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九十九章

    “这这怎么说?”

    柳玉茹有些发愣,顾九思却是道:“你想,按照孙壑所说,他没有参与库银之事,不和刘春往来,所以刘春才将东西放在他这里图个安稳。可见他是极为谨慎或者说胆小的人。那如今刘春死了,他为什么不跑,还在这东都呆着等你们来找?”

    叶世安点了点头:“九思说得极是。”

    “再说洛子商,玉茹与他相谈的,不过是一些旧事,章怀礼之事,玉茹就算把齐铭说了,可他也没有多问,他甚至没有考虑一下,让玉茹回来,他去查探一番,就直接告诉了玉茹孙壑的存在,他又是这么容易说话的人?”

    “那他图什么?”柳玉茹皱起眉头,顾九思思索着道,“这件事,我也想了许久。但你们同我说太子一定要严惩我,我却有些想明白了。你们想,陆永是谁的人?”

    “陛下的。”叶世安果断道,“他一直在劝陛下再立皇后,多诞子嗣。”

    “陆永虽然拿钱,但他的确是陛下的人,而陛下虽然让洛子商留在东都,也是为了打完刘行知回来收拾他。洛子商难道就不为自己打算一下吗?洛子商如今的意图,怕是忽悠了太子,以帮太子的名义,打算安插自己的人。你想,这一次势必是太后和太子联手,一定要把陆永或者我拉下来,拉下来之后,户部职位就有空缺,他们就可以安排人上去。玉茹,你想想,如今你找到孙壑,如果我们不多想,你会如何?”

    柳玉茹犹豫了片刻,终于顺着心意道:“势必是要为你去讨个公道的。”

    “对,你会去讨公道,你把库银这个案子翻出来,把陆永的证据交上去,然后陛下一查,库银少了一千多万两,而刘春作为仓部司郎死得不明不白,这样的案子,陛下不可能不震怒,但此时杀陆永,陆永手下的人怎么办?所以陛下大概率上,是要推我出去抵罪,而后安抚太后太子,让陆永降级。我死了,陆永也不是尚书,户部便是空了两个位置,分给他们。而陆永调到其他地方去,逼着他想办法弄回这一千多万银两。他活着,他的人马会继续在朝廷扎根效力。这便是这个案子对于陛下来说最好的结局。若真如此,”顾九思看着柳玉茹,眼里露出苦笑,“拿着证据的你,也就留不得了。”

    “陛下不会如此。”叶世安听到这话,有些不能接受,立刻道,“九思,你这是把陛下当成那些卑鄙小人作想了。”

    “世安,”顾九思平静道,“我不当恶人,可我也不会觉得,这世上都是好人。”

    “这本也不是一条干净路。”

    这话把叶世安说愣了,柳玉茹呆呆看着跪坐在监狱里的青年,他面色沉静,恍惚让她看到黑风寨上坑杀了一千之众的那个人。她不知道为什么,手微微发颤,但她让自己镇定下来,捏了拳头,遮掩住自己的失态,刻意压制了所有的情绪,同顾九思道:“这便当做是最坏打算吧。若真是如此,九思你觉得,该当如何?”

    “既然洛子商的目标是陛下,那我和陆永,其实并不是敌人。这件事你已经看到了,其实库银一事,很多年前已经开始,如果我们把这个案子,就做成刘春偷盗库银的案子,我和陆永都是新上任的官,不可能指使他偷盗这么多年。偷盗库银本就是死罪,从一批罪犯中找出官职最大那个来顶刘春之死这件事,便就完了。当然,若是能查到杀刘春的真凶,那就更好了。”

    顾九思说出口,他顿了顿,似乎是想到什么,片刻后,他改口:“不对,我不能先见陆永。你们先想办法,让我见陛下。”

    “我去找陛下。”叶世安果断道,“我和周大哥一起求陛下,让他提审你。”

    顾九思摇摇头,他想了想,转头看向柳玉茹:“玉茹,你进宫去。”

    “我?”

