸣的话,笑着抬起头来,仿佛是一个温和的长者一般,柔声道,“可方便进一步说话?”

    萧鸣看着柳玉茹的样子,心里有些忐忑,柳玉茹这一系列动作太过于反常,但他还是应声,让人全都下去,等所有人都走后,萧鸣坐在柳玉茹旁边座上,小心翼翼道:“柳夫人今日前来,可是有要事?”

    柳玉茹在外经商多年,许多人都以她的姓氏作为尊称。而萧鸣固执叫着柳玉茹柳夫人,自然是有他的私心。

    他始终还是希望洛子商能有一个家。

    这样,洛子商或者能过得更幸福些,这也是他作为师弟,对于他师兄的祝愿。

    柳玉茹虽然是嫁了顾九思,可萧鸣心中,顾九思既然是他们的敌人,早晚是要死的,一个要死的人的妻子,自然等于没有丈夫。于是从一开始,萧鸣便已经将柳玉茹当寡妇看待了。

    柳玉茹并不清楚这少年种种心思,抱着顾锦,叹了口气道:“的确是有事,这事儿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你师兄他在东都的事儿,你也听说了吧?”

    “听说了。”

    萧鸣点点头,随后道:“这与柳夫人今日来有关?”

    “我”柳玉茹抿了抿唇,似是有些尴尬,“我本不该说这些,可是我也是没得法子。我与你师兄在东都”

    柳玉茹说着,脸上带了几分羞红,萧鸣茫然道:“啊?”

    这一声“啊”完之后,萧鸣猛地反应过来,随后不可思议道:“你你与我师兄”

    “这个孩子便是他的。”柳玉茹低着头,小声道,“我原不想说,可他与我夫君闹成那样子,我总得有个立场。再加上这事儿也被我夫君发现了,东都乱了,我流亡出来,也回不去,只能来了扬州。”

    柳玉茹说着,声音里带了几分哀切:“他当初同我说过,等日后天下平定,便会娶我,我也不知道这当不当得真。可如今我已经走投无路,他就算不娶我,也得给孩子一条生路啊。”

    柳玉茹说得情真意切,一面说一面红了眼眶,竟是低低哭了起来。

    美人哭得梨花带雨,柳玉茹正等着萧鸣问她要信物,可萧鸣在愣愣盯着顾锦半天之后,一拍手道:“我说,这孩子的眼睛,怎么长得这么像师兄!”

    柳玉茹:“”

    顾锦长得像顾九思,而顾九思又与江河长得相似,洛子商虽然其他地方长得不像江河,但单论眼睛,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萧鸣突然有些激动起来,他忙道:“这事儿师兄可知道?”

    柳玉茹摇摇头:“我我没让他知道。我本打算就这么算了,可走到如今,顾九思又发现了,唉”

    柳玉茹叹了口气,萧鸣点头道:“我懂我懂。”说着,他往顾锦面前凑了凑,颇有些高兴道:“我能抱抱她吗?是个女孩儿?”

    柳玉茹点点头,高兴道:“这算您半个侄女儿,您抱抱她,也是应当的。”

    萧鸣赶紧伸出手去,抱起了顾锦。

    萧鸣生得俊朗,还是少年郎模样,顾锦惯来喜欢好看的人,立刻咿咿呀呀冲着萧鸣伸手去,萧鸣被她逗笑,眉眼间都是笑意。

    柳玉茹看着这样生动的人,心里一时有些不忍,可如今一切布置好,箭在弦上,也容不得她多想,她怕与萧鸣相处,疲惫道:“多日赶路,您能否先安排个房间,让我和锦儿歇息一下?”

