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四十七章

    这样声势浩大又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城内所有参与此事的富豪乡绅都慌了神, 哪怕是王树生内心也有了几分不安, 他面上故作镇定, 同王贺道:“你去看看, 可是顾九思搬救兵来了。”

    王贺早就想去, 赶紧应下声后离开。

    被困在个子位置上陈老板见状, 愤怒出声道:“还看什么看, 必定是顾九思带着人打回来了!”

    “打回来了又怎样!”

    王树生怒喝出声:“难道我们还能停手吗?!”

    这话让所有人沉默下去,王树生看着屋内所有人惶惶不安的样子,他心中气闷, 又挂念着外面局势,留人看管好看他们之后,便提步走了出去。

    他一路驾马疾驰到城楼, 登上城楼之后, 王贺也回来了,恭敬道:“如今还没看着顾九思的人马, 只听见人在城外叫嚷, 公子, 如今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你还问我?”王树生怒道, “出去抓人啊!”

    “那县衙那边”

    “继续攻打!”王树生立刻道,“天亮之前, 我一定要见到柳玉茹。”

    “可是人手怕是不够了。”王贺犹豫着道, “城内士兵一共不过三千人, 今日激战后,可动用不过两千, 听外面这声音,怕是要有接近上千人,没有双倍之数,迎战怕是有差池。”

    王树生没有说话,片刻后,他终于道:“去城外迎敌,若是不敌,回来之后,柳玉茹不出来一把火烧了县衙。”

    “一把火烧了,”王贺立刻惊道,“里面的人怕是都活不了,到时候如何牵制顾九思?”

    “输了输了,”王树生冷声道,“还谈什么牵制?多一个人上路,多一个伴。”

    王贺听着这话,心凉了下去,他已知王树生打算,心中虽然害怕,却也只能应声下去。

    王贺吩咐了士兵出门去,又吩咐家丁去拿油和干柴。

    这样一做事儿,县衙顿时平稳下来,柳玉茹听得外面没有了声音,却没有半分松懈,一直紧皱着眉头。印红听到外面撤兵,顿时瘫软在地上,轻拍着自己的胸口:“总算没事儿了。”

    说着,她转头看向旁边还在揉帕子的柳玉茹,她不由得道:“夫人,姑爷都来救咱们了,您怎么还愁眉苦脸的?你听外面,他们都走了。”

    “他们是走了。”柳玉茹高兴不起来,低着头,淡道,“是去找你家姑爷了。”

    “姑爷那么厉害,”印红满不在意道,“不会有事儿的。”

    柳玉茹苦笑了一下,没有多说。

    她低头给人包扎着伤口,心里默默给顾九思祈祷着。

    而荥阳城外,王家子弟领队,带着荥阳的军队一路朝着发声方向冲过去,顾九思站在高处,俯视着荥阳城的动静。

    他穿着红色绣金线纹路外衫,内着纯白色单衫,头发用金冠半挽,腰悬长剑,迎风立在山头,显得格外惹眼。

    林中人看不清远处,他们也不知发生什么,就只是按着顾九思的吩咐,一直在喊。

    “王氏谋逆,可诛九族,同党同罪,还请三思”

    “王家白银三千万,皆为百姓白骨堆,今日贼人若不死,永州再难见青天。”

    那声音飘荡进荥阳城中,一遍又一遍,不耐其烦。

    顾九思算着士兵的距离,到他预设的距离后,顾九思立刻同徐罗道:“撤!”

    说着,顾九思便和徐罗等人一起,指挥护送着百姓迅速跑开。

    百姓跟在林中散乱跑去,士兵进入林中,先遇上一堆陷阱,人仰马翻了一阵后,军队人便乱了。顾九思握着剑,和徐罗护在百姓末尾,送着百姓一路逃窜出来。老百姓连士兵的脸都没怎么见过,就都跑了出去。

    这些百姓都是当地的村民,一跑出去,便抄着近路,翻去了另一个山头。

    顾九思和徐罗等人躲在树上,观察着这些进来搜人的士兵,顺手杀了一些落单的。没了一会儿,这些士兵就发现自己的人少了一些,而后另一个山头,喊声又响了起来。

    领队人立刻意识到不对,大声道:“退!退回去!”

