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娴嗤地笑了出来,又揉了揉苏羡的头,道:“与你开玩笑的,要改名就改吧,不过这名字需得仔细斟酌,明日早朝我会征询大臣们的意见。”

    第二天一早朝,沈娴就直截了当地问:“众爱卿觉得沈厌这个名字怎么样?”

    众大臣:“不好不好,还是‘羡’这个字较为稳妥,臣等只希望太子殿下换姓氏即刻。”

    沈娴思忖道:“可朕名讳沈娴,太子再叫沈羡,是不是容易让人误会?”

    众大臣又陷入了深一轮的沉思,好像确实如此。

    于是最后沈娴给苏羡定下一个比较靠谱的名字,姓沈名胤,唤作沈胤。这是苏羡身为大楚未来的国君所用的名字,私下里熟悉的人仍是唤他阿羡。

    苏羡这个名儿虽不是官方的,可沈娴也没说往后都弃之不用了。

    穆王注意着大楚这边的情况,故而消息很快传到了北夏。穆王将苏羡更名换姓的事上呈给了北夏皇。

    北夏皇气愤得拍桌,道:“真是岂有此理!我北夏的苏姓儿孙,岂容她说换姓就换姓!”

    穆王哭笑不得:“那也是楚君的儿子,楚君一人抚养他长大,既当爹又当娘的,且又是一国之君,怎会没有权力决定自己儿子的姓氏。”

    北夏皇冷飕飕地看过来。

    穆王道:“皇兄,你这性子啊,臣弟觉得应该收一收。皇兄再这样瞪臣弟,臣弟可就不敢将小皇孙的画像给皇兄看了。”

    北夏皇收了凌厉的眼神,道:“画像给朕。”

    他得了画像,迫不及待地展开来看,见画中孩子栩栩如生,那模样委实生得极好,初初一眼便看出,像极了苏折。

    北夏皇莫名心酸,倒不是他在北夏没有儿孙,只是觉得这一个小孙子尤其得来不易。他爹尚且流落在外二十几年,而今小的依然流落在外,怎不叫人心生怜爱。

    苏折是北夏皇与已故的心爱皇妃所生,如今苏折有了后,北夏皇当然格外感慨。

    北夏皇抹了一把眼角,直接道:“去把朕的孙子掳回北夏来。”

    穆王摇头笑叹道:“小阿羡现在是楚国的太子,哪是那么好掳的。当初楚君来抢瑞王之时,皇兄不是照样不肯放人,还给了她诸多难堪吗?以己度人,楚君只剩下这个孩子,又怎会放人。臣弟看,还是不要去楚国找难堪了。”

    北夏皇十分沮丧。

    穆王又道:“楚君回大楚以后,便着手整顿了大楚与我北夏的边境贸易,手段强硬、雷厉风行,可见她不是好欺负的,只怕往后,她还会在两国政事上,一丝一点儿地讨回来。”

    沈娴与北夏皇已毫无情面可讲,诚然,她又岂会白白受北夏皇的羞辱。

    回朝以后,整顿两国边境贸易一事,进行得从容不迫。

    以往沈娴的父皇在位之际,她母亲身为和亲公主,开两国之友好,边境贸易一直很自由。如今改朝换代了,沈娴关闭了边境的自由贸易往来,筑起边境壁垒。

    也并不是两国的任何商品往来全都断绝了,只是进出两国边关的商贸货品,大楚这边加收了高额的贸易税,等商品到达北夏境内,价格能比以往上涨两倍。

    像丝绸茶叶等之类的制品,一直是大楚江南所盛产,是北夏的显贵达胄所必不可少的生活用品。

    而北夏背靠青山草原,盛产牛羊,大大超过了本国所需,近年来羊毛羊绒制品渐渐在大楚盛行,这关税一提,价格同样上涨得厉害,可这些又不是大楚必不可少的东西,对大楚并无实质性的损害。

    两国的关系因为这一系列的事,正在日益僵化。各自紧守边关,那自由贸易往来的景象,也已经见不到了。

    北夏的土地不适合产茶,今年进贡来的新茶极少,北夏皇也喝起了往年的陈茶,也降不下心头的那股火。

章节目录

遗世佳人倾城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沈娴秦如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沈娴秦如凉并收藏遗世佳人倾城妃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