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百二十七章

    庭院里, 顾九思正玩得上头, 整个院子里的人都在酒的撺掇下变得格外放肆, 只有秦楠始终保持着一分格格不入的冷静, 坐在位置上冷眼旁观, 眼中全是厌恶。

    整个院子里都是人的喊声, 大大小小的下着注, 顾九思和王思远分别在赌桌两边,各自拿着一个骰子,顾九思坐在椅子上, 靠着沈明,两个人都是醉眼朦胧的样子,顾九思手里拿了个筛盅, 看着对面王思远, 打着酒嗝道:“王大人,顾某这次就不客气了, 顾某这一定会开六六大顺”

    “公子!公子!”

    话没说完, 木南就挤了进来, 焦急道:“夫人来了。”

    “你说什么?”顾九思迷蒙着眼, 做了一个把手放在耳朵边的姿势,大声道:“你说大声点, 太吵了, 我听不到。”

    “少夫人来了!”

    木南继续急切喊着, 顾九思还没听清楚,继续道:“大声点, 听不到,听不到!”

    木南深吸了一口气,大声道:“公子,少!夫!人!来!了!”

    这一次,不止顾九思,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

    全场安静下来,大家就看见顾九思低着头,僵住了动作,片刻后,本来一直醉着的他仿佛是被一盆冷水扑面泼过一般,瞬间清醒了过来,猛地站了起来,身形敏捷道:“后门在哪里?快,我要从后门走!”

    “顾大人不必惊慌,”王厚纯看顾九思的模样,赶紧上来安抚道,“您别担心,我让房门把夫人拦在外面,这就给您备车”

    “大人不好了!”

    外面传来一个奴仆大喊:“顾夫人打进来了!”

    一听这话,所有人脸色都变了。顾九思立刻道:“你别拉我了,你拦不住她的,你没见过她提刀的时候!”

    说完,顾九思猛地拉开了王厚纯的手,大声道:“快,后门在哪里?给我备车!备车!”

    顾九思没等下人回答,就根据着一般房屋设计的经验,朝着后门奔了过去,下人急急跟在后面,这时候柳玉茹也带着侍卫到了。

    在所有人心里,会这样直接打上门来抓丈夫的,必然是一个五大三粗的泼妇,然而柳玉茹出现的时候,却将所有人都惊了一下。这是个典型江南水乡出来的姑娘,身形瘦弱,皮肤白皙,气质温和如春风拂柳,面容清丽似出水芙蓉。

    她生得美貌,入室时,所有人便不自觉将目光移了过去,她进来之后,朝着所有人盈盈一福,行礼道:“见过各位大人,请问我家夫君顾九思何在?”

    在场谁都不敢说话。柳玉茹目光一扫,见到躲在人群中发着抖、还没来得及跑的木南,温和笑道:“大人呢?”

    木南闭上眼睛,带着一种破釜沉舟的气势,朝着顾九思逃跑的方向抬手一指。柳玉茹扬了扬下巴,同侍卫道:“去追。”

    侍卫立刻朝着后院冲了过去,柳玉茹转过头,扫了一眼,便看出来这群人里最有地位的是站在一边的王思远,她笑着走上前去,恭敬道:“叨扰各位大人了。”

    所有人面色都不太好看,王思远憋了片刻,终于才道:“顾夫人,有一句话,在下作为长辈,还是想劝两句”

    “大人要说的话,妾身明白,”不等王思远开口,柳玉茹便先出声了,她抬起手,将头发往耳后轻轻一拨,柔声道,“女子应贤良淑德,不该如此善妒,只是妾身就是这样一个性子,当初陛下想给郎君赐婚,也如此说过。”

    这话出来,大家就不敢再劝了。皇帝赐婚都赐不下去,谁还劝得了这个女人?一时之间,在场所有人对顾九思都有了那么几分怜悯,突然就明白一开始顾九思对那些女子敬而远之、说自己不好女色,不是在敷衍推托他们,而是,真的有只母老虎啊。

    柳玉茹正和庭院的人说着话,侍卫便将顾九思左右架着,从后院提了过来。

    顾九思喝高了,脚步还有些踉跄,他到了柳玉茹面前,柳玉茹静静端望着他。

    柳玉茹什么都没说,顾九思就觉得有种无声的害怕涌了上来,他一时毫无仪态,冲上前去,便抱住了柳玉茹的大腿,委屈着哭道:“玉茹,不是我自愿的,都是他们逼我的啊!”

    在场所有人:“”

    王厚纯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勉强堆起笑容:“顾大人醉了,这正常酒宴,大家行乐而已,夫人看得开。”

    “我看不开。”

    柳玉茹果断开口,顾九思继续伪作抽噎着道:“我说不喝了不喝了,大家一定要我喝。喝了还要赌钱,我戒赌很久了,你也知道,今天真的是被逼着赌的,他们说不喝酒不赌钱就不是朋友,不给他们面子,我真的是被逼的”

    “对对对,”沈明反应过来了,赶紧道,“嫂子,都是被逼的。那些姑娘也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这里姑娘虽然多,但是我们都一眼没看过。”

    柳玉茹听着这些话,抬起头来,看向王思远道:“妾身听闻,按大夏律,官员不得狎妓,不得赌博,这荥阳的官场,规矩比天家的律法还大?”