    萧鸣听到这话,才想起来,忙道:“是我的不是,我这就给嫂子安排。”

    说着,萧鸣招呼人过来,他迅速让人打扫了洛子商的院子,然后领着柳玉茹道:“嫂子跟我来吧,师兄已经许久没回来了,先打扫了他院子里的客房给您,”他一面说,一面看向柳玉茹,观察着柳玉茹的神情,似是提醒道,“等安置好您,我便将您到扬州的消息送给师兄。”

    柳玉茹听出这话语中的试探。

    若她与洛子商并无这些事情,萧鸣与洛子商一通信,她便会露底。但柳玉茹本也不打算给他这个收信的时间,于是她笑着道:“那你得同他说,让他早些回扬州来,我在这儿等他。”

    她神色坦坦荡荡,毫无惧意,眼中带了几分思念着情郎的温柔,萧鸣见着她这样子,便放心了不少。他抱着顾锦,一面逗弄着顾锦,一面同柳玉茹说话。

    这一日风光极好,春暖花开,柳玉茹走在扬州特有的园林长廊之中,听着少年带了几分欢喜的声音,沐浴着阳光,一时竟有了几分恍惚。她有些奇怪于萧鸣的欢喜,不由得道:“你似乎很喜欢阿锦。”

    “是呀,”萧鸣回头,笑着道,“这是师兄的孩子呀。”

    “你对你师兄,”柳玉茹有些疑惑,“为何这样维护?”

    “因为我的命是师兄救的。”

    萧鸣声音有些悠远,他似是想起什么,回头同柳玉茹道:“哦,嫂子,你别觉得师兄平日太算计人太坏,他对自己人都很好的。师兄他这个人啊,”萧鸣笑起来,“其实特别温柔。”

    柳玉茹有些恍惚,她忍不住道:“我以为他”

    说着,她停住声音,抿了抿唇,没有再说下去。萧鸣却已经是了解了,他温和道:“你以为,他阴狠毒辣是吗?其实不是的,”萧鸣苦笑,“他狠,也不过是因为这世间对他更狠罢了。若是可以,”萧鸣送着柳玉茹到了院子里,有些无奈道,“谁不想干干净净的活呢?”

    柳玉茹没说话,萧鸣送她到了门口,顾锦在他怀里有些困了,他将顾锦交给柳玉茹,随后道:“师兄一辈子过得不容易,我是陪不了他一辈子的,您来了,给他一个家,我很高兴。”

    这话让柳玉茹有些诧异了,见她诧异,萧鸣放温和了语调,柔声道:“他是真的喜欢您,以后会对您好的。”

    “谢谢谢”

    柳玉茹低下头,有些接不下话了。

    萧鸣以为她是累了,便劝她去休息,而后便告辞离去。

    柳玉茹一入洛府,陈寻便去寻了姬夫人。

    这几日由王平章打点,柳玉茹的人铺局引荐,他已经在姬夫人身边能说上几句话。他知道诸多关于洛子商在东都的消息,姬夫人十分关注,姬夫人已知道柳玉茹的消息,而近日陈寻进了屋,才告诉姬夫人道:“柳玉茹今日来了扬州,带着个孩子,进了洛府。”

    “孩子?!”

    姬夫人震惊出声:“萧鸣怎么会让她进洛府?!”

    “这”

    陈寻硬着头皮开口:“在下听闻,这个孩子,可能是”

    听到这话,姬夫人脸色顿时极为难看。

    她曾经因貌美被王善泉捧到云端,又因新的姬妾来到跌入尘泥。她如今的一切,都是洛子商一手捧出来的,在她心中,洛子商就如王善泉一般,是她要争取的对象。如今柳玉茹突然来到这里,让姬夫人又妒又怒,旁边陈寻见她的模样,提醒道:“柳玉茹是有夫君的,这次过来,怕是打算长住。夫人,您不能放纵如此。”

    “那你觉得要怎么样?”

    姬夫人立刻回头,怒道:“我难道还能杀了她不成?!”