    说着,领队的人便带着士兵立刻退出了密林。

    等退出去之后,士兵也不敢多做耽搁,旋即回城禀报。

    王树生在城楼上见军队回来,本还以为是抓到了顾九思,结果听得禀报之后,当即大怒:“什么叫没见着人?你们这么多人进去,眼瞎了?!”

    “密林里面实在复杂,顾九思又不与我们正面交战,我”

    “闭嘴!”

    王树生训斥出声,王贺沉默了片刻,慢慢出声道:“公子,顾九思既然已经确定了清晨来迎战,那我们不如就等着他来就是了。如今当务之急,还是活捉到柳玉茹等人,然后安排好退路。”

    王树生没说话,片刻后,他深吸了一口气:“你说的是。”

    说着,他走上前一步,低声道:“将家里面人都送出去,一路直行不要回头,去益州。”

    王贺恭敬行礼,便带着人走了下去。

    而王家大堂上,各家长老家主颇有些焦急喝着茶,一位小厮来给赵老爷奉茶,赵老爷端起茶杯,看见了盏托上的字后,他脸色顿时大变。

    看见他脸色不对,一直观察着所有人的陈老爷不由得道:“赵老爷的茶是什么茶?”

    “同诸位一样,”赵老爷定了定心神,接着道,“但王家的茶,怕是同咱们不一样。”

    听得这话,在场人都互相看了一眼,他们都看出来赵老爷知道了什么。

    外面是不断重复着的喊话,陈老爷慢慢道:“看来顾九思对王家憎怨颇深啊,来来回回都是王家的事。”

    “说起来,这事儿还是树生年轻冲动,忍不下这口气,”赵老爷抹了盏托上的字迹,从容放在一旁,慢慢道,“我们几家,家里人多,有几个孩子出息些,但也许多子弟不过普通人。人活着,终究是最重要的,你们说呢?”

    聪明人说话都绕着,几句话下来,所有人都明白了意思。

    这事儿主要是王家的事儿,走到今日也是王树生忍不下父亲被杀的这口气,而顾九思惦念着要下死手的,也是王家。他们几家人在官场上是有一些子弟,当初也是为了护着这些子弟,所以才跟着王树生干了刺杀钦差的事。可是除了这些官场上的子弟,他们家族还有许多没有牵扯到的普通人。如今若是真的和王家一条路走到黑,到时候王家跑了,他们却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倒不如就放弃一部分人,至少留下一些青山,未来也许还能靠着宗族里小一辈东山再起。

    话说到这里,已是再没有人再接话了。

    如今谁若再接话,便是铁了心要从这条船上下去,可是一行人谁都不信谁,就怕有人开了头,转头就有人去王树生那里告密。他们一群人的性命如今都在王家,谁都马虎不得。

    所有人互相猜忌着,担忧着。而王树生则是彻底放弃了在外抓捕顾九思,转头亲自领着人,到了县衙门口。

    王家已经准备好了油和柴火,带着两千人马,将县衙团团围住。

    而县衙外面,柳玉茹这边的人大多带着伤,他们拿着刀,围成一圈,护在县衙外围。

    “柳玉茹!”

    王树站在门外,大喊了一声:“你给我出来!”

