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徐娜笑着看他也不说话,胡兴崴就明白了。

    他追着过来是道歉的,转身的功夫立马就又硬气起来了,有点自己打自己脸的感觉,“一码归一码,你看我这一身衣服,能干农活吗?再说我的确没干过农活啊。”

    “衣服简单,找我爸的你先穿着,播种也简单,咱们就是搬搬东西,打打下手。”原本还犹豫要怎么说的徐娜,突然之间就有了决定。

    父亲说七叔那边还要等几天,胡兴崴找的人明天就来,到时她就来个出其不意,让对方直接过来,父亲好面子,也不可能将人赶走。

    对于好面子的父亲,非必要时候就得使用非必要的手段。

    徐娜的性子一向如此,决定的事立马就去行动,胡兴崴也了解,所以看着徐娜把这些都安排好了,知道再怎么说也没用了。

    除非他就是死活不同意,否则他追到农村来认错的事也就白做了。

    犹豫、挣扎,最后就演变成第二天早上,胡兴崴换上了老丈人的一身衣服,吊着裤腿,衣袖也短了一大节,样子有点滑稽。

    徐娜憋了几次,脸都憋红了,“挺好,就这身吧。”

    胡兴崴干笑两声,“那就这样吧。”

    人走出几步,身后就传来徐娜的笑声,胡兴崴步子顿了顿没有回头。

    旱田地里,胡兴崴一米八五的大个子,抗起八十斤一袋的黄豆种子,走的健步如飞,徐娜跟在后面,被甩了一大截。

    胡兴崴爱面子,又没有干过苦力活,今天能抗袋子下地干农活,甚至到了田地之后,徐娜以为他会嫌弃脏的神情也没有过。

    远远的还能听到徐父笑着和播种的人说话,人来了,还是上午就到了,比约定的还早,徐父果然如徐娜料想的那样,什么也没说,还笑呵呵的对对方很热情。

    三晌地的黄豆,一上午不到就播完了。

    徐父热情留人吃饭,对方也没有留下走了,胡兴崴顺便让其中一个人帮着把车开回市区,回去他与徐娜开一台车就行。

    中午徐娜做了饭,吃过之后,带着徐母就往城里走。

    扛了一上午的袋子,对于平时连运动都少的胡兴崴来说,浑身酸痛的抬胳膊的力气都没有,回去的路上是徐娜开车,徐母和胡凡小朋友坐在后面,胡兴崴坐在前面。

    午饭,困意总是最浓。

    五月立夏后,北方的杨树也甩了叶子,夹荫小道,车里的音乐轻轻在耳边缠绕。

    ‘我常在想应该再也找不到,任何人像你对我那么好,好到我的家人也被照顾......’

    徐娜余光落到身旁胡兴崴的睡颜上,歌词写的很好,在这一刻也很贴切,就像在说她与他。

    明明不喜欢父亲的作派,却总是将徐家的事放在心上。

    女人很容易知足,比如徐娜。

    进了市区,胡兴崴终于醒了,一家人去了医院,胡凡小朋友的水痘也顺便查了一下,徐母做了核磁共振,也没有查出什么问题,医院又询问了平时的生活习惯,最后总结出徐母头晕可能是低血糖、休息少造成的。

    回家的路上,换成胡兴崴开车。

    徐娜知道母亲没事放心了,又忍不住叹气,耐心劝道,“妈,玩手机可以,但也要注意休息,你戴着花镜玩直播和大家聊天也就算了,还关着灯聊,这更费精力。你说让我说你什么好?”

    “我也不知道玩手机还会头晕。”说完,徐母想了想又道,“手机这东西真害人。”

    “所有事情都有双面性,要看怎么用,不能自己做不到就把责任推出去。”徐娜说话时才发现,并不是往家里去,而是到了正街,问胡兴崴,“怎么到街里了?”

    “给妈配副眼镜。”街里没有停车的地方,胡兴崴只能靠旁停车,“你带妈下去配眼镜,我带着歪歪在车里等你们。”

    徐母还一直说着不用,还是徐娜把人从车上拉下来的。

    母女俩往眼镜店走的时候,徐母还忍不住夸赞道,“兴崴有心,以后你不要总闹小脾气。”

    在医院时,医生寻问下,徐娜才知道母亲的花镜就是自己随手买的,当时也没有测试多少度,没想到胡兴崴却把这事记在心上了。

    母亲在这么一说,徐娜也觉得昨天她和胡兴崴闹脾气的事,似乎有点不冷静了。

章节目录

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八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匹并收藏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