    柳玉茹愣了愣,顾九思接着道:“你拿着证据,进宫去,把所有情况告诉陛下,然后告诉陛下,我有办法解决困局,让陛下提审我。”

    “她怎么进宫去?如今范叔叔已是天子之身,玉茹未经蒙召,怕是不能入宫。叔父和周大人都不愿意再插手这件事,我和周大哥未经召见,也很难见到陛下,总不能早朝去和陛下说这事儿吧?”叶世安皱起眉头,分析着开口,顾九思正打算出声,柳玉茹便道,“我有办法。”

    柳玉茹立刻道:“我去顺天府击鼓鸣冤,要面见陛下。”

    “好办法。”顾九思立刻道,“玉茹去鸣冤,你和周大哥碰巧路过,然后再和顺天府尹说一说,让顺天府呈报此事。”

    三人商量好,柳玉茹和叶世安这才出去。

    等出外面时候,已经是夜深,从牢里出来,柳玉茹感觉冷风吹过,忍不住颤了颤。

    叶世安回头看了她一眼,询问道:“冷?”

    “倒也没有。”柳玉茹笑了笑,抬手将头发挽在耳后,声音有些飘忽:“不知道为什么的,人其实不冷,就觉得心里有些说不出的发凉。”

    “不止你,”叶世安笑了笑,“我也是。”

    说着,叶世安转过头去,看着天边星辰,慢慢道:“玉茹,你有没有觉得,九思有些不一样了。”

    柳玉茹没说话,她垂下眼眸,听着叶世安道:“我记得他还在扬州的时候,我每次见着他,就觉得朝气蓬勃。那时候扬州乞丐都特喜欢他,我听说他脑子不好用,特容易被骗。”

    听到这话,柳玉茹忍不住笑了:“他哪里是脑子不好用?不过是心情好,心甘情愿被人骗而已。”

    “如今不愿意被人骗了,”叶世安叹了口气,“反而是会骗人了。”

    柳玉茹听着这话,也忍不住抬起头,好久后,她才道:“叶大哥,你说人会变吗?”

    叶世安没说话,好久后,马车哒哒而来,叶世安送着柳玉茹上了马车,等柳玉茹坐在马车里时,叶世安隔着车壁,站在车外,慢慢道:“玉茹,哪儿有不变的人呢?”

    柳玉茹捏紧了腿上的裙子,她心里莫名就有些害怕起来。外面侍卫开口道:“夫人,回府了?”

    柳玉茹这才回过神,低声道:“回吧。”

    柳玉茹回了府中,还没到门口,就听见了沈明的声音:“总算是回来了。”

    柳玉茹卷起帘子,看见沈明坐在马车上,马车另一端坐着叶韵。柳玉茹有些奇怪:“你们这是做什么?”

    “就她,”沈明举起马鞭,指了旁边的叶韵,“一直吵嚷着要来接你,吵得我脑壳疼,就来了。”

    听得这话,柳玉茹不由得笑了。叶韵板着张脸,冷声道:“是你要跟着我来的。”

    “不是你叫我的?”

    沈明立刻开口:“你不要翻脸不认人啊。”

    叶韵嘲讽笑开:“我叫的是侍卫,谁让你巴巴跑过来?”

    “你”

    “好了,”柳玉茹笑着打断他们,“回去吧,我还有事儿要和沈明你说。”

    柳玉茹说完就放下了帘子,叶韵和沈明对看一眼,纷纷露出嫌弃表情,扭过头去。

    等到了府中,柳玉茹便立刻同沈明将情况说了一遍,然后道:“孙壑给的账目和名单我看过了,你今夜就拿着册子,挨着去找人,录下口供来给我。”

    沈明点点头,也不再等待,转头就走了出去。

    柳玉茹睡了一夜,等第二日醒来,吃过早饭,她便看到沈明拿了一大叠纸放在柳玉茹面前。

    沈明将脚往凳子上一搭,得意道:“怎么样,老子厉害吧?一晚上,”他往纸上敲了敲,“你看我这通天的能耐!”

