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一十三章

    这话把廖燕礼脸色说得不大好看了, 他僵着脸道:“顾尚书, 这个方案虽然比较耗钱, 但这是百年大计, 必然耗钱一些。工部出方案, 钱的问题是顾尚书该解决的问题, 顾尚书说来说去, 无非就是户部如今没有能力解决这件事。那以后其他各部提出任何方案,户部一句没钱就完事了,大夏还能干什么?什么都不需要干, 最省钱不过。顾尚书眼里只有钱,人命哪里比得上钱重要?”

    这个大帽子盖下来,廖燕礼觉得气顺了。骂架这种事, 首先得站在一个道德高点上, 后续无论顾九思再如何说,只要问他想过黄河百姓没有, 顾九思便输了。

    廖燕礼等着顾九思回话, 顾九思听着这些, 他没有出声。

    他心里清楚, 如果这个事儿他揽着,黄河日后任何问题, 都要他背锅。可是他不拦, 这么多钱, 必然是要出乱子的。

    洛子商这是给他送了一道难题,而他又不能不接。

    他能怎么办?

    顾九思思索着如何才能说服皇帝不去接受这个事情, 可是由觉得不能随便开口,想了许久之后,不知道为什么,他脑海里突然想起了柳玉茹。

    如果是柳玉茹,会怎么样?

    她向来不是一个只知节省的人,她从来觉得开源比节流重要。她的生意需要钱,可她总能弄到钱。如果这件事不能拒绝,他去哪里弄钱?

    顾九思脑子里飞快过了许多人,猛然之间,他突然反应过来。

    如今最有钱的人是谁?

    当初王善泉缺钱,就找了顾家麻烦,如今大夏缺钱,而最有钱的人,应当就是管着扬州的洛子商!

    如果是放在过去,出于对扬州的考虑,必然不敢随便找洛子商麻烦的。可如今情况不一样,是洛子商在争取皇帝的信任,洛子商提出的方案,就找洛子商要钱。洛子商如果不给,皇帝就再不可能信任洛子商,就算顾九思最后拿不出钱,洛子商也要付一半责任。

    如果洛子商愿意给钱,那就更好。

    顾九思想着,忍不住慢慢笑起来。

    他抬眼看向廖燕礼,如宝石一般的眼里带了几分凉意,声音平稳道:“廖尚书,按您所说,黄河这件事,工部是当真没有其他法子了?”

    “没有!”廖燕礼梗着脖子,怒道,“黄河水患,这可是关系千万百姓的事情,人命关天,不能为了省钱有半分差池!”

    “廖尚书说得极是。”

    顾九思点头,赞成了之后,又道:“敢问廖尚书,这方案是谁提出来的?”

    “自然是工部众人合议而出。”

    “那是谁主管呢?”

    “你问这个做什么?”廖燕礼警惕出声,“想找人麻烦?”

    “廖尚书误会了,”顾九思笑了笑,“这个方案顾某没有异议,但有一些细节花费之处想要找人询问一下,顾某该去问谁?”

    顾九思态度平和,仿佛真的接受了这个方案,廖燕礼一时居然就有了那么几分心虚。

    其实大家都明白,这个方案好是好,但是劳民伤财花钱太多,对于刚刚建起来的大夏而言,是极大的负担。修好了,的确是百年大计,可是谁有知道大夏能不能又几百年呢?

    廖燕礼原本是打算着,让顾九思来提出废掉这个方案,这样无论是民怨还是后续黄河出了事,找的都是顾九思。可谁曾想顾九思居然一口应下了,廖燕礼不由得有些担忧,这么多银子,谁出?

    “廖大人?”顾九思见廖燕礼不应,再问了一遍,“这方案是出自哪位大人之手?”

    范轩见顾九思一口应了,也不好当着廖燕礼的面再劝,于是轻咳了一声道:“那就这样吧。”

    说着,范轩便让廖燕礼先下去,之后他就坐在位置上,犹豫了片刻后慢慢道:“九思,年轻人不要太冲动。”

    顾九思笑了笑:“陛下,我明白您的意思。只是黄河这件事的确需要解决,工部提出了法子,只是差钱,我们就得给这个钱。”

    “上次你清点国库,一共剩下五千万两是吧?”

    范轩询问开口,顾九思应声道:“是。”

    原本国库里其实根本不足三千万两,但是陆永答应吐出来的、后来查办库银案里其他人吐出来,以及刘春案抄了几个大臣家之后,国库里骤然就有了近五千万两银子。银子算不上少了,但是到处都要花钱,于是也就显得捉襟见肘起来。

    范轩犹豫着道:“按照工部这个计划,整个黄河修建下来,接近一千万,这一千万两银子,是不是太多了点?”

    “陛下,微臣会想办法,”顾九思沉声道,“只要陛下允微臣一件事。”

    “嗯?”

