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二十六章(3+4)

    顾九思这么问, 柳玉茹便笑了, 接着道:“吃饭吧, 你也剥了一会儿了。”

    顾九思终于拿了筷子开始自己吃饭, 一面吃一面继续和洛子商沈明说着话, 等吃完饭后, 管家上来安排了大家的住所, 顾九思和柳玉茹进了房门,顾九思便开始四处检查。

    “你在做什么?”柳玉茹有些疑惑,顾九思一面检查着墙壁窗户, 一面道:“看看有没有隔间,有没有偷窥的洞。咱们住在这儿,要小心着些。”

    柳玉茹坐在床边, 看着顾九思忙活, 摇着扇子道:“你觉得傅宝元这人怎么样?”

    “老油条。”

    顾九思张口就道:“怕是不好搞啊。”

    “那你打算怎么办?”柳玉茹有些好奇,“是先整顿, 还是”

    “整顿也得再看看。”顾九思思索着道, “荥阳咱们不了解, 先放松他们的警惕, 搞清楚他们底细之后,再做打算。”

    柳玉茹点点头, 她想了想, 随后道: “今晚宴席我便不去了。”

    说着, 她转头瞧着外面的日头道:“等一会儿我带着人出去看看场地,你修黄河我赚钱, ”柳玉茹转过头来,朝着他笑了笑,“相得益彰。”

    柳玉茹和顾九思聊了一会儿,休息片刻后,便领着人出去了。

    她这一趟主要就是踩点,四处看了看位置,寻找适合的仓库,门面,以及适合这一条航道的船。

    下午她先去随意逛了逛,了解了一下当地的物价以及生活习惯。

    荥阳已经是永州的州府,但是在东都呆习惯了,也不觉得这里有多么繁华热闹。规规矩矩的一些店铺,算不上出彩,也没什么花样。东西都是便宜的,而房租更是便宜。

    柳玉茹坐在一家老字号的酒楼里,听着茶馆里的人说话,隔壁间似乎是几个富家小姐,絮絮叨叨说着荥阳无趣,不如东都扬州繁华。茶馆里的师父说着荥阳当地的方言,规规矩矩说着沙场将士报效国家的故事。

    柳玉茹坐在长廊上,看着街上来来往往,一架轿子从路边缓缓行来,那轿子前后有人护着,鸣锣开道,百姓纷纷避让,柳玉茹便看出来,这是官家的人了。

    轿子行到半路,中间突然有了一个女子冲了出来,拦在了轿子前方,跪着磕头,轿子停了下来,这停轿的位置距离柳玉茹,说远不远,说近不近,柳玉茹听得那女子在哭喊些什么,但因为是荥阳本地方言,她听得有些艰难,只陆陆续续听到:“那是家里唯一的男丁”

    人群议论纷纷,很快就有士兵冲过来,要拖走那女子,那女子尖锐惨叫着:“秦大人!秦大人!”

    柳玉茹听得不忍,正要出声,就听轿子里传来一个冷静的男声:“慢着。”

    那男声说的是大荣的官话,官话中带了些极其难以察觉的扬州口音,似乎已经是在外漂泊了多年,若不是仔细听着,根本听不出来。

    柳玉茹一时不由得有了几分好奇,便见那官轿掀起帘子,一个四十出头的男人从轿子了走了出来。他穿着绯红色的官服,在荥阳这个地方,能穿绯红色官服的,应当是个大官。大夏需五品以上才能穿绯色官服,哪怕是傅宝元,也只穿了蓝色。柳玉茹打量着那个男人,他生得清俊,看上去颇为沉稳,他身上有种说不出的肃杀冷气,从轿子里一出来,所有人便都安静了。

    他走到那女子面前,周边士兵有些为难道:“秦大人”

    “放开。”

    那男人冷声开口,士兵也不敢再拉着,那女子赶紧朝着这绯衣官员跪着爬了过来,流着泪磕着头道:“秦大人,求求您,只有您能为我做主了。”

    “夫人,”那男人神色平静,“这事儿不归秦某管,秦某做不了主,您也别再拦在这里,对您不好。回去吧,”他说着,声音小了许多,柳玉茹听不见他说什么,只看那女子终于还是哭着起身,让开了路。

    这官员回到了轿子上,轿子继续前行。

    柳玉茹在旁边瞧着,等小二上来,她不由得道:“方才路过的,是哪位大人?”

    “是刺史秦楠秦大人。”

    小二笑着给柳玉茹添茶:“秦大人刚正不阿,有什么事儿,老百姓都喜欢找他告状。”

    柳玉茹点点头,随后又道:“为何不找县令呢?”

    这话问得小二笑容有些僵了,忙道:“县令大人忙啊,而且,秦大人长得好,大家伙也喜欢多见见。”

    这话纯属胡说了,可柳玉茹也听出来,小二这是不愿意提太多。她也不强求,换了个话题,只问了问旁边的地价。小二答得很是谨慎小心,多说几句,额头上便冒了冷汗,柳玉茹见他害怕,也不再问了,让人下去后,自己坐在包间里,同印红道:“你说这些人怎的这么警惕?”

    “姑爷来巡查黄河的事儿,”印红笑了笑,“下面人不得给这些老百姓上好眼药吗?”

