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八十五章

    屋外开始有了闷雷声。

    周高朗没有说话,顾九思问出声后,顿时被自己的大胆给惊了。无论范轩身体好或者不好,在这新朝初建的时候,都必须是好的。

    他赶忙离开位置,跪了下去,急道:“下官胡言乱语,还望大人恕罪。”

    “这是做什么?”周高朗苦笑了一下,转头看向外面的天,神色平淡,“起来吧。外面也要下雨了,你先回去吧。”

    顾九思连忙应声,叩首行礼后,便从周高朗的房间里退了出来。

    今日周高朗这一番话,除却范轩的身体之外,大多在他预料之中,他在长廊外站着定了定神,刚走出周高朗的宅院,就看见周烨负手站在长廊上,见他走出来,周烨转头看他,笑着道:“你嫂子留你吃饭,我便在这里等着你出来。”

    顾九思听这话,抬头看了看天色,摇头道:“不了,今日出来时还同玉茹说过要回家的,便先告辞了。”

    周烨听得这话,倒也没有为难,只是道:“刚到东都,你也没几个同僚,趁着这个机会多和玉茹吃吃饭,以后怕是没这么多时间了。”

    顾九思闻言笑了笑,摇头道:“我以往在外喝酒喝够了,日后非必要,我还是要回家吃饭的。”

    说着,顾九思似乎是想起柳玉茹来,有些不好意思道:“家总得有个家的样子,我想同她每日都一起吃晚饭。”

    周烨点了点头,送着顾九思出去,笑着道:“这我倒是要同你多学学。”

    顾九思没有多说什么,他看了一眼周烨。

    周烨打小是在外奔波的,周高朗两袖清风,不善钱帛之事,又没有什么家底,全靠朝廷那点薪水。故而周烨十几岁的年纪就出来经商,后来长大,在幽州也多是经手钱帛之事,例如周烨初次到扬州,就是为了采购军需。

    小小年纪就操持着这些,待人接物一事上,周烨的分寸都拿捏得极好,无论贫富贵贱,他都处理得恰到好处。

    要留顾九思吃饭,就会一直等候在外,顾九思要回去,也没有半分愠色。送着顾九思到了门口,周烨嘱咐道:“不久怕是会有大雨,路上小心。”

    顾九思笑了笑:“放心吧。”

    说完,他想了想,又道:“周大哥,今日真是对不住,让你白等我了。”

    “不妨事,”周烨笑道,“婉之还没让人做饭,没浪费。”

    顾九思知道他是说笑,笑着同周烨行礼,便放下帘子,让木南驾马走了。走出没有几步,顾九思突然撩起帘子,询问道:“夫人现在在哪儿?”

    “就知道您会问。”

    木南笑着道:“方才我差人去问了,少夫人应当在九方街那一路喝茶。”

    木南昨夜花了一晚上记了一下东都的地图,顾九思也大概记了几条主要的街道。九方街是东都最繁华的一条主道,这他是认识的。

    “我们去接她。”

    顾九思高兴开口,木南有些无奈,但还是应了声。

    顾九思兴致勃勃往柳玉茹的方向去时,柳玉茹正带着印红在茶楼里喝茶,说书先生坐在大堂,讲着扬州少有的故事,大多是一些东都的时谈。

    柳玉茹今天跑了一天,将东都各区的房价和房租都问了一遍,也看了几套房子。

    东都的房价是扬州的两倍,房租更是不菲,主要是因为东都人员往来密集,来东都的人又都是各方当地的富豪,在这里随便花点钱住些时日,也是没有关系的。

    逛了一圈后,柳玉茹便发现,其实他们目前住这个地方,除了装修得不大好,其他都是不错的,尤其是地段上,距离宫城极近,步行不过一刻钟,顾九思日后就能在家里多睡一会儿。

    他惯来是个懒散的人,每日起床便就是要了他的命,尤其是冬日的时候,更是难上加难。过往在望都,他是县衙里最大的,便宣布了每日晨时末开始办公,如今到了东都来,每日卯时就要上朝,第一日还算刚入东都,他还有些兴奋,日后怕是就是折磨了。

    柳玉茹考虑了一天,便打算入手将这宅子买下来,虽然这笔数目不算小,但这半年来花容的收益加上去收粮那一趟的酬劳,买下东都一个宅子,还能剩下一半的余钱。

    定下来这事儿,柳玉茹也有些疲惫,她便随意进了一家茶楼,打算休息一二,便回家去。

    周边人都在聊天,说得无非就是是新朝的事情,如今新朝改国号为华,年号永福,大家私下议论着范轩和朝臣,说了说去,倒也没有太大不满。

    范轩称帝后第一件事,就是宣布降低赋税,百姓倒是极为高兴的。但柳玉茹想了想,范轩降低赋税,那朝廷里的钱哪里来?必然是要从其他地方来的。

    柳玉茹坐了一会儿,便见天色有些暗了,她转头看了一眼外面,吩咐印红道:“要快下雨了吧?”

    印红给她倒着茶,抬头看了一眼外面,应声道:“快了,要不咱们回去吧?”

