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九十七章

    顾九思愣了愣,柳玉茹也没再多说,笑了笑,便转头跟着叶世安和沈明走了出去。

    三个人商量着后续事宜,一齐回了顾府,顾府一直留着叶世安的房间,沈明自己先行休息,叶世安送着柳玉茹进了房间,等临近门口,两人闲聊起来,叶世安才笑着道:“如今发现,玉茹与过往,总是不一样了。”

    “如何不一样了?”柳玉茹有些疑惑,叶世安认真想了想,“勇敢许多。”

    “我胆子向来是大的。”柳玉茹笑起来,“是过往你不了解罢了。”

    叶世安摇了摇头:“论做事,你胆子是大。可若论交心,你胆子却是太小了。”

    柳玉茹愣了愣,叶世安抬头看向明月,感慨出声:“你说这世事,你越长大,想得越明白,我越长大,却是想得越不明白了。”

    柳玉茹没说话,她静静思索着叶世安的话,叶世安苦笑了一声,转过头来,同柳玉茹道:“回屋休息吧,我且先回去。”

    叶世安转身先离开了去,柳玉茹站在门口,片刻后,她轻笑起来,自己也回了屋。

    回到屋里,她洗漱之后,躺回了床上。

    一贯两个人睡的床,空荡荡的,让她有了那么几分不习惯。她脑海里浮现出李云裳夜里同顾九思说的话。

    “顾大人您没有家族做靠山,要在东都继续,您靠什么?”

    “她是不错的,但是毕竟是商贾之流,登不上什么台面。顾大人前途无量”

    柳玉茹睁着眼,静静看着床顶。

    她是信顾九思的,顾九思那样的情谊,任何人都起不了半分的质疑。一个女人的安全感,小半因着自己,大半因着对方。顾九思已经给足了她安全感,可是她却也会因此总想着,要将这世上最好的给顾九思。

    她心里盘算着家里的开销用度,突然就有些难过起自己的无能来,李云裳说的话扎在她心里,让她觉得自己在这东都,渺小又无能。

    若她再有钱一些就好了。

    她思索着,若她的钱足以买下权势,足以保护顾九思,足以让顾九思在这样的危难里不必忧虑不必担心,那就好了。

    柳玉茹思索着睡过去。

    等到第二日,她便安排了人去接触户部的人,下午叶世安和沈明回来,就带来了消息。

    “今日我听叔父说,刑部的人已经将刘春的案子查下来递了上去,陛下面色一直不太好。”

    叶世安分析着道:“我猜想,刘春这个案子,怕是比陛下想象中更难办。”

    “九思清点出近四千多万的白银,报上去只有三千多万,”柳玉茹琢磨着道,“这中间怕是有近一千万两白银的亏空,若是刑部已经查出来有了一千万的亏空,你说陛下对于陆永,还要保吗?”

    “若是不保,户部怕是不稳。而且陛下还有一个考量,他如今登基不足一年,虽然是太后帮着他登基,但这也意味着东都旧党的势力还在,陆永是他的左右手,若是真的动了陆永,这就是动了陛下的左右手。一方面,陛下身边的自己人寒心,另一方面,旧党的人怕是要咬死户部这个位置不放。”

    “可这么多钱,总得有个去处。”柳玉茹皱起眉头,“朝廷如今到处缺钱,陛下就会这么放过陆永?”

    “皇位稳固和银子之间,你觉得陛下会如何选择?”

    叶世安抬眼看着柳玉茹,柳玉茹抿了抿唇,叶世安叹了口气:“如今担心的,怕是九思。如果真的如此作想,那太后那边的人,怕是要咬死这个案子不放,一千万两不见了,陛下总得出点血,太后不会让这个案子轻拿轻放的。”

    “所以,”柳玉茹明白过来,“公主要嫁给九思,就是太后希望让九思和他们成为一个阵营,他们扳倒陆永,再让九思出任户部尚书?”

    顾九思如今是户部侍郎,离户部尚书只有一步之遥。这一次若是不是陆永倒下,那必然就是顾九思倒下。

    李云裳极大几率,或许也对顾九思有几分感情,可更重要的,还是他们有意培养顾九思。顾九思没有家族支撑,日后方便控制,结亲也不会引起范轩太大的不满,但年仅十九出任户部侍郎,可见前途无量,稍作培养,便是一大助力。如今又刚好蒙难,在此机会下若是结成姻亲,那就是太后再好不过的一把刀。

    但如今他拒绝了这个机会,那太后那边自然也不会留情,无论是户部尚书还是户部侍郎,总要咬下一个来,见了范轩的血,才是他们的目的。

    柳玉茹心里微微窒息,她有些喘息不过来,低喃道:“是我害了他。”

    “你瞎说什么?”沈明忙叫出声来,“是这些混蛋害了他才是!”