    柳玉茹听到这话,皱了皱眉头,想了想,她忙道:“你让人跟着方才那女子,最近看着她些,要是官府找她麻烦,及时来报。”

    柳玉茹在酒楼里吃着饭,顾九思换好了衣服,便同洛子商、沈明一起,由傅宝元的人领着去了傅宝元设宴的地方。

    傅宝元是在王家设宴,顾九思路上听明白了,这个王家就是当地最大的富商,家族庞大,荥阳显大半官员,都和王家有着往来,要么是王家的宗族子弟,要么与王家有姻亲关系,最差的,也是王家人的朋友。

    王家如今当家的人叫王厚纯,已经五十多岁,听闻顾九思一行人来了,立刻献了一套院子,用来给顾九思等人落脚。

    路上给顾九思驾马的车夫一直给他说着王厚纯的好话,顾九思便听着,既没有赞赏,但也没有不满。

    等到了王家,顾九思领着洛子商和沈明一起下来,便看见傅宝元领着几个人站在门口等着顾九思等人,一见顾九思,这几人就迎了上来,傅宝元给顾九思介绍道:“顾大人,这就是王善人王厚纯王老板了。”

    顾九思目光看过去,是一个快五十岁的男人,他看上去长得十分和蔼,脸上笑意满满,朝着顾九思行了个礼道:“顾大人。”

    “王老板。”顾九思笑着回了礼。

    见顾九思没有露出不满,傅宝元顿时放下心来,引着几个人进去。

    王家这座别院极大,从门口走到设宴的院子,竟是足足走了一刻钟,院子里小桥流水,竟是颇有几分南方园林的景致。王厚纯借故同顾九思攀谈着:“听闻顾大人是扬州人士,草民极爱扬州景致,特意请了扬州的工匠来修建的园林,不知顾大人以为如何?”

    “挺好的。”顾九思点点头,得了这赞赏,王厚纯接着话就同顾九思聊起来。一行人笑语晏晏进了院子,顾九思匆匆一扫,在场要么穿着官府,要么穿着锦服,应当就是当地的官员富商,有头有脸的人物,怕都被傅宝元请来了。

    这其中有一个人在人群中显得十分惹眼,他穿着一身绯红色官袍,自己一个人端坐在高位上。他的位置离主座很近,从位置和官服来看,他的品级应当不低,但和周边人没什么往来,自己一个人坐着,低头翻阅着什么。

    他看上去应当也有四十左右,但仍旧显得十分英俊,他坐姿十分端庄,在细微之处,有种说不出的庄重优雅,这是出身于世族名门才有的了的仪态,让顾九思想起叶世安这样的世家子弟。

    顾九思目光落在那人身上,旁边王厚纯见了,赶忙道:“那是秦楠秦刺史。”

    “秦刺史?”

    顾九思重复了一句,心中却有些明了了。

    刺史作为朝廷委派的监察官员,品级自然是不低的,但人缘也必然是不好的,毕竟就像在东都,谁也不会闲着没事儿去找御史台的人聊天。作为御史台的地方官员,刺史这个位置不招人待见,顾九思懂。

    而一个监察官员,如今依旧出现在这样不该出现的宴席上,而不是第一时间拒绝然后参奏,可见这个秦刺史,与当地官员,也是做了一定的妥协。

    顾九思一面问着每个人的名字和来历,一面在心里有了盘算。等到入席后,所有人便逐一上来给顾九思、洛子商、沈明三人敬酒,只有秦楠纹丝未动,傅宝元见秦楠不动,赶紧走了过去,低头同秦楠说了什么,秦楠皱了皱眉头,许久后,他终于站起身来,然而他首先却是往着洛子商的方向走了过来,给洛子商敬了一杯酒道:“敬过洛侍郎。”

    顾九思心里有些诧异,不明白秦楠为什么先给洛子商敬酒,洛子商面色如常,似乎是料到的,他甚至还刻意将杯子放低了一些,做出晚辈姿态与秦楠敬了酒,随后恭敬说了句:“秦大人客气了。”

    两人把酒喝完,秦楠点点头,也没多说,他转过身去,走到顾九思面前,给顾九思规规矩矩敬了一杯,然后就下去了。

    他这一出将所有人都搞得有点蒙,傅宝元见顾九思盯着秦楠,似是怕顾九思不喜,赶忙上去给顾九思道:“秦大人与洛侍郎是亲戚,他生性脾气腼腆,上来先同洛侍郎喝一杯,定定神,您别见怪。”

    “亲戚?”顾九思有些疑惑,洛家满门据说都在当年没了,又哪里来的亲戚?

    傅宝元赶忙回答:“他是洛大小姐的丈夫,算起来当是洛侍郎的姑父。和洛大小姐成婚后没几年,洛大小姐就没了,洛大小姐走后不到两年,洛家就”

    傅宝元看了一眼秦楠,见秦楠神色如常,应当是听不到,于是就蹲在顾九思身边,继续小声道:“我听说,他原本是寄养在洛家的,洛大小姐和他是私奔来的荥阳,所以一直没回过扬州。当年洛大小姐去得早,只留了一个儿子给他,他也一直没续弦,如今孩子大了,考了个功名,派到了凉州当了主簿,如今他就一个人照顾着老母亲在荥阳生活,一个人久了,那个性情上多少有点古怪,好不容易见到了一个亲戚,做事儿没分寸,您也别见怪。”

    顾九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嫁纨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墨书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书白并收藏嫁纨绔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