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总裁小说 www.windmillfields.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泰拉厄契从羽毛之下伸出噩梦一样的触须,伸向四周的每一个骑士。它在姬塔的控制之下张开双翼,汹涌而至的阴影,像是潮水一样卷了过来。它七只眼睛耸立在头顶上,犹如暗影之中的血光,倒映着目光之中的每一个人。

    但它的攻击反而让骑士们发现了异常,被触须卷起的骑士用力一挣,竟从阴影的束缚之下脱离开来。那正瑟瑟发抖的指挥官看到这一幕,眼中闪过一丝不可置信的光芒,他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从地上抄起一把剑,一剑斩向一条伸向自己的触须。

    他只是试探,但阴影的触须却应声而断,指挥官也一下呆立原地。街面上一片混乱,几乎每一个骑士皆在奋力抵抗,因而这个细微的细节并未为姬塔所察觉。

    从故事之中召唤出的幻影的实力自然比本体弱了成百上千倍,但即便如此,也需要她全神贯注。汗珠从白皙的脸蛋上渗了出来,一束束滑落,博物学者小姐咬紧了牙关,这几乎是她召唤出的最吃力的幻影,脑海之中纷杂的碎片与知识像是反过来要吞噬她一样,但她以为,自己只要再多坚持一下,其他人就会更加安全。

    “那只是一个幻象而已!”

    指挥官再怔立了片刻之后,如梦方醒,他忽然之间想起了自己要对抗的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下意识回头看向那里的旅店,“是那个该死的女巫,她骗了我们所有人!”但很少有人听到他的呼吁,骑士们正竞相逃走,更别说靠不住的雇佣兵。

    指挥官徒劳地试图拦下其他人,但无济于事,所有人正如同潮水一样散去。他只好抓起剑,一个人向那道幻影迎了上去,但就在这时候——乌鸦之王泰拉厄契的身形忽然虚化了,构成它身体有若实质一样的影子就像是雾气一样散开来。

    姬塔一阵晕眩从书本之上松开手来,她摇晃了一下一下靠着墙滑了下去,魔导书也砰一声砸在地板上,扬起一片灰尘来。博物学者小姐露出懊恼地神色来,看着自己的魔导书,咬了一下唇,只是一时间却动弹不得。

    她抬起头来,声音虚弱地向外面询问道:“大家逃走了么?”

    但露台上,帕克正仰着头,他忽然之间转过身来,张了张嘴巴,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这个,计划好像有些变化……”

    指挥官正不可思议地看着乌鸦之王在自己面前烟消云散,他眼中露出一抹兴奋的目光,忽然向其他人大喊一声:“快看,它消失了……”

    骑士们也终于察觉到了这变化,驻足停下,他们回过身来,只是一时间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当所有人的目光皆为这一幕所吸引的时,屋子里爱丽莎却听到了一阵低沉的声音,那时站在另一边街道上的洛羽也抬头起来,两人眼中共同映出一片遮天蔽日的细小黑点,出现在了天空之上。

    爱丽莎这时低下头来,看着街面上那些骑士,心想这下子可有你们好看的了。

    “团长来了。”

    她按下通讯水晶,将这个信息发了出去。

    梅伊与女仆小姐正并肩走出旅店,似乎还没有人注意到她们,两人看着一片兵荒马乱的街道上,骑士小姐这才回过头来,对一旁的谢丝塔说道:“艾德先生刚才与我说,他马上到。”

    但谢丝塔不置可否,她抬起头来,浅紫色的眸子只默默注视着半空中。后面一起走出来的冒险者顺着她的目光,终于从烟尘背后看到了那些细小的东西,因此反倒是他们,而非鸦爪圣殿的骑士们先发现了这一幕。

    “看那是什么!?”

    有人忍不住低喊了一声。

    但天空中的细小黑色物什已经俯冲了下来,它们分成两道洪流,大约有三四十只,然后人们才看清了那洪流之中的每一个个体,那暗红色的,如同拉长的八面体一样的梭状结构。

    那显而易见的是构装体,它们的羽翼在半空之中闪烁着光芒,如同星辰一明一暗,艾塔黎亚这个大小的构装体有且只有发条妖精,但人们前所未见这个样子的‘妖精’。

    是发条妖精的异体?

    可它们的行动轨迹无论如何也不像——人们对于这类小小构装体最大的印象,莫过于于Elite在第二世界的成名一战,那是它最辉煌的一刻——妖精之墙,全域视觉。但即便那张在天空之上注视一切的罗网,它纵宽也有好几里。

    而作为侦查擅长的发条妖精,很少——或者应该说几乎不会聚集在一起使用。

    天空中的声音此刻已接近于普通人耳闻的极限,骑士之中终于有听觉敏锐之人察觉了什么,仰起头来看向半空,眼中随即显露出惊讶的目光。而就在那一刻,血与火已经降临——

    对于普遍不过十七八级左右的灰骑士来说,阳炎射线还不足以一击致命,但已足以让他们失去战斗力。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之下,那灼热的火光直接烧穿了骑士的右臂,让他拿剑的手掉在地上,那人惨叫一声,失去重心向后倒去。

    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其他人还未反应过来之际,一片火网已从半空之中交错垂下,那一刻宛若炼狱,一束束闪现又消逝的光芒,措不及防的灰骑士哀嚎着一片片倒了下去。但他们还不是最惨的,身上的魔导铠甲总还有一些防护能力,真正倒霉的是远远逃开的雇佣兵们。

    对于发条妖精来说,距离并没有远近的区别,但凡只要在魔法的射程极限之内,皆是第一攻击的目标。

    耀眼的光芒,正如同倾泻而下的金雨,烧穿了柔软的人体,并将之化为灰烬。而缺少防护的雇佣兵们,几乎是被笔直的光线洞穿而过,高温点燃了他们厚厚的衣料,顷刻之间烧成一柱火人。

    这一幕仿佛天罚降世,冒险者们呆若木鸡,只看着这改换了模样的战场,人们甚至都忘记了要拍下这一切。

    连方鸻也对这一套组合表现出的威力有些始料未及。虽然它们几乎肯定比不上枪骑兵的续航与稳定,可第一轮密集打击的突然性,还有妖精构装本身的灵活性,都足以弥补这一切。

    甚至更进一步……

    从矮人图纸上那个简陋的战斗妖精开始,到伊斯塔尼亚的银色的蜂群。

    再到今天,由他一手所构造的这型构装体,他在夏尽高塔之中所见的那