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9章

    甄好睡不着,裴慎也睡不着。

    他最是不习惯和陌生人在同一间屋子里,因着自己难以对旁人提及的怪毛病,他向来远远避开人群,也只有他弟弟知道这件事情。他原本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娶妻生子,谁知道如今竟已经是甄姑娘的夫君了。

    大婚之夜,他在冰凉的地上躺了一夜,天一亮就立刻出了屋子。好在甄姑娘善解人意,非但同意了他提出来的无理请求,还愿意让他搬出去与裴淳睡在一屋,因而自大婚之后,除了第一夜之外,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自在。

    可今日却不同。

    今日他又和甄姑娘睡到了同一个屋子里。

    裴慎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大婚之夜,浑身上下哪里都不自在,尽管他和甄姑娘一个睡在床上,一个睡在地上,分明不是睡在一块儿,可裴慎也觉得像是身上爬满了蚂蚁一般难受。

    他攥着被子,克制着让自己没有发抖。

    直到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他转过身,才发觉甄姑娘不知不觉已经坐了起来。

    裴慎也连忙坐起:“甄姑娘,是不是我吵到了你”

    “不是你的缘故。”甄好摇了摇头:“是我自己睡不着。”

    裴慎坐着,也有一些茫然地看着她。

    两人都神智清明,一时半会儿睡不着,索性也就不睡了,甄好摸索着下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而裴慎也过来点燃了桌上的蜡烛。

    甄好捧着手中的杯盏,有些不好意思:“都是我爹,等我和我爹说明白了,他肯定不会这么做了”

    裴慎张口也将事情揽到自己身上:“也都是因为我为难甄姑娘在先。”

    两人一时又沉默下来。

    甄好不知道该如何与年轻的裴慎说话。

    她回想起来,自己刚成婚那段时间,与裴慎也说不了几句话,往往才刚起个头,她就会因为裴慎软硬不吃的态度大发脾气。直到甄父死后,她没了依靠,脾气才软和了一些,也能与裴慎坐下来好好的交流。再后来,他们关系已经缓和,也像是亲人一般,只要不涉及情爱,他们能有很多事情可以讲。

    是啊,那个时候的裴慎,也不讨厌她的触碰。

    甄好想来想去,能想出很多可以与年迈的裴慎说的话题,却想不出可以和现在的裴慎说什么。

    裴慎也是沉默不已。

    尴尬在室内蔓延了许久,甄好才咳了一声,打破了寂静:“等我们和离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应当是去考个功名。”裴慎如实说。

    “然后呢?”

    裴慎想了想:“力所能及吧。”

    甄好不禁钻进了衣角。

    她抿了抿唇,到底还是没有忍住,忐忑地问:“那你会不会想要再娶妻生子?”

    裴慎也愣住。

    这个问题,甄好想过很久。对裴慎求而不得的时间里,她想过很多裴慎无法接受她的理由,其中就有裴慎另有所爱。可她又观察了很久,却怎么也见不到裴慎为了哪个姑娘魂牵梦萦。

    或许那个姑娘已经出嫁了?

    或许这是年轻时候的事?

    她从前问裴慎,裴慎从未应过,可那个时候她不愿意和离,裴慎也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情。那如今他们准备和离了呢?

    裴慎会不会就要去找那个姑娘了?

    甄好垂着头,哪怕是她已经放弃,可一想到自己几十年的努力也敌不过裴慎年少时的白月光,也忍不住沮丧。

    还是裴慎愣了许久,才说:“应当是不会了。”

    甄好霍地抬起头来,“你没有喜欢的姑娘?!”

    裴慎摇头。

    “那你以后也不打算再娶妻生子?”甄好试探地问道:“可等你考中了状元,自然会有很多人想要嫁给你,等你再做了官,成了首辅,就连皇上也会想要给你赐婚。”

    想要接近裴慎的人可不少,上辈子全被她这个首辅夫人给挡了。

    裴慎仍旧摇头:“我从未考虑过这种事情,也从未有过这样的打算。”

    他顿了顿,唇角勾起,莞尔道:“甄姑娘觉得我能考中状元?还能做首辅?”

    “那是自然。”甄好肯定地道:“你肯定能做到。”她都已经亲眼看见一回了。

    裴慎定定地看着她,忽而转过头去,却心情大好。

    他一个落魄书生,连想要考功名,都有许多人不赞同,更别说考中状元,当上首辅。他遇见这么多人,唯独只有甄姑娘对他这么有信心。就连他的亲弟弟,都没对他抱有过这么大的期待。

    裴慎心想:甄姑娘可真是个好人。

    甄好想的却是另一件事情。

    “裴淳与我说,说你不喜欢与人接触”甄好顿了顿,肉眼可见的,裴慎一下子僵硬了起来,尽管他极力掩饰,可以甄好对他的了解,一眼就能看出来。她迟疑片刻,还是忐忑地问:“是什么时候的事?”

    “”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今天也没成功和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时三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三十并收藏今天也没成功和离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