    “有何不可呢?”陈寻抬眼看着姬夫人,姬夫人听到这话,整个人怔怔看着陈寻,陈寻低声道,“夫人当务之急,是不要让柳玉茹住在洛府。您现下过去,先让她搬出洛府,最好住到您这儿来,之后再派杀手”

    陈寻抬手,用手在脖子上做了一个“割”的姿势:“再杀不迟。”

    “杀了她”姬夫人有些害怕,“万一子商不喜”

    “夫人还有公子,洛大人不是分不清轻重的人。比起洛大人心中不喜,让柳夫人若住在洛府,成为洛夫人”

    “不可能!”

    姬夫人果断开口,她想起之前在王府的日子,咬了咬牙,立刻道:“按着你说的办,我这就过去,她现下还是顾夫人,来洛府住着算怎么回事?”

    说着,姬夫人立刻召集了人马,领着人气势汹汹往洛府冲去。

    她到了洛府门口,立刻道:“我听说顾夫人驾临洛府,特意上门求见。”

    侍从听到这话,想起萧鸣不允许任何打扰柳玉茹的吩咐,皱眉道:“府上并无顾夫人。”

    “你还想骗我?!”

    姬夫人听到这话,便知是萧鸣护着柳玉茹,顿时怒火中烧,一把推开侍卫,领着人就往内院冲。

    陈寻跟在她旁边,一把抓了一个丫鬟,喝问道:“柳夫人住在哪里?”

    “大人大人院中。”

    丫鬟颤颤巍巍,陈寻回头,同姬夫人道:“在洛大人屋中。”

    “贱人!”这话激得姬夫人怒意更甚,她心中又慌又妒,领着人冲到洛子商院中,怒道:“柳玉茹,你给我出来!”

    柳玉茹正哄着顾锦睡觉,她坐在屋中,也不说话,她知道萧鸣会来处理这件事。

    姬夫人见柳玉茹不出来,喝了一声:“找。”

    说着,姬夫人的侍卫就往里冲去,这时萧鸣的声音从外院传来,喝道:“姬夫人!”

    听到萧鸣的声音,姬夫人僵了僵。她还是有些怕萧鸣的,尽管萧鸣只有十九岁,却是和洛子商一脉相传果断狠辣。

    她艰难转过头去,萧鸣蓝袍金冠,双手笼在衣袖之间,冷冷看着姬夫人道:“领着这么多人闯入洛府,姬夫人有何贵干啊?”

    姬夫人不敢说话,陈寻上前一步,恭敬道:“夫人听闻顾少夫人今日来扬州做客,想着洛府没有适合女眷休息的地方,特来迎顾少夫人去王府招待。”

    “王府?”

    萧鸣语调中带着嘲讽,他将陈寻上下一打量,似是有了点印象,嗤笑道:“吃女人饭的软骨头,掌嘴!”

    话刚说完,萧鸣旁边的侍卫冲上来,便一巴掌抽在了陈寻脸上。

    陈寻被打翻在地,姬夫人惊叫了一声,怒道:“萧鸣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

    萧鸣上前一步:“姬夫人还望认清楚自己的身份,洛府的客人便是洛府的客人,轮不到你来管。”

    “萧鸣,”姬夫人被彻底激怒了,她咬牙道,“她柳玉茹算什么东西,你要为她和我作对?!你可想好了,是小公子重要,还是柳玉茹重要。”

    听到威胁,萧鸣笑了:“小公子固然重要,可夫人乃我洛家未来的大夫人,姬夫人还望清醒一点,不要找麻烦事才好。”

    这话把姬夫人说懵了,姬夫人愣愣看着萧鸣,片刻后,她惊叫出声:“洛子商疯了?!她是顾九思的夫人!”

    “她来了扬州,”萧鸣放低了声音,“便不是顾九思的夫人了,还望姬夫人慎言。”

    “你骗谁呢你?”姬夫人喘着粗气,指着内院道,“谁不知道她现下还是顾九思的夫人,自己有男人还来外面找男”

    “姬夫人!”

    萧鸣提高了声音,打断了姬夫人的话,姬夫人嘲讽笑开:“怎么,做得出来还不让我说了?我偏生就要说,这招蜂引蝶”

    话没说完,萧鸣一巴掌就抽了过去,姬夫人被他打得一个踉跄,旁边侍女上前来扶住姬夫人,忙道:“夫人!”

