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三十一章

    柳玉茹听着这话, 不由得愣了。

    顾九思扶着她起身, 温和道:“别傻呆着了, 你看看, 你这么一抱, 自个儿身上都是泥土了。我陪你回去, 把身上洗干净了。”

    说着, 他扶着柳玉茹上了马车,上马车前,顾九思回过头去, 看见洛子商坐在马车里,静静看着他们。

    看见顾九思回过头来,洛子商朝着他们点了点头, 没有再多说什么。

    顾九思抬起手来, 却是恭敬道了声:“多谢。”

    说完之后,他才进了马车。他没坐位置上, 就往地上一坐, 将双手放在位置上, 下巴枕在手上, 仰头看着柳玉茹道:“玉茹,我发现你真的很爱哭呀。”

    柳玉茹擦着眼睛, 似嗔似怒瞧了他一眼, 斥道:“起来, 别坐地上。”

    “别把垫子坐脏了。”

    顾九思笑得有些傻气:“地上椅子上都一样的,而且我这么瞧你, 觉得你更好看了。这叫什么,拜倒在你石榴裙下?”

    柳玉茹知道他在逗她,她静静瞧他,叹了口气,她抬起手来,附上他的面容,柔声道:“我真是怕了你了。”

    “我知道的。”顾九思抬手捂住她的手,“我会处理好,你别担心。”

    柳玉茹没有多说,两人一起回去,顾九思去洗了澡。

    之前在马车上不觉得,如今彻底放松下来,顾九思顿时感觉一种说不出的疲惫感涌了上来,浑身都感觉有些疼。

    他受了伤,把浴桶都洗成了血水,他匆匆洗了洗,便起身走出来,一穿单衫,血就透了出来。柳玉茹低骂了一声:“胡闹!”

    便赶忙让人去请了大夫,然后自己坐在一边给他上药。

    “受了伤怎么不说?”

    柳玉茹不满道:“还去洗澡?不怕伤口感染是不是?”

    “身上都是泥,”顾九思解释道,“都不好意思碰你,一些小伤,还是洗洗。”

    柳玉茹抬眼瞪他,正要说什么,沈明就走了进来。他来得很急,进来大声道:“九哥,出事了”

    话没说完,他就看见柳玉茹坐在一边,沈明犹豫了片刻,柳玉茹绑着纱布直接道:“说。”

    沈明看了顾九思一眼,确认没有问题后,终于道:“九哥,人没了。”

    “什么叫没了?”顾九思皱起眉头,沈明赶紧解释,“押回去的路上,有几个百姓挣脱了链子跑了,人一跑就乱了,然后出来另一批杀手,把我们扣下来的杀手劫走了。”

    “一个不剩?”

    顾九思有些诧异,沈明摇摇头:“剩一个,当街被射杀。”

    顾九思没说话,柳玉茹略有些不满,立刻道:“几个百姓,又不是大力神,怎么就能挣脱了铁链子跑?明明就是有人故意放纵,那几个衙役呢?”

    “已经处置了。”沈明立刻道,“傅大人说他们玩忽职守,让他们走了。”

    “就这样?!”

    柳玉茹有些震惊,顾九思应了一声:“没有确凿证据证明就是他们放走的,也就只能这样了。”

    “那不查下去吗?!”

    柳玉茹站起身来,有些不可思议道:“傅宝元不细察?”

    “他说查过了。”

    沈明冷着脸,顾九思轻笑:“这上上下下都是他们的人,有什么好查?”

    柳玉茹没再说话,她捏着拳头,顾九思拍了拍他的手,同沈明道:“给陛下去信,让他准备一只军队在司州,时刻准备着,荥阳恐乱。”

    话刚说完,外面就传来了许多人的脚步声。顾九思有些疑惑,他看了一眼沈明,用眼神询问来人,沈明也是不解,但没有多久,就听见王思远的声音响了起来:“顾大人!”

    顾九思皱起眉头,便看王思远走了进来,颇有些感慨道:“顾大人,听说您遇刺了,我特意过来看看,您还好吧?”

    “没事。”

    顾九思笑了笑:“王大人消息倒是很快。”

    王思远叹了口气:“本也在过来的路上,没想到人还没见到,就听见您遇刺的消息了。”

    顾九思听着这话,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不知王大人找在下何事?”

    “顾大人啊,”王思远叹了口气,慢慢道,“您被参了!”

    顾九思听到这话,猛地抬头,王思远笑起来道:“不过还好,江大人在朝堂之上舌战群雄,力保大人,陛下对顾大人没有什么处置,但是还是觉得顾大人在荥阳太过横行,决定将沈大人调离荥阳。”

    沈明听到最后一句,顿时脸上带了怒意,他正要开口,便看顾九思一眼扫了过来,沈明僵住身子,顾九思回过头去,面上露出笑容来:“九思不知,是何人所参何事?”