    这一声喊,庭院内外都听见了,柳玉茹在内院,只听到外面喧哗之声,没了片刻,木南便进来,恭敬道:“夫人,王树生在外面叫您。”

    柳玉茹犹豫了片刻,还是站起身来,她领着人,一路走到外院,站在这里,便能听见门外的动静。

    王树生在外面等了一会儿,而后就听见木南道:“我家夫人来了,有话便说。”

    “柳玉茹,你夫君顾九思,如今就在城门外,他等着见你。”王树生大声道,“咱们不要再这么打下去了,你自己出来,我便饶里面所有人不死。”

    “王大人说笑了。”

    柳玉茹平静道:“若王大人这么容易就要了我们的命,何必要妾身出来?自己来取就是。不过是拿城外我家郎君没办法,又拿我们没办法,想把我一个妇道人家哄出去,当做这荥阳城的盾牌罢了。”

    “顾夫人对自己,倒是自信得很。”

    王树生笑了:“我要捉你们难,我要你们死可是容易得很。柳玉茹我告诉你,现在县衙外面,我拿了全城的油过来,还带了足够的柴火稻草,你要是不出来,那可就不要怪我动手了。”

    “王大人,”听得这话,在一旁陪着柳玉茹的洛子商终于出声,他冷笑道,“你若一把火烧死了我们,你可以就再没有顾九思的把柄了。而且,若我死在这里,你可要掂量好分量。”

    “洛大人,”王树生立刻道,“在下并不愿与您为敌,您也没有与在下为敌的意愿。在下只是想求一条出路,若您愿意,就打开门来,将顾夫人交出来,只要顾夫人出来,在下保证,绝不会动县衙半分。”

    洛子商沉默下来,王树生继续道:“洛大人,我如今已是无路可走,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何况我王树生?”

    没有人说话,印红见周边所有人都不表态,她顿时红了眼,急切道:“不行,夫人不能出去!他们明摆着是要拿夫人要挟姑爷,到时候到时候”

    到时候,若是顾九思不入圈套送死,柳玉茹活不下来。

    若是顾九思入圈套生死柳玉茹怕是,也活不下来。

    终归是个死局。

    印红焦急想要求着所有人,然而所有人都没说话,大家都看着柳玉茹,片刻后,柳玉茹终于出声:“那烦请王大人稍候,妾身梳洗过后,这就出府。”

    “半个时辰。”

    王树生立刻道:“半个时辰,我不见人,便烧了这府衙。”

    “好。”

    柳玉茹一声应下,她转过身去,同印红道:“去打水,我洗个澡。”

    印红站着没动,柳玉茹往屋里去,冷静道:“打水。”

    印红清楚柳玉茹声音里的警告,她红着眼,跺了跺脚,便领着人去打水了。

    柳玉茹去翻了新的衣服出来,然后翻出了顾九思给她买的首饰,然后卸了头发。

    之后,她仿佛是要去参加一场盛大的宴会一般,沐浴,更衣,挽发,画上精致的妆容,插入镶白玉坠珠步摇在两侧,而后站起身来,套上紫色落白花大衫,展开双臂,由暖好的香球熨烫过衣衫周身。

    等做完这一切,外面传来木南的声音道:“夫人,快半个时辰了。”

    柳玉茹应了声,平静道:“开门吧。”

    说完之后,大门打开,柳玉茹便见所有人列成两排站在门外,她抬眼往外看去,神色平静又从容。李玉昌看着她,心有不忍,慢慢道:“顾夫人,你”

    不等他说完,柳玉茹却是笑起来:“李大人不必多想。”

    柳玉茹平静道:“大家都会平安。”

    李玉昌听到这话,也不知柳玉茹是安慰,还是不明白她此去的意义。可他却也不能在此时多说什么了。

    他叹了口气,没有出声。

    柳玉茹提步出门,所有人目送着她,她一路没有回头,姿态镇定从容。

    也不知是谁起头,侍卫突然跪了下来,带了哽咽道:“恭送夫人。”

    而后那两排侍卫如同浪潮一般,随着柳玉茹不徐不疾的脚步,一路往前跪了下去。一声接一声道:“恭送夫人,恭送夫人。”

    柳玉茹没有停步,没有说话,亦没有回头。

    这一切是她当受的。

    所有人都知道,本来作为夫人,她应当在内院,成为所有人护着的最后一人。哪怕他们全部战死前方,这位女子,也要成为最后一位离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嫁纨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墨书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书白并收藏嫁纨绔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