    萧鸣似是嫌弃一般甩了甩手,冷冷瞧着姬夫人道:“别当了两天夫人就忘了自个儿身份,要是没有小公子,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舞姬出身的卑贱妓子,还肖想我师兄?也不照照看自个儿的样子,我师兄的人也是你随便说得的?”

    姬夫人被萧鸣彻底打蒙了,萧鸣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陈寻,嘲讽道:“怎么,还不把夫人扶下去?非要我闹得更难看才是?”

    听到这话,陈寻忙上前来,低声道:“夫人,走吧。”

    姬夫人捂着脸,眼里蓄了眼泪,陈寻露出不忍姿态,小声道:“夫人,人家一心护着,咱们走吧。”

    姬夫人不说话,她一把推开周边的侍女,低头冲了出去。

    陈寻赶忙跟着,等上了马车后,陈寻刚入马车,姬夫人便一巴掌抽了过去,又哭又闹道:“都是你!都是你让我来!如今所有人都瞧见他打我,我日后在这扬州怎么待下去?他怎么敢打我?怎么能打我?他打我,便是打小公子的脸,他们就不怕小公子日后报复吗?”

    陈寻挨了这一巴掌,心头火起,但他记得自己的目的,只能是叹了口气,有些无奈道:“夫人觉得,他们是打算让小公子有日后吗?”

    姬夫人僵住了动作,她心里慌乱起来,抬头看着陈寻道:“你你什么意思?”

    “夫人认真想一想,”陈寻认真道,“洛子商要小公子,不过是因为他一时无法完全把控扬州,有许多人还是王大人的旧部,他需要用小公子安抚这些人。等洛子商在东都站稳脚跟,到时候他权大势大,你认为他还需要小公子吗?”

    “以往夫人还可以念想,洛子商对您有几分情谊,您与他成天作之合,可如今柳玉茹来了,看萧鸣的态度您也明白,洛子商心里是向着谁,柳玉茹如今已经有个女儿,还是在顾九思在的情况下,日后洛子商若是当真与柳玉茹成亲,有一个儿子,不是迟早的事吗?等洛子商有了子嗣,您认为,他还甘心当小公子的幕僚?”

    姬夫人被陈寻越说越慌,她一把抓住陈寻,焦急道:“那我怎么办?”

    姬夫人看着陈寻:“他如今身边有了其他女人,萧鸣这样护着她,我拿到没有办法,我我”

    “夫人,”陈寻抬手,放在姬夫人的手上,认真道,“您不是一定要依靠洛子商的。”

    陈夫人愣了,她呆呆看着陈寻,陈寻生得俊秀,一双清俊的眼看着姬夫人,柔声道:“如果夫人愿意,陈寻愿为夫人效犬马之劳。”

    “你的意思是”

    姬夫人有些不敢出声,陈寻在她手上用了力,坚定道:“柳玉茹到扬州的消息,萧鸣今晚应该已经传给洛子商,咱们在洛子商回来之前,尽快接管扬州。”

    “不行。”姬夫人害怕道,“萧鸣如今手上有兵有权,大家都听他的”

    “谁说大家都听他的?”陈寻笑起来,“之前只是洛子商隔绝了您和其他人的联系,夫人要知道,这扬州有许许多多人,都还是王家旧部,都并不是真正效忠洛子商。只要夫人一声令下,这些人便立刻会倒戈与夫人,夫人可知道王平章?”

    “这自然是知道的。”

    王平章是萧鸣手下得力的人,姬夫人就算再不管事,也知道王平章是谁,陈寻压低了声:“王平章,便是王家的旧部。”

    姬夫人睁大眼,但片刻后,她慢慢缓过神来。如果王平章都是王家的旧部,那证明,她在扬州,还是有其他依仗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嫁纨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墨书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书白并收藏嫁纨绔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