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太子领着人疾行入宫, 一路冲到内宫门口, 黄平领着人驻守在内宫门外, 见范玉来了, 他心叫不好, 但事已至此, 他也不敢多做什么, 只能是硬生生站在最前方,等范玉来了,他恭敬行了个礼道:“殿”

    话没出口, 范玉一巴掌抽了过来,打在黄平脸上,怒道:“你们这是做什么?父皇还没死呢, 你们就围在他门口, 是要造反吗?!”

    这一巴掌抽寒了黄平的心,他本不安的情绪到镇定了许多。

    周高朗说得对, 这样的人是不配为君的。

    他平静看着范玉, 恭敬道:“属下奉命行事, 还望太子见谅。”

    “奉命?你奉谁的命?你”

    “奉我的命!”

    范玉还没骂完, 就听范玉身后传来一声浑厚又镇定的男声。所有人都看了过去,便见周高朗穿着官袍, 腰上佩剑, 领着士兵站在宫门外, 冷静看着范玉。

    范玉看着他身后的士兵,心里有些发慌, 好在他旁边的幕僚上前一步,厉喝道:“周高朗,你这乱臣贼子,安敢殿前佩剑?!”

    周高朗面色不动,他领着人直接往前走去,却是无人敢拦,他一路走到范玉面前,仿佛看着一个孩子一般看着范玉道:“太子殿下深夜领兵强行闯宫,怕是不妥。”

    范玉惯来怕周高朗,他一时竟不敢回话,旁边幕僚见了,立刻上前一步,正要怒喝,就被周高朗一巴掌抽得滚在地上,周高朗冷眼看过去,斥道:“本官同太子说话,哪里轮得到你这狗奴才插嘴?!给本官拖下去砍了!”

    听到这话,范玉再怕周高朗,也知道自己必须站出来了。连幕僚都护不住,他这个太子的脸面就是彻底落下了。他上前一步,指着周高朗怒道:“周高朗,你敢!你囚禁我父皇,还想杀我的人,周高朗,你今日是反了吗?!”

    “殿下,”周高朗平静看着他,“您说本官囚禁陛下,可有证据?如今陛下病重,按规矩本就要守住内宫不得任何人进入,殿下如此强闯,到底是本官不守规矩,还是殿下不守规矩?”

    “你”

    两人正争执着,内宫的门忽地开了,张凤祥从里面疾步而出,所有人都同时看了过去。

    太子一见到周高朗,立刻大喊起来:“张公公,我父皇怎么样?!你告诉父皇,周高朗要反了!他欺负我,让父皇为我做主啊!”

    张凤祥听到这话,朝着范玉讨好一笑,随后转头看向周高朗,恭敬道:“周大人,陛下请您进去。”

    周高朗没有说话,他双手拢在袖中,听见内宫里正弹着逍遥游,沉吟片刻后,周高朗点了点头,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范玉还在外面叫嚷着要跟进去,所有人拦着范玉,张凤祥没有理会,领着周高朗走了进去。

    周高朗一入寝殿,便闻到浓重的药味,范轩坐在床上,张钰坐在一旁,正从容弹着琴。

    屋内这平和的景象与内宫外兵戎相见的景象形成鲜明对比,周高朗恭敬向范轩行礼,叫了一声:“陛下。”

    范轩朝他笑笑,让他坐下来,随后同张钰道:“落明,你去休息一会儿吧,我和老周说说话。”

    张钰站起来,行了个礼,便退了下去。

    他不敢出内宫,只能到偏殿去等着,寝殿里留下范轩和周高朗,两人静默了片刻后,周高朗笑起来:“看你的样子还好,我差点以为你快死了。”

    “死还有一会儿,就是想看看,我若是死了,会发生些什么。”

    范轩笑起来:“我猜着我若死了,你要欺负我那儿子,没想到我还活着,你便打算欺负他了。”

    周高朗没说话,范轩沉默着,过了片刻后,他终于道:“你去幽州吧。”

    听到这话,周高朗有些诧异,范轩想要直起来,周高朗赶忙去扶他,又给他垫了枕头,范轩轻轻喘息着,接着道:“等我走了,你也别呆在东都,去幽州吧。”

    “你让我去幽州,”周高朗抿了抿唇,“你就不怕放虎归山?”

