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四十五章

    顾九思领着徐罗去了司州, 他隐藏了身份, 带着徐罗去了城里柳玉茹开的铺子。

    徐罗拿了柳通商行的令牌叫了管事出来。

    顾九思之前吩咐来司州的人, 是给了他两个令牌, 一个用来调司州的军马, 另一个令牌是柳玉茹的, 用来在危急时调动柳玉茹在司州所有商铺。顾九思让人一入城先到柳玉茹的铺子打个招呼, 也算有个知情人。他本也只是以防万一,没想到如今真的有了用处。

    “之前的确有人拿着柳夫人的令牌来了花容,还让我们准备了客房, 说夜里要留宿。”司州的管事恭敬道,“可这位公子白日来了,去了官府之后, 就再没回来。我们以为他是临时改了主意, 回了永州”

    顾九思听到这话,哪里还有不明白?

    人是到了司州, 还去了官府, 可却不见了, 司州迟迟不发兵, 明显这人,怕已经是没了。

    顾九思知道司州再留不得, 他深吸一口气, 站起来道:“你好好经营, 当没见过我,什么事儿都别说别问, 如果有一个叫江河的人来了,你让他在永州城郊外的密林里放一个信号弹。”

    管事连连应下,顾九思走出门来,领着徐罗回了林子。

    徐罗跟在顾九思身后,有担心道:“大人,接下来怎么办?”

    “明日随我去买纸笔,还有风筝和孔明灯。”

    “买这些做什么?”

    徐罗有些茫然,顾九思平静道:“若是真的走到绝路,只能同他们拼了。”

    徐罗还是不明白,顾九思嘲讽一声:“干这么大的事儿,你以为只有王家一家人在后面就能干出来吗?这么多人一起干这种抄家的事儿,你以为他们不怕?”

    “一群乌合之众,”顾九思冷着声,“自己一伙人怕都闹不清楚,更何况他们把持荥阳这么久,多的是人想取而代之了。”

    徐罗感觉自己似乎是懂了,又觉得不明白,他想了想:“所以这和风筝有什么关系?”

    顾九思直接道:“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徐罗点了点头,他觉得顾九思高深莫测,自己怕是不能理解大人深意了。

    顾九思和徐罗领着人夜里歇在了山林里,王树生没想到顾九思是从山林里逃的,又回了山林,他猜想他一个人,必定是要找个落脚的地方,甚至就直接逃往东都或者司州,于是他让人从周边的客栈、村子挨家挨户搜起。

    而柳玉茹等人在府衙里安安稳稳睡了一觉之后,第二天起来,柳玉茹便去清点府衙里的物资。

    府衙如今有三百多人在里面,首先要考虑的就是粮食的问题,好在准备给河工那些粮食,仓库放不下,于是府衙挪了两间屋子用来存放粮食,这样一来,粮食的问题便解决了。

    府衙内院有水井,柳玉茹又带着人去拆了几个偏房,劈成了柴火放在院子里,于是水和火的问题也都解决了。

    柳玉茹解决后勤,洛子商和李玉昌就去清点了府衙里存放着的兵器数量,两人商量着,花了一整天时间,以内院为中心,一层一层布防设置机关出去。

    这一夜谁都睡不着。

    顾九思在外面躲着王树生追杀,王树生四处找着顾九思,江河领着叶世安披星戴月奔向司州,而柳玉茹自个儿站在庭院枫树下,一直看着月亮。

    白日忙活了一整日,印红有些撑不住了,她站在长廊上等着柳玉茹,终于道:“夫人,回去睡吧,折腾一天了,您不累吗?”

    “你先回去睡吧。”柳玉茹平淡道,“我再待一会儿。”

    印红撑不住了,应了声,便回去睡下。柳玉茹待在院子里,过了一会儿,她听见有人突然道:“睡不着啊?”

    柳玉茹回过头去,便见洛子商站在长廊上,歪头瞧着她。

    柳玉茹轻轻笑了:“洛大人。”

    洛子商点了点头,撩起衣摆,坐在了长廊上:“不知活不活得过明日,心中害怕?”

    “洛大人,”柳玉茹轻叹出声,“凡事心知肚明就好,何必都说出来呢?”

    说着,她放低了声音:“人心时时刻刻被人看穿,是会害怕的。”

    “柳老板说的是,”洛子商点了点头,“可惜了,我瞧着柳老板害怕,就觉得有意思的很。”

    这话把柳玉茹哽住,她也没有搭理。洛子商循着她的视线往上看过去,有些疑惑道:“你在看什么?”

    “以往九思心里烦,就会站在这儿看看,我便学学他。”

    “柳老板烦什么呢?”洛子商撑着下巴,笑着看着柳玉茹,柳玉茹将目光落到洛子商脸上:“洛大人不怕吗?”