    柳玉茹点了点头,吩咐印红去叫马车,他们马车停在了隔壁三条街开外,印红去也得有一段时间。

    柳玉茹慢慢喝了口茶,站起身来,招呼人结了账,便往楼下走去。

    外面闷雷轰响,豆大的雨点开始往下落下,等柳玉茹下楼站在门口时,外面已经下起大雨来,雨顺着屋檐落下,让天地都变得朦胧起来,柳玉茹站在门口,心里盘算着,这个时间印红应该到不了马车的位置,怕也是被雨拦在路上,在哪个屋檐下避雨了。

    柳玉茹倒也不着急,她就站在门口,瞧着外面的雨帘。

    她静静立在门口,而茶楼对面的酒楼之中,有个衣着华贵的青年男子正靠在椅子上,静静看着街上四处奔跑着躲雨的路人。

    他生得极为俊美,凤眼薄唇,面上线条干净利落,便显出了几分刻薄。可这也挡不住生来好看的五官,瞧着便是带了几分邪气的漂亮。

    他坐在酒楼窗前,转动着手指上的翠绿扳指,慢慢道:“没想到,东都也会有这样的大雨。”

    跟在他身后的侍从没有说话,房间里格外沉默,洛子商端起旁边的酒杯,抿了口酒,目光透过雨帘,便落到对面茶楼门口的女子身上。

    那女子身着轻纱大氅,白色内衫,梳着妇人的发髻,站在茶楼门口,似如扬州三月垂柳,柔软又美丽。

    洛子商静静端望了片刻,突然开口道:“顾九思是不是来东都了?”

    站在他身后的侍从终于开了口,极为简短道:“应当是。”

    洛子商抬了头,自言自语道:“年前发的信,如今三月多了,应当来了。”

    说着,他笑了笑,忽然道:“羽南,去给我拿把伞来。”

    被叫做羽南的侍从没说话,径直走了出去。洛子商站起身来,掸了掸衣袖,左右看了一眼,见佩饰端正,衣服上没什么褶皱,便走下楼去。

    羽南已经结了账,拿了把伞立在门口。洛子商从羽南手中拿过伞,吩咐道:“你在这儿等着吧。”

    说完,洛子商便撑开伞,步入了雨帘之中。

    此刻顾九思在马车里,正靠着车壁有些困顿。

    早上起太早,一大早紧张着,便没什么感觉,此刻放松下来,困的感觉立刻就涌了上来,他靠着车壁打着盹,仍由外面雨声铺天盖地,他也没有察觉。

    走了不知多久,马车突然停了,他依稀听见外面传来了交谈之声,他迷迷糊糊睁眼,便见车帘一掀,却是印红卷帘走了进来。

    她身上有些湿润,但也还好,顾九思突然就清醒了,忙道:“怎么就你一个人,少夫人呢?”

    “夫人叫奴婢去唤马车,她在茶楼等着,但突然下了大雨,奴婢被拦在了路上,刚好遇见姑爷。”

    印红赶忙开口解释,顾九思卷帘看了看外面,见大雨滂沱,背对着印红道:“她一个人在等你?”

    “是。”印红也有些着急,“今日只有我和少夫人出来。”

    顾九思皱了皱眉头,本来还想着,这样的大雨还让木南在外驾马车太过分了些,但念着柳玉茹一个人,他又有些不放心,便道:“你同木南说了茶楼位置没?”

    “说了,”印红回到,“近得很,很快就到了。”

    顾九思遇到印红的时候,柳玉茹等得有些无聊。

    账已经结了,再回去她也觉得麻烦,便靠在门边等着人,后面的说书先生不讲时政了,讲起了白娘子的故事来。断桥大雨,许仙撑伞而来,那是八十四骨紫竹柄的油纸伞,上面绘了正盛开的玉兰,雨珠顺伞而下,迎风浥露,衔珠垂首。

    柳玉茹闲来无事,伸手去接飘过来的细雨,而后便见这空荡荡的大街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期初是看得不大清楚的,她也没在意,但对方行到路正中时,她突然就看清了对方的面貌。

    柳玉茹收回手,不由自主绷紧了身子,面色平静坦然。

    而对方见她的动作,便轻轻一笑,他从容而来,持伞站在柳玉茹身前,含笑道:“柳老板。”

    柳玉茹笑起来,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般,恭敬回道:“洛公子。”

    两人没有说话,其实双方心里都对所有事一清二楚,然而却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般,洛子商没有提顾九思,只是道:“柳老板也来了东都?”

    “我来东都正常,”柳玉茹平和道,“却不想,洛公子在扬州日理万机,也来了东都?”

    “东都繁华之地,天下人都向往,洛某自然也不例外。”

    洛子商看了一眼周边,接着道:“柳老板打算去哪里,洛某送你一程?”

    “不必了,”柳玉茹转头看向雨幕:“我在这里等一会儿,家人很快就来。洛公子若是有事,妾身就不打扰了。”

    “倒也没什么事。”

    洛子商走到柳玉茹边上,收起伞来,声音平和道:“初来东都就遇故人,在下心中喜不自胜,便陪着柳老板等着家人,聊上两句吧。”

    “我与洛公子,似乎没什么好聊。”

    柳玉茹收起笑容,静静看着雨幕:“洛公子不如进屋去喝两杯茶,看看这东都大雨,也比干站在这儿,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嫁纨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墨书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书白并收藏嫁纨绔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