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刚刚被薛晨判定死亡的风灵子身子动了动。

    风灵子感觉到了地上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才恢复了正常的呼吸。

    但是,他身体多处骨折,根本不能动,风灵子忍着剧痛,用哪只断了的手,艰难的点下了手机听筒的按键。

    告诉了他的徒弟自己所在的方位。

    薛晨被接回,来到了卢浩田的别墅中,卢浩田问了整个事情经过,听薛晨说是武林恩怨。

    卢浩田寻思一会,提出自己的见解:

    “要是武林恩怨,那么为什么不在名山大川,武术门派众多的,十分发达的武当山,峨眉山等等地方,召开比武大会解决,那样才是武林的一贯作风。”

    薛晨有些领悟到卢浩田的意思:“您说,风灵子这么做,是在给另一个人看。”

    “对,他是想让另一个人看到他的成果,好接受奖赏。”卢浩田肯定地说道。

    “这人深藏不露,很有心计。”

    “表面上还和卢氏集团一派和气,背后却恨透了卢氏集团?”薛晨进一步的分析。

    这从利害关系上,薛晨自然会想到谢氏集团。只是没有证据,薛晨没有开口。

    当然卢浩田心里也有数,等到谢氏集团垂死挣扎,狗急跳墙的那一天,卢浩田非得让他知道,使用卑鄙手段,得到的下场。

    几人说了好一会,薛晨告辞,回到他的别墅。

    像往常一样,薛晨和爸爸妈妈吃了饭,又唠了一会磕,才回到他自己的房间打坐。

    正冥思之时,他感觉周身异样,似乎自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睁开眼一看,尼玛这是自己被传唤了吗?

    这里不是那个最古老的游戏,坦克大战里的场景吗?

    薛晨现在是一个士官的身份,正和铁头,斧子,麦子组成一个坦克组,要穿过*线,把军火运送到自己友军的手里。

    四人站在坦克里,各自守着一架坦克上的大炮,在碉堡没有把坦克炸毁之前,要先炸毁碉堡再通过巡逻士兵组成的*线。

    这可是真的拿生命玩的游戏,因为他们在进入坦克里之前,都签了生死协议。死了,是你自愿的,活下来,就必须打死对手。

    薛晨镇定自若,随着坦克的前进,把大炮对准每一个,可能出现在眼前的敌人,或者碉堡。

    薛晨看见了可疑的黑点,一顿炮弹打过去,那地方被炸平,等到坦克来到那个被炸平的地方,那里是一个可怕的有很大危险性的碉堡。

    如果,这个碉堡没有被轰平,那么把坦克炸飞的就是它。

    铁头、斧子、麦子都看到了这结局,吓得紧紧搂住了薛晨。

    通过了第一个碉堡,军需处给他们派发了军用物资,薛晨感觉那军需官很面熟,睁开大眼,仔细地打量了一下,那人竟然是谢氏总裁谢辉。

    这是年龄跨度很大的人,都在玩的游戏。但是薛晨看到谢辉来做军需官,心里还是感觉异样。

    过第二轮障碍的时候,碉堡变成了两个,这是明确告知了参赛队员。

    薛晨和铁头组成了一个组,对付一个碉堡。麦子和斧子对付另一个碉堡。

    这里要用到刚刚奖励给他们的军需炮弹,因为建筑碉堡的材料,比第一个碉堡坚固,所用的炮弹也要更加的具有威力。

    薛晨第一次的炮弹没有用完,他想节约一些弹药,在最危险的时候,好派上用场。正是他的这次闪念,救了两条命。

    薛晨他们开始穿越第二道障碍,薛晨紧握着炮弹发射手柄,眼睛扫描着前方。

    别人还没有看到任何东西,因为他们跟本就识别不出来,薛晨可能就看到了刚刚出现的小黑点,前进道路上出现的任何东西都是致命的。

    可是进入到第二道障碍,这些小黑点始终没有出现。

    到是,斧子大喊一声:“糟糕”话音未落,一发炮弹就已经把长长的炮筒打穿,并且顺着炮筒打在斧子的身上,斧子前胸一片暗红,倒了下去。

    “made来真格的啦,薛晨立即冲到斧子和麦子守护的那一面,夺过麦子手里的炮弹手柄,向那些随着他们坦克移动,跟着转动炮口的碉堡,连发炮弹。可是这些炮弹发出去的都是哑炮。

    这可是在军需处新补充的加强火力的炮弹,竟然是哑弹。薛晨心里暗骂:“谢辉老贼,你想把我们都害死!”

    薛晨知道,谢辉是冲着他来的,因为铁头、斧子、麦子和他在一个坦克里,就要赔着他而丧命。

    坦克四个炮口可以转动的,薛晨把转动圆盘推了过去,使斧子和麦子离开原来的位置,薛晨和铁头来顶替他们。

    薛晨第一波的炮弹还没使完,现在坦克里都是哑炮,只有薛晨的炮弹是真的了。

    薛晨把坦克开到碉堡射击不到的死角。算算碉堡到坦克之间的距离。

    告诉铁头:“前方十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都市之圣手邪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生手马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生手马良并收藏都市之圣手邪医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