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三十二章

    这话把叶韵说愣了。

    江河低下头去, 落子之后, 又吃了她一大片棋子, 江河开始捡着棋子, 慢慢道:“婚姻无法保证这些, 所以与其想着把自己的婚姻如何更有价值, 不如想着把自己变成一个有价值的人, 然后嫁个自己喜欢的人。”

    说着,江河笑起来,他的笑容带了几分看透世事的明亮:“别把自己人生最重要的东西, 去换一些用其他东西更容易得到的东西。你还小呢。”

    叶韵没说话,那片刻,她竟真的觉得, 自己还小。

    面前是一位长者, 他指引着她,在黑暗中摸索前行。

    叶韵沉默着, 好久后, 她慢慢道:“可是, 我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喜欢。每个人人生都有喜欢的人吗?”

    “不一定吧。”江河想了想, “可是如果你坚信自己不会喜欢一个人,可能真的就没了。”

    “江大人, ”叶韵犹豫着道, “也喜欢过人吗?”

    这话把江河问愣了, 他眼中闪过些什么,这是叶韵头一次从江河眼里, 看到他似乎也把控不住的东西。然而这情绪只是一闪而逝,江河笑起来,慢慢道:“喜欢过吧。”

    “为何不在一起呢?”

    叶韵有些疑惑,江河苦笑:“所有的喜欢都要在一起吗?”

    “叶韵,”江河叹了口气,他站起身来,“人一辈子,遇到一个互相喜欢,还能在一起的人,是很不容易的。你还年轻,喜欢都是慢慢培养的,你要给别人机会,这也是给自己机会。”

    叶韵没有说话,她看着江河扬起头来,看着天上的星星。

    “我没有机会了。”他轻轻出声。

    这话让叶韵忍不住侧目,她不由得道:“为什么?”

    江河没说话,他静静看着天空,好久后,他才出声:“因为我心里有人了。”说着,江河眼里带了几分怀念,“你们都没见过她,要是你们见过便会知道,若是喜欢这个人,还想喜欢上其他人,太难了。”

    叶韵愣了愣,江河似是觉得失态,他低笑一声,张开了小扇,摆了摆手,故作潇洒道:“行了,叶韵侄女,你想开点,我走了,不送。”

    叶韵静静看着他离开,等他走了之后,叶韵坐在石桌前,她想了很久,很久很久,她才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张纸条。

    这是一个包裹着石头的纸条,纸条上是沈明歪歪扭扭的字。

    “跟着九哥当河工,晚上躺在河堤上睡觉,风太冷了,这个石头漂亮,送给你。你不要觉得石头破,好看的玉石花钱就能买,这么好看的石头,得靠运气才能遇到。不过你要是喜欢玉石也行,我攒钱给你买”

    叶韵静静看着上面的话,七月底的风带着夏日燥热轻轻拂过,她静静看着上面的字迹。

    她的内心像一口结了冰的古井,她躺在冰里,仰头望着这人世间所有的热烈与美好。有人固执砸着石头,她听见冰面“砰砰砰”的声音。

    她轻轻叹了口气,将纸慢慢折好,收了起来。

    他还是太傻了。

    叶韵想。

    顾九思第二日醒来,他便收到了江河的信,他高烧刚退,从柳玉茹手里拿了江河的信来。

    江河简短说了一下朝廷里的状况,最后留了两件关键消息:

    沈明自便;

    秦楠,现在认识了。

    顾九思看着这两句话,柳玉茹从他手里拿过信,有些奇怪道:“这是什么意思?”

    顾九思想了想,随后道:“舅舅的意思是,沈明的去留,由沈明自己决定,而秦楠他之前不认识,这次秦楠参了我,他认识了。”

    “舅舅为什么提到秦楠?”

    柳玉茹有些奇怪,顾九思低着头,思索着道:“上次写信的时候,我同他提了秦大人,问他认不认识。”

    柳玉茹点了点头,没有多说,顾九思靠在床上,想了一会儿后,他忍不住道:“你说秦楠为什么要参我?”

    “他看不惯你和傅宝元这些人同流合污?”

    柳玉茹斟酌着开口,顾九思皱起眉头:“他怎么不去参傅宝元?”

    这话把柳玉茹问住了,她想了想,又道:“所以,他和傅宝元这些人是一伙儿的?”

    这就能解释为什么这么久以来,也荥阳王思远作威作福,朝廷却半分消息没有。

    可是两人脑海里同时浮现出秦楠那挺直了腰背的背影,尤其是柳玉茹,她忍不住想起初来荥阳时那跪下的女子,她出声道:“可是秦大人看上去”

    “我明白。”

    顾九思说着,看向窗外。

    沈明正急急忙忙赶过来,顾九思见他神色慌张,皱眉道:“你昨个儿是不是犯事了?”