    柳玉茹没说话,叶世安却是明白她的意思,叶世安叹了口气,劝道:“玉茹,这世上绝无想要依靠妻子和姻亲往上爬的男人,除非他不是男人。我觉得,九思是个好男人。”

    “我明白。”柳玉茹叹息出声,“我也不过是忧心他罢了。”

    “算了,”柳玉茹笑起来,“我也放心下来,先看看户部那边的情况吧。这些时日我猜会有大范围的折子上奏此事,劳烦你们帮我看着朝廷的情况了。”

    叶世安点点头,沈明也跟着应是。

    第二天清晨,果然不出柳玉茹所料,早朝会上,奏章铺天盖地上去,要求严查顾九思,同时开仓清点国库。

    国家百废俱兴之时,一个户部侍郎居然敢指使下属偷盗库银,还杀人灭口,这种事,简直是闻所未闻,罪大恶极。

    等到下午,大街小巷就传遍了消息,柳玉茹走在街上,就能听见百姓议论着此事,嘀咕着顾九思的名字:“以往还听说他在幽州是个好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柳玉茹听着这些话,捏紧了车帘,许久后,她深吸了一口气,回到马车里,低声道:“回府吧。”

    如此等了两日,朝上因为顾九思的案子吵得不可开交,这时候从扬州泰州去的人终于回来了。柳玉茹听说他们回来,立刻亲自去接。到了门口,木南有些不放心道:“夫人,我们要不要换个马车,别让人发现?”

    柳玉茹顿了顿动作,片刻后,她出声道:“不换,就这么出去。”

    “夫人”木南还想劝阻,柳玉茹抬手止住木南的话,果断道,“给洛子商通个风报个信,让他知道我要去找他,也是好的。”

    说完之后,柳玉茹便出了城。扬州和泰州的人一前一后,相差不过两个时辰到了城门,柳玉茹在马车里等着他们,扬州的人先行过来,这次派去扬州的人叫秦六,他上了马车后,咕噜咕噜灌了水,随后同柳玉茹道:“夫人,有眉目了。”

    “他出生查到了?”

    “查到了,”秦六喘息着道,“这次我找到了一个当年洛家的家仆,洛家灭门前,他刚好回家省亲,后来洛家出了事儿,他就一直隐姓埋名躲着,这次我到扬州,废了好大的功夫,才把人找出来。”

    “洛家的人?”柳玉茹有些疑惑,“他竟知道洛子商的身世?他不是个乞儿吗?”

    “他的确是个乞儿,”秦六点头道,“但这个乞儿,却是洛家抛出去的。”

    柳玉茹微微一愣,一时却是说不出话来。好半天,她才道:“你继续说。”

    “这个人是当年洛家的护卫,他说当年洛家有一位小姐,生性叛逆,时常在扬州城内耍玩。后来在外面认识了一个公子,洛小姐对那位公子一见倾心,一心一意嫁给他,两人珠胎暗结,就有了洛子商。”

    柳玉茹皱起眉头,秦六继续道:“后来洛小姐说明了身份,才知道这位公子是有妻子的,而且妻子娘家在京中任着高官,不可能休妻。而洛小姐又不愿意委身做妾,最后就和这位公子断了联系。按着家里的意思,本是要洛小姐打掉这个孩子的,但在最后关头,洛小姐又于心不忍,偷了银两,偷偷跑了出去,等洛家找到这位小姐时候,孩子已经不能打了,于是只能将这个孩子生下来。但洛老爷不愿意让孩子耽搁日后人生,当下的情况本也难嫁,更何况再带个孩子?”

    “所以呢?”柳玉茹心颤了颤,秦六叹了口气:“洛老爷就在孩子生下来后,让侍卫抱出去扔了,然后和洛小姐谎称孩子没了。后来洛老爷就让这个护卫一直关照着这个孩子,给这孩子找了个养父,又给了那养父一笔钱,这才断了联系。”

    “后来养父还是死在他们洛家人手里。”柳玉茹垂下眼眸,梳理着过程。秦六点点头:“对,他养父死了,他上洛家讨个说法,被洛老爷看到以后,就让人先关在了柴房。当时洛家在接待贵客,也就没有声张。”

    “贵客?”

    柳玉茹有些疑惑,秦六点头:“对,那贵客也不知道是谁,听侍卫说,当时贵客找到洛家,是同洛家要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玉玺。”

    秦六出声,让柳玉茹整个人惊了。

    “洛家有传国玉玺?!”

    “据说那人来时,私下和洛老爷是这么说的。”秦六点头,接着道,“他们在房间里起了很大争执,侍卫才听见这事。但洛老爷坚持声称没有。后来这位侍卫回家省亲,回家第二日,就传来洛家满门被灭的消息。”

    柳玉茹坐在马车里,许久没有说话。

    “还有呢?”

    “他说他后来救了一个逃出来的洛家家仆,对方在他这里养了不到三天就死了。这个家仆说,洛家被屠,其实就是因为一个孩子一句话。那个孩子同那位留在洛家的贵人说,灭洛家满门,他就奉上玉玺。”

    柳玉茹听着这话,有些说不出来的发寒。这话无异是洛子商说的,可那时候,洛子商才几岁?

    灭洛家满门。

    他在灭洛家满门前,又可知道自己母亲就在这些人当中?

    柳玉茹好半天回不过神来,许久后,她才找回声音,接着道:“后来呢?”

    “洛家灭门第二日,章怀礼就到了洛家,找到了洛子商。洛子商声称自己是洛家遗孤,就被章大师带走了。”

    “后来,也就没什么后来了。”

    两人说着,话没说完,就听另外一个嘹亮的声音道:“后来的事儿,便该我说了。”

    柳玉茹听到这个声音,便知道这是派去泰州的秦风回来了。她忙掀开车帘,催促道:“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嫁纨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墨书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书白并收藏嫁纨绔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