    他若去了幽州,拿着兵权,想反便反了。

    范轩听了这话,笑起来:“你把家人留下。”

    周高朗诧异看着范轩,范轩叹息出声:“老周,我知道你的,你这个人重情重义,只要你家人在这里,你绝不会反。”

    周高朗抿紧了唇,并不答话,范轩接着道:“登基这么长时间来,我其实什么都不担心,大夏有很多人才,有你,有落明、有清湛,往下年轻的,还有顾九思,李玉昌大夏稳稳当当的走,不说千秋万代,但南伐一统,百年可期。这一年来,我对内休养生息,广开商贸,引导百姓耕种良田,物尽其用,顾九思修理黄河,接通南北,又整顿荥阳,立下国威震慑地方,最难的事情,我已经做完了,剩下的,你们稳稳当当走,便没什么了。可我唯一担心的,就是你和玉儿。”

    范轩抬眼看着周高朗,他苦笑起来:“你与玉儿结怨太深,你我是兄弟,你是大夏名将,我不能杀你。”

    “你也杀不了我。”

    周高朗平静出声。范轩顿了片刻,笑起来道:“你说得对,这天下本就是你我二人的天下,我若杀你,那就是自毁长城。我不能杀你,可我也不能废了玉儿,他是我唯一的孩子”

    “可你看看他成什么样子!”

    周高朗怒喝出声:“我让你续弦早生几个孩子,你偏生不听我的,如今走到这个地步,你以为我想走?!这个孩子我眼睁睁看着长大,你以为,我又下得去手了?!你把他废了,”周高朗盯着范轩,“从宗族里重新选个孩子,人我为你选好了。我不会杀他,我会让他衣食无忧一辈子。”

    “那你还不如杀了他。”

    范轩低头轻笑:“他是我唯一的孩子,他活着一日,就一定会有人借着他的名义作乱。你同我说今日不杀他,等我走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你又能忍他多久?”

    “那你要怎么办?”

    周高朗冷声开口:“我已经拥兵围了内宫,就没想过走回头路,就算我放过他,他又能放过我?”

    “所以,你去幽州吧。”

    范轩叹息出声道:“你在幽州,拿着兵权,他也不能把你怎么样。玉儿他并不坏,天生耳根子软,好哄得很,我会让人在东都稳住他,再给你家一道免死金牌,除非你起事,不然我保证你家无事。”

    周高朗没说话,范轩继续道:“我在东都都安排好了人,到时候新上任的辅政大臣会给他进贡美女珠宝,哄着他游玩。等他生了孩子,你们便让他当太上皇送出去,就当养一只金丝雀一般,高高兴兴养着便好了。等他当了太上皇,你便回东都来。”

    听到这话,周高朗笑了:“你到对我放心得很。”

    “怎么不放心呢?”范轩温和道,“你还欠着我一条命呢。”

    周高朗不说话了,他看着范轩苍白的脸。他惯来是这副书生模样,说话也是温温和和的,但身边却没人不服气他,没人不把他当大哥。

    因为他重情重义,对待妻子,他答应一生只有那一个,就当真一辈子只有那一个;对待朋友,他赴汤蹈火,两肋插刀。

    周高朗静静看着范轩,他欠他的不是一条命,是好多条。

    战场之上,范轩为他挡过的刀,陪他吃过的苦,数不胜数。

    甚至于他如今病,也是当初攻打东都时,范轩为他挡下的箭所致。

    周高朗突然意识到,范轩是当真要去了。若不是真走到这一步,范轩的性子,怎么可能说出这样挟恩相报的话来?

    “答应我吧。”范轩有些疲惫笑了,“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给他一条活路。”

    这是范玉唯一的活路。

    若是不当皇帝,他就会成为别人的棋子,早晚要死。

    若是当了皇帝,周高朗一日在东都,他们就一日要斗个你死我活。倒不如放周高朗去幽州,便似自立为王一般,只是留他的家人在东都,以作牵制他的缰绳。

    周高朗看着范轩,许久后,他终于道:“好。”

    范轩得了这话,拍了拍周高朗的手,温和道:“我便知道,你会答应我的。”

    说完,范轩同外面人道:“凤祥,将玉儿叫进来吧。”

    张凤祥应了声,便走了出去,范轩转头看看周高朗,他慢慢道:“你说,走到今日,你后悔吗?”