    “啊,顾大人不知道吗?”王思远故作诧异,随后道,“也是,我也是今日才接到的消息。是秦刺史,参顾大人在荥阳作风不检,与商人聚会、仗势欺压当地官员,还参沈大人殴打官员、欺压百姓,你说说这个秦楠,”王思远‘啧啧’了两声,“简直是无中生有,哪里有的事嘛。”

    顾九思听到秦楠的名字,也有几分诧异。

    他原以为,第一给会去朝廷参他的荥阳官员应该是王思远或者傅宝元,没想到竟然是看上去最刚正不阿的秦楠?

    秦楠也和王思远是一伙的?

    还是其实秦楠才是这个荥阳最大的贪官?

    顾九思一时脑子有些乱,然而他有些不理解,就算秦楠参了他,这样没有真凭实据的事情,为什么皇帝会真的决定处罚他,还选择将沈明调离荥阳?

    他想不明白,感觉头有些痛了。王思远看他的样子,颇为关心道:“顾大人怎的了?”

    顾九思摇了摇头,抬手道:“无妨,多谢王大人告知。那沈明调离荥阳后,是位任什么职位?可是回东都?”

    “是啊。”王思远笑了笑,“回东都继续任职,其实也算不上是处罚,对吧?”

    顾九思笑了笑:“的确。”

    王思远看了看顾九思,见顾九思面色虚弱,站起身道:“罢了,顾大人今日不适,我也不打扰了,顾大人好好休息。”

    顾九思行了个礼,让木南送着王思远离开。

    王思远被送到门口,他上了马车,回头看了一眼顾九思,嘲讽出声:“秦楠,不自量力。”

    说完,他叫人过来,在那人耳边嘀咕了几句。

    王思远一走,沈明立刻道:“我出去散散心。”

    “你站住!”

    顾九思怒喝出声:“你去做什么。”

    “我散心!”

    沈明说完就冲了出去,顾九思正要说什么,便急促咳嗽起来,沈明趁着这个机会一路跑了出去,等顾九思咳完了,他靠在床头缓了缓,终于道:“去让人把他追回来。他肯定去找秦楠了。”

    柳玉茹赶紧吩咐了人出去找沈明,随后她回过身来,守在顾九思身边,握住他的手道:“你是不是发高烧了?我怎么觉得你有些烫?”

    “可能吧。”

    顾九思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同柳玉茹道:“你别担心,沈明让人看着别乱跑。我先睡一觉。陛下的旨意到了,舅舅也该回信了。等舅舅的信到了,再做打算。”

    柳玉茹应了一声,顾九思握着她的手,小声道:“玉茹,我困了。”

    “困了你便睡吧。”柳玉茹温和道,“我在呢。”

    顾九思没说话,他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柳玉茹看着他呼吸平稳下来,才放开他的手,将他的手放在被子里,又给他上了冰袋,随后召了印红和木南过来,同印红道:“通知东都那边的人,将我训练的所有暗卫全部派到荥阳来。”

    印红应了一声是。柳玉茹接着同木南道:“夜里应该还会有第二波刺杀,你们准备着,别让人钻了空子。”

    木南愣了愣,随后应了下来,出声道:“是,夫人。”

    柳玉茹吩咐完事情,她拿了一把刀,放在顾九思身边,然后便重新拿过账目,让人盘了小桌过来,一面照顾顾九思,一面算着她的账。

    柳玉茹守着顾九思的时,沈明甩开了人,便去找秦楠。

    秦楠刚刚从府衙回来,他的轿子远远出现在沈明视野,他不能在人多的地方劫走秦楠,他还没傻到这种程度,于是他就埋伏在一条秦楠每天必经的小巷子里。他趴在屋檐顶上,就等着秦楠入巷,然而秦楠轿子刚刚进了巷子,却就听秦楠突然说了句:“慢着。”

    轿夫停了下来,沈明有些疑惑,这个秦楠怎么就停了下来?然而听了片刻后,就听秦楠道:“是不是没有声音?”

    沈明不太明白秦楠在问什么,然而秦楠在问完之后,却是突然道:“走。”

    那些轿夫极其聪明,立刻就转身换了条路,沈明惊呆了,他左思右想,自己藏得应当是极好,然而也就是这一瞬间,羽箭朝着轿子就疯狂飞了过去。轿夫大喊了一声:“大人!”

    羽箭刚停,巷子里就冲出了几个黑衣人,直直朝着秦楠的轿子扑了过去。

    秦楠的轿夫不是泛泛之辈,杀手扑过去时,轿夫当即从轿子下抽出刀来,然而黑衣人来得太快,轿子被直接踹翻,而轿子翻了的前一瞬,轿夫将秦楠一把抓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嫁纨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墨书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书白并收藏嫁纨绔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