    “微臣打算同扬州要钱。”

    这话说出来,范轩就愣了,顾九思平静道:“陛下,黄河这件事,民间如今已经传遍了,都说黄河接下来必有水患,现下工部给了法子,如果我不按照工部的法子做事儿,一旦黄河真的出事,必定民怨四起,到时候百姓就要把这事儿都怪罪到陛下头上。”

    天灾临世,对于一个君主而言本就是极大的打击,要是这个君主还没处理好,那可以预知到后续就不仅仅是一场洪灾的问题了。

    顾九思见范轩神色严肃下来,便知他是听进去了,顾九思继续道:“陛下,这几年来,山河飘摇,唯独扬州独善其身,只有些许内乱,如今黄河要修,最合理的应当是扬州拿出钱来,一来扬州如今也算是我大夏境内,库银尽该归属大夏,他们拿钱,也是理所应当;二来,修缮黄河,其实最大的受益者除了百姓,也就是扬州商人。黄河修理得当,日后扬州商人可由黄河水运入司州经商,对于扬州而言,也是好事。”

    范轩没有说话,顾九思也不再多说,过了许久后,范轩道:“这事儿让我想想。”

    顾九思应声,范轩便让他下去。

    等到了晚上,顾九思回了家里,心情颇好,柳玉茹看着顾九思的模样,不由得笑了:“你好像很高兴,是在高兴些什么?”

    “我正愁修黄河的钱哪儿来,”顾九思坐到柳玉茹背后来,给柳玉茹揉捏着肩膀,高兴道,“洛子商就送上门来了。”

    “嗯?”

    柳玉茹挑了挑眉,有些奇怪,正要再问,顾九思就将白日里的事儿说了一遍。

    “我本来还在愁,如果他们修缮黄河这个计划,要的钱不多不少,给肯定是要给的,给了这些钱,我要怎么省吃俭用准备其他钱。结果洛子商就给我来这一出,一千万,除非我去抢,不然我绝对不可能吐出这个钱!”

    “那,”柳玉茹思索着道,“他如今回去修修改改方案,交出一个花钱不多不少的方案,你怕是还得出钱。”

    “不会的,”顾九思笑了笑,“放心吧,”他靠到柳玉茹腿上,闭上眼道,“廖燕礼把这个方案夸得像朵花一样逼着我给钱,要是要洛子商交钱,他就给我一个省钱的方案,你想陛下会怎么想?”

    “如今啊,他要是不给钱,那从此以后他在陛下面前就装不下去了,陛下收拾他是必然的。他要是给个省钱的方案,还不如不给呢,吃力不讨好,陛下肯定就看出他是想借着黄河的事儿为难我。你想他为什么揽黄河这个烂摊子,就是为了自个儿有个好名声,要是最后钱跟不上坏了他的事儿,他心里可不得呕死?”

    “所以呀,”顾九思高兴道,“今个儿这一千万,他出定了。”

    柳玉茹看着顾九思高兴成这样,不有得抿唇笑起来,她抬手点在他额头上,笑着道:“你别太得意了,他这人聪明着呢,怕是还有后手。”

    “不怕,”顾九思摆了摆手,“他斗不过我的。”

    “玉茹,”顾九思突然想起来,“再过七日我就加冠了,你想好我的礼物没?”

    柳玉茹愣了愣,片刻后,她红着脸,小声道:“准备了。”

    顾九思听到她当真准备了礼物,立刻高兴了,他也不问她准备了什么,只是拉着手道:“你给我准备了礼物,今年七夕,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

    “嗯?”

    柳玉茹抬眼看他:“七夕也有礼物吗?”

    “当然有啊。”

    顾九思撑着下巴,趴在地上看她:“过年过节,都要有礼物,七夕这样的日子,更该有礼物。玉茹,”顾九思说着,抬眼看她,目光里带了些歉疚,他伸手覆在她的脸上,唇边带了些苦涩,“嫁给我以来就没让你安宁过,让你受苦了。”

    柳玉茹听到这话却是笑了:“没觉得苦。”

    说着,她用双手握住他的手,温柔道:“我觉得怪得很,在你身边,如何我都觉得不苦。”

    和柳玉茹说完这些话,等到第二日,皇帝批了工部的方案,同时让顾九思和洛子商联手全权管理此事,所有开支由顾九思负责。

    这事儿当朝宣布,等出了大殿的门,叶世安和沈明就围了上来,也不顾江河还在一边,叶世安便急促道:“九思,此事你知道吗?”

    顾九思眨眨眼,点头道:“知道啊。”

    “那你为何不拒了?”

    叶世安立刻着急起来:“洛子商那个方案,户部如何拿得出钱来?户部若是出不了钱,有任何问题,都落在你身上了。”

    “是啊是啊,”沈明立刻着急道,“他着明摆着就是找法子坑你啊。”

    “无妨,”顾九思笑了笑,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江河,“不还有舅舅吗?”

    “嗯?”江河抬眼看过来,“顾尚书,这事儿可是您负责,在下区区侍郎,不堪如此大任。”

    “舅舅自谦了,”顾九思赶紧道,“您纵横官场二十多年,这事儿难不倒你。”

    “难得到。”江河点点头,“太难了,我得赶紧回去睡觉了,小九思,”江河笏板拍在顾九思肩上,“好好表现,陛下看着呢。”

    说完,江河便打着哈欠离开了去。

    等江河走了,叶世安和沈明看着顾九思,顾九思手持笏板,叹了口气道:“舅舅不帮我,我也没办法了,走,咱哥几个去洛府走一趟。”

    “嗯?”