    “后悔。”周高朗果断开口,苦笑道,“还不如在幽州,至少剑对的都是敌人。”

    “我却是不后悔的。”范轩语调缓慢,“每当我后悔的时候,我就会站在望都塔上,看一看东都。我看到百姓活得好,便觉得,一切都是有价值的。”

    “我就是觉得我活得太短了。”范轩叹了口气,“若我活得再长一点”

    他或许有时间再教导范玉,又或许能再生一个孩子。

    周高朗沉默不语,两人静默时,外面传来了着急的脚步声,随后就听范玉着急冲到了大殿外,大声道:“父皇!父皇!”

    说着,范玉急急忙忙冲了进来,他扑到范轩面前,挡在范轩身前,警惕盯着周高朗道:“你要对我父皇做什么!”

    “玉儿,”看见范玉如此维护他,范轩笑了笑,他拍了拍范玉的肩膀,平和道,“周叔叔没有恶意。”

    “父皇他”范玉回过身,看见范轩,他便愣了。

    范轩看上去精神还好,甚至比平日还好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范玉却觉得有种莫名的恐惧涌上来。他觉得有些害怕了,他似乎感知到了什么,跪在了范轩面前,颤抖着声道:“父皇”

    “玉儿,”范轩伸出手,拉住范玉的手,他认真凝视着他,慢慢道,“是爹对不住你。”

    范玉愣在原地,范轩静静凝视着他,他认真给用手给他梳理了头发,他的动作做得有些艰难,却十分认真,他慢慢道:“以前爹心里有太多东西,太忙,没有好好照顾你。这些时日,我总在想,我这辈子做了些什么,亏欠些什么,我想来想去,亏欠得最多的,便是你。”

    “你年少时,我没好好陪你,没好好告诉你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长大后却就指望着,你能什么都不明白,你不明白,我便说你不对,我便骂你。”

    “父亲”

    范玉觉得眼睛有些模糊,范轩神色温和:“你是个好孩子,我一直都知道。其实叔叔们都很疼爱你,你周叔叔以前骂你,也只是希望你能过得好。等我走了,你就把他们当成我来孝敬,好不好?”

    “您不会走的,”范玉抓紧了范轩的手,焦急道,“您都说了,您对不住我,您已经对不住我十几年了,如今您又要把我抛下吗?!”

    “父亲,”范玉凑上前去,他死死抓住范轩,慌张道,“您别走,我害怕,您别抛下我,您别走好不好?”

    范轩没说话,他静静看着范玉。

    范玉眼泪大颗大颗落下来,他们父子惯来争执,许多年了,打从范玉懂事开始,头一次露出这样仓惶的模样,仿佛还是小时候,他小时候胆子小,遇到什么,就紧紧抓着他衣袖,惊慌失措喊“父亲!父亲!”。

    如今他也快十七岁,却恍如一个稚子一般,惶恐道:“您答应我,父亲,您不能丢下我一个人!”

    “玉儿,”范轩叹息出声,“我没法陪你一辈子,我这辈子到头了。”

    他说着,转头看向周高朗:“日后,你周叔叔会帮你镇守幽州,他在,北梁绝不敢越界。顾九思、叶世安还有你叶叔叔、张叔叔,他们会帮着你料理朝中内政,让国家富足安康。李玉昌也是个好臣子,有他在,朝纲便不会乱。还有一位叔叔,他虽然过往与你不亲近,可他却是我最好的朋友,他会永远站在你这边帮着你。”

    “我虽然不在了,”范轩看向范玉,急促咳嗽起来,旁边张凤祥赶紧上来替他顺着背,缓着气,范轩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要咳出来了,可他激烈咳嗽过之后,喘息着抬起头来,接着道,“可是,我已经为你安排好了,以后你什么都别管,就像以前一样生活,好不好?”

    范玉哭着没应声,他红着眼,看着范轩。

    范轩似乎是不行了,他艰难问了句:“好不好?”

    范玉捂着他的手,哭着低下头去,好久后,却是问了句:“父亲,你心里,是我重要,还是天下重要?”

    范轩不出声了,他看着范玉,又看向周高朗。

    他眼里带着恳求,周高朗看明白。

    “你放心。”

    他出声:“放心吧。”

    外面淅淅沥沥下着雨,范轩听着雨声,慢慢闭上了眼睛。

    范玉浑然不觉,他还紧握着范轩的手,低着头,抽搐着肩膀,等着那个答案。

    周高朗静静看着这一切,张凤祥最先反应过来,尖利的声音惊叫起来:“御医!快让御医过来!”

    范玉艰难抬起头来,周高朗走到范轩身前,他将手指放在范轩鼻下,然后他没动。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嫁纨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墨书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书白并收藏嫁纨绔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