    “哥你听我说,”沈明走上前来,跪到顾九思床头,认真道,“秦大人吐血了。”

    “你把他打吐血了?!”

    顾九思震惊出声,沈明赶紧道:“不是不是,”他忙道,“你听我说,昨个儿我路过,本来我想打他。”

    听到这话,顾九思和柳玉茹对视了一眼,沈明没注意到两个人的眼神交流,接着道:“没想到,人没打成,刚好遇到他被人追杀,我就出手救了他,然后当时拉他起来的时候激动了点,他那个,就旧疾犯了”

    说着,沈明有些心虚道:“就,就喷血了。”

    “你你是怎么个激动法?”

    柳玉茹试探着询问,沈明不好意思笑了笑,比划着道:“就,抓着领子,砸砸到了墙上,手压在胸口”

    听到这话,顾九思慢慢道:“还真是激动啊”

    “那人呢?”柳玉茹皱起眉头,沈明不好意思道,“还还躺着呢。”

    “活着躺着,还是?”

    顾九思幽幽开口,沈明赶紧道:“活着!绝对活着!我昨晚守了一夜,大夫说没事了,只要好好继续养就行了。”

    顾九思沉默了片刻,沈明小心翼翼道:“哥,他们说,等秦楠醒了就要去告我,说殴打大臣犯法。我不怕犯法,我就想着,我现在被参,是不是会给您带来麻烦啊?”

    “你不怕被参?”顾九思转头看他,沈明疯狂点头,“哥,我一心一意,都是为你着想啊。”

    顾九思想了想,他脑子里突然闪过什么,他突然道:“快,我帮你写封信回去,你辞官去。”

    “啊?”

    沈明有些发蒙,顾九思接着道:“我现在就写,你在救秦大人的路上不小心导致秦大人旧疾突发,于是你为了弥补过错,好生侍奉秦大人,决定辞官留在荥阳。”

    “我懂了。”沈明听到这话,立刻道,“这样一来我就可以继续留在荥阳。而且事儿提前说了,他参就参去吧,老子都为他把官辞了,还有人能说什么?”

    “对。”顾九思点头道,“而且你这几天给我老老实实盯着他。”

    “盯着他做什么?”

    “看看他到底为什么参我。”

    顾九思沉声开口,沈明听到这话,立刻点头道:“放心,这事儿包给我。”

    沈明拍了胸口,下午便去找了秦楠。

    秦楠刚刚醒过来,沈明便冲了进来,大大咧咧道:“秦大人。”

    秦楠抬眼看他,皱起眉头,眼里还带了几分警惕,沈明扛着大刀,认真道:“秦大人,我是来和你道歉的。”

    秦楠听到这话,放松了些许,慢慢道:“无碍,本是旧疾,沈大人救我,我当向沈大人道谢才是。”

    “是我鲁莽了。”沈明有些拘谨,偷偷看了一眼秦楠,慢慢道,“那个,秦大人最近不方便吧,要不我照顾您?”

    “在下还有其他下人。”秦楠神色平静,“不劳沈大人。”

    “那你总还需要个人保护吧?”

    沈明接着道:“我武艺很高强,比你那些轿夫强多了。”

    秦楠抬眼看了沈明一眼,有些不解:“您到底要做什么?”

    “嗨呀,”沈明终于道,“现在外面都传我把你打了,你给我个赎罪的机会呗。”

    “您似乎要调离荥阳了。”

    “这个没事儿,”沈明高兴起来,大大咧咧道,“我辞官了。”

    秦楠愣了愣,片刻后,他似乎明了了什么,恢复了一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淡道:“既然如此,沈大人自便。”

    “那我从今天开始保护你。”沈明立刻道,“秦大人你自便哈。”

    秦楠没说话,他不拒绝,也没接受。等第二日沈明上秦家,秦家就不给他开门了。

    但这难不倒沈明,沈明翻了墙,就爬到了秦楠院子里,高兴道:“秦大人,我来了。”

    秦楠:“”

    沈明怀揣着监视秦楠的任务,便每天过来看望秦楠。他本来以为,一个会参他和顾九思的官员,一定是个大贪官,他应该有很多丰富的生活,但是跟着秦楠好几天,沈明都发现,秦楠的生活非常简单,每天就是去县衙办公,然后回来。

    他在百姓心中似乎很有声望,大大小小的事,百姓总喜欢来找他,而他的确也都是,大多都会处理。

    刺史的事不算多,他官阶高,每过七日,便可休沐一日,他休沐的时候,才会离开府衙,他也不做其他事,就是到隔壁村子去,给隔壁村子里的孩子上上课,发点吃的。

    这个村子人不多,大多都是老幼,沈明跟着秦楠去村子里,一起帮着村子里的人修房子,讲课,不由得有些奇怪:“这个村里的男人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嫁纨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墨书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书白并收藏嫁纨绔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