    “做什么?”

    沈明和叶世安同时发问,顾九思摊摊手:“要钱啊。”

    得了这话,叶世安和沈明都愣了愣,顾九思却是自己先往前去,片刻后,叶世安猛地反应过来:“你这是找洛子商要钱?陛下准许?”

    “没有陛下准许,我敢去要钱?”

    顾九思淡道:“走吧。”

    说完之后,三个人便直接去了洛府,洛子商接到拜帖时候,愣了愣,不由得道:“他来做什么?”

    “怕是要和您商讨黄河修缮之事。”

    旁边侍卫笑着道:“您给他这么大个难题,他如今怕是焦头烂额了。”

    洛子商听着额这话,却是笑不出来。

    若顾九思和廖燕礼吵个天翻地覆,那当真就是焦头烂额了。可顾九思这么一口应下来,他反而有几分不安。如今顾九思出现在他家门口,洛子商心里更是难安。

    但他还是让人将顾九思请进院子,抬手请顾九思坐在棋桌对面。顾九思带着叶世安沈明两人往洛子商对面一坐,显得气势十足。

    洛子商让人奉茶,笑了笑道:“不知顾大人今日来我府中有何事?”

    顾九思不说话,摊出他白净的手来。

    洛子商有些不解,发出疑惑的声音:“嗯?”

    顾九思面上有些不耐,直接道:“给钱。”

    “顾大人的意思是?”

    “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顾九思直接道,“修黄河没有问题,你的方案我也特别赞成,但是国库里没有钱,一千万两,从扬州拿过来。”

    洛子商愣了愣,片刻后,他低笑道:“顾大人说笑了,洛某只不过是一个工部侍郎,怎么能从扬州要出钱来?”

    “洛大人,何必呢?”

    顾九思叹了口气:“都什么时候了,还装大尾巴狼,有意思吗?你让人到处散播黄河的事情,又在这时候搞个修缮黄河的百年大计出来,无非就是想从我这里拿钱。钱是这事儿里最难办的,我要是拿得出来,黄河你修的,功劳都在你身上,日后陛下要动你,那就要看看民意允不允。我要是拿不出钱来,那就是户部办事不利,你这一招,分明就是在找我麻烦,你也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修黄河这件事于你名声有利,也方便扬州通商,你出这笔钱,对你很划算。”

    “顾大人对在下似乎有很多误会。”

    洛子商笑了笑:“洛某提出这个方案,只是觉得这个方案好而已。这个方案是整个工部一起决议选出来的,并非洛某特意做出这个方案针对您。”

    说着,洛子商给顾九思倒了茶,恭敬道:“而扬州是王公子管辖,在下也不过只是他曾经的谋士,如今在下已经来了东都,是陛下的臣子,又怎么可能从扬州要出一千万?洛某可以去试试,可是这钱能不能要出来,却不是洛某能定的。”

    “洛大人是推脱?”

    “顾大人不要强人所难。”

    洛子商和顾九思对视着,片刻后,顾九思轻轻笑开:“洛大人,我劝你还是现在给钱,不要闹得太难看。”

    “洛某不是不想给,”洛子商皱起眉头,“是当真给不了。”

    “行。”顾九思点点头,起身道,“我明白了。洛大人,以后我每天都会上门要钱一次,我一定会要到这一千万,您且等着吧。”

    “顾大人,”洛子商叹了口气,“何必呢?户部要是当真没钱,又何必一定要这个方案?工部还有其他方案,廖大人难道没有一并给过去吗?”

    “人命关天,钱难道比人命还重要吗?黄河之事,一定要做到最好,我们不能因为心疼钱就选一次次要的方案,我们不能让一个黄河口子决堤,不能让一亩良田浸灌冲毁,更不能让一个百姓丧失性命、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这一番冠冕堂皇的话下来,洛子商的笑容有些撑不住了,他勉强道:“顾大人说得极是。”

    “所以扬州的钱什么时候到?”

    “我说了”

    “黄河之事刻不容缓,钱一到,我们便可立刻开工。”

    “顾大人”

    “一千万,”顾九思靠近洛子商,一把抓住洛子商的手腕,用诚恳语气哭快速道:“洛大人,只要一千万,就可拯救百姓拯救苍生,扬州这么有钱,洛大人你不能这么铁石心肠!”

    “顾大人!”

    洛子商终于压不住脾气,怒道:“这钱在下可以尽量同王公子说一些好话,可扬州不是洛某的,顾大人您不要再这么不讲道理逼迫在下了!”

    说着,洛子商想要甩开顾九思的手,但顾九思的力气却是极大,他抓着洛子商的手腕就不放,继续追着道:“洛大人你别这么不讲道理,当初来东都和陛下你是怎么说的?要不是扬州其实是你在管,你以为你这样毫无资历的谋士身份怎么能成为太子太傅,又成为工部侍郎?你和王家的关系大家都清楚,听说王公子和您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

    “顾九思!”

    洛子商听到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嫁纨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墨书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书白并收藏嫁纨绔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