    王思远听柳玉茹这样说,脸色顿时冷了下来,顾九思悄悄看王思远,拼命给他做着道歉的眼神道:“王大人对不住,我家这位娘子就是见不得我出来做这些,叨扰大家了,给大家赔罪,赔罪。”

    顾九思说着,赶忙起身来,给所有人作揖道:“在下这就走了,改日再聚。”

    顾九思说完,便拉着柳玉茹要走,柳玉茹也没说话,板着脸同顾九思走了出去,沈明抹了一把脸,低着头和大家伙儿赔罪,所有人脸色都不太好看,王厚纯见柳玉茹和顾九思走远了,直接同沈明道:“顾大人这样,也太失尊严了些,女人当好好管管才是。”

    沈明勉强笑道:“要是管得了,早便管了,只能让各位大人多多担待了。”

    沈明给所有人赔了罪,回了马车上,便看见柳玉茹和顾九思各自坐在一边,顾九思给柳玉茹用小扇扇着风,哄着道:“我们家玉茹真聪明,今日真是来得好来得巧,发了这么一通脾气,以后谁都不敢来请我吃饭了,真好。”

    “离我远些,”柳玉茹捂着鼻子,淡道,“身上有酒味。”

    顾九思立刻往后退了些,用扇子给自己扇着风,堆着讨好的笑容。沈明坐在他们对面,往外扬了扬下巴道:“不管洛子商了?”

    “管他做什么?”顾九思转着扇子,“人家有自己的大事儿要做,留几个人盯着就行了。”

    沈明点点头,叹了口气道:“今个儿好,一来就把荥阳当官的得罪了个遍。接下来不知道怎么办咯。”

    “哪里是得罪个遍?”

    顾九思摇着扇子:“就是让他们看看我这个人有多少弱点罢了。他们送钱,我接了全汇报给朝廷,那还好。送女人,我可真洗不清了。玉茹这么闹一出,他们估计也不敢给我送女人了,还看明白我是个耙耳朵,怕是从明天开始,就要想方设法讨好玉茹。”

    “那这些钱我接吗?”柳玉茹小心翼翼询问,顾九思抬眼看她,“接,怎么不接?不但要接,还要记清楚谁给的,给了多少,整理下来,收多少,就要送多少道东都去,给御史台和皇帝那边清清楚楚知道。把网铺好了,再一起打鱼。”

    “洛子商这边”沈明还是有些不放心,顾九思用扇子敲着手心,“先看着。派人盯着他,别出什么纰漏。”

    “黄河这边估计出不了什么纰漏。”柳玉茹摇摇头,“他投了这么多钱来修黄河,就是为了后期利于扬州水利通行。而且他在我商队投了钱,不会和自己的钱过不去。怕只怕他找九思麻烦。”

    柳玉茹皱起眉头:“如今大家在外,还是要小心才是。”

    顾九思应了一声,想了想,他同沈明道:“你找人去查查那个秦楠。”

    沈明点点头:“明白。”

    三个人商量着正事到了门口,沈明才笑起来,同柳玉茹道:“嫂子,你今个儿不生气啊?”

    柳玉茹有些疑惑,抬眼看向沈明,沈明朝着顾九思努了努嘴:“九哥今天又喝又赌又”

    “你滚下去!”

    还没说完,顾九思就抄了旁边的盒子砸了过去,沈明笑嘻嘻接了盒子,最后道:“又帮了好多小姑娘,快活得很呢。”

    顾九思冲过去要动手,马车恰好也停了,沈明在顾九思抓住他前一刻跳下了马车,顾九思扑了个空,转过头来,看着柳玉茹,讪讪道:“玉茹,你别听他胡说。”

    “我没听他胡说,”柳玉茹开口,顾九思心里顿时安定下来,笑着正要说下一句,就看柳玉茹摇着扇子道,“我瞧着呢。”

    顾九思脸色僵了,柳玉茹面上依旧如常,笑意温和:“郎君官场应酬,我有什么不明白的?切勿太过多虑了。”

    话是这么说,想也当是这么想,但不知道为什么,顾九思心里总觉,有那么几分毛毛的感觉在心中蔓延。

    夜里顾九思想找柳玉茹说话,但他酒意上来又困,强撑着说了两句,柳玉茹不理会他,他也撑不住,便揽着人睡了。

    等到了第二日,顾九思早早起来,柳玉茹才起身,就看他巴巴端了洗脸盆过来,一双大眼里全是讨好道:“玉茹醒了?我伺候你起床。”

    柳玉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嫁纨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墨书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书白并收藏嫁纨绔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