    洛子商没说话,他抬了抬手,示意柳玉茹继续说。柳玉茹走到洛子商长廊旁边的柱子边上,与洛子商隔着柱子坐下,慢慢道:“他们之所以不对我们动手,一来是当时我唬住了他们,说自个儿在外面留了人和口供,他们若不让我进去,我便点了信号弹,到时候九思和我的供词一起出现在东都,我们若是死了,他们就完了。”

    “他们终究还是怕,如今还想着伪装成暴民,留着余地。今日就算陛下领人打进来了,也都是暴民做的事儿,与他们没有关系。而我们也没什么伤亡,也就不会深究。这是他们给自己留的后路。”

    “可若他们不要这条后路了呢?”

    柳玉茹转头看向洛子商,紧皱着眉头:“当日我说我留供词在外,唬住了下面那些小的,可给他们这几日时间,他们怕是反应过来了。我拿我自个儿是王树生想过,王家是这个案子里牵扯最深的,按着王思远给出来的名单,还有秦楠和傅宝元的证据,王家几乎一个都跑不了。他们就算不暴/乱,等九思从司州带兵过来,就以他们做过的事儿,也是要完蛋的。再加上王思远惨死,王树生又如何咽下这口气?”

    “我若是王树生”

    “我若是王树生,”洛子商接了口,笑着道,“最好的路,便是能利用暴/乱一举干掉李玉昌、顾九思,这两人一死,其他人不足为惧,洛子商有洛子商的打算,能谈就联手,不能谈再杀。等朝廷来了,都推脱到暴民身上,这事儿就完了。”

    “如今顾九思跑了,”洛子商撑着下巴,笑意盈盈看向前方,“要么就是抓到顾九思,一切按照之前的计划办。就算查出暴民的事与他们有关,人也死了,也算是同归于尽,而且四个大家族联手,说不定还有周旋的余地。要么就等顾九思领着大军回来,到时候顾九思按着律法办事儿,他们也活不了。所以他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撕破脸?”

    “同归于尽尚能挣扎,做人案上鱼肉,滋味可就不太美妙了。”

    洛子商说着,让柳玉茹心沉了下去。

    柳玉茹静静听着,片刻后,她轻笑了一声:“洛大人如此说风凉话,也不过是因为,您身后站着扬州,关键时刻您还有谈判的资本罢了。”

    “无论如何,”柳玉茹叹了口气,“您终归是有路的。”

    洛子商没说话,他静静看着柳玉茹。柳玉茹垂着头,听洛子商道:“那你怕吗?”

    柳玉茹转头看他,艰难笑了笑:“怎么会不怕呢?”

    “我若说救你呢?”

    洛子商接着询问,柳玉茹愣了愣,洛子商转过头去,慢慢道:“柳老板,您这样的才能,留在顾九思身边,终究是可惜了。你若是跟着我,”洛子商撑着下巴,笑着道,“扬州予你,自是一番天地。”

    柳玉茹听着这话,慢慢皱起眉头,洛子商接着道:“你可以到扬州去,扬州富饶,商业发达,我可以将扬州财政全数交给你,由你来做主。日后你可以不当顾柳氏,只当柳夫人。”

    “洛大人,”柳玉茹笑起来,“听你的口气,不像个臣子。”

    “说得好像你们信我就打算当个臣子一样。”

    洛子商轻笑,眼里带了几分嘲讽。

    柳玉茹没有再出声,洛子商站起来:“您好好想想。如果你愿意,紧急之时,我会带你,以我夫人的名义离开。”

    “洛大人说笑了。”

    柳玉茹冷着声,洛子商回头瞧她,却是道:“我是不是说笑,柳夫人心里不清楚吗?”

    柳玉茹不说话,洛子商背对着她,站了片刻后,他突然道:“我是感激您的。”

    柳玉茹愣愣抬眼,风徐徐吹过,洛子商背对着她,月华色压金线的衣衫翻飞,他声音有些低:“年少时候,我每个月都会去隐山寺。听说有一位富家小姐,每月在那里送东西桂花糕,每次我阿爹就会去领一份回来,那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听到这话,柳玉茹整个人有些发懵。

    她突然回想起当初去借黄河的钱,洛子商大堂上挂的那副画。

    “柳夫人对方才那幅画有兴趣?”

    “年少时候,母亲每月都会带我去隐山寺祈福,这地方倒也是认识的。”

    “那时候想读书,没钱,”洛子商看着前方,声音平和,“于是偷了本书,被人追到隐山寺门口,差点被人打死。刚好遇到那位小姐在送东西,她听到闹声,问了一句‘怎么了?’,我听见了。”

    洛子商说着,转过头来,看着柳玉茹轻笑:“当时我就趴在不远处的泥潭里,仰头看,我很想看到这位小姐的模样,但我什么都看不到,就看见马车干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嫁纨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墨书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书白并收藏嫁纨绔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