    柳玉茹笑了笑,温和道:“沈小将军自然是厉害的。”

    说着,她从从旁边拿了口供,一页一页扫过去,都是那些库房里的人招供他们如何偷盗库银的。

    柳玉茹看完,确认口供上没有什么衔接漏洞之后,便让人将它誊抄了一遍,带着副本装进盒子里,然后穿上了蓝色绣鹤云缎华服,头簪金簪,便捧着副本走了出去。

    她上了马车,马车摇摇晃晃,往着顺天府过去,她抱着这些证据的副本,思索着等一会儿要如何开口。

    而沈明这时候,也去找叶世安和周烨,往顺天府赶了过去了。

    柳玉茹先他们到的顺天府,顺天府外行人来来往往,而顺天府的大鼓立在门口,已经长满了藤蔓。

    柳玉茹上前去,强行将鼓槌从藤蔓中抽出来。她做这个动作时,便有人驻足下来。

    “这是谁?”

    “穿着这样华贵,应该是富贵人家。”

    “富贵人家,来这顺天府做什么?”

    “看见那马车了吗?”有人指了一旁的马车,“是顾家的。”

    “顾家?哪个顾家?”

    “你不知道?就前阵子,那个年轻得不得了、从幽州过来的户部侍郎,不是说因为刘大人的案子下狱了吗?”

    “刘大人?你是说刘春刘大人?”

    “就是。”

    周边人议论纷纷,柳玉茹拿着鼓槌,一下一下,砸在了鼓面之上。

    久未被人捶打过的鼓面发出震耳嗡鸣之声,柳玉茹身材瘦弱,她似是费尽全力,一下一下砸在鼓面上,清丽的声音高喊出声:“妾身顾柳氏,求见天子,为夫伸冤!”

    这声喊出来,越来越多人汇聚过来,这时候叶世安和周烨等人也赶到了,周烨身边还跟着秦婉清,她站在周烨身边,看着柳玉茹道:“你们不能直接让顺天府尹帮个忙吗?非得让她去冒这个头?”

    “这个过程是得走的。”周烨小声道,“玉茹在顺天府伸冤告御状,本来顺天府尹也要呈报,我们就是顺水推舟,让顺天府不要为难。但若没有这个过程,顺天府也没有什么帮她的义务。”

    秦婉清听明白过来,点了点头,周烨看了看周边,同秦婉清道:“你帮我看着,我去找人。”

    说完他便离开人群,绕到了后门,私下找了一个侍卫,让侍卫进去通禀道:“您同大人说,外面击鼓鸣冤那位是我朋友,还望他多多照顾。”。

    侍卫看着“周”字的令牌,不敢怠慢,赶紧就进了顺天府中,通禀了顺天府尹。

    周烨做完这事儿,便回到正门,这时候顺天府大门终于开了,侍卫打开门,同柳玉茹道:“进去吧,大人叫你。”

    柳玉茹放下鼓槌,朝着侍卫行了个礼,便往大门里走进去。这时候,外面传来一个清亮的女声道:“没想到会碰上顺天府鸣鼓,”说着,一个女子便掀起车帘,从一辆华贵的马车上走了下来,柔声道,“本宫便去看看吧。”

    听到这个声音,柳玉茹和叶世安等人都愣了,然而柳玉茹很快反应过来,率先行礼道:“公主殿下。”

    李云裳走到门口,看着柳玉茹,忙扶起了柳玉茹,柔声道:“原来是顾夫人,顾夫人怎么在这里?”

    说着,李云裳露出了然的表情:“本宫明白了,怕是为了顾大人的事儿来吧?你不必担心,这事儿本宫一定会帮你看着,今日本宫来了,一定会让这事儿公正办下去。”

    柳玉茹听着这话,心里“咯噔”一下,李云裳却是拉着柳玉茹,同所有人道:“这可是顾大人的夫人,我与顾夫人是旧识,你们可千万要招待好了。”

    李云裳这么几句话说出来,外面人小声嘀咕着开口:“都和公主关系这么好,到顺天府求见什么陛下?找公主不就好了?”

    “惺惺作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嫁纨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墨书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书白并收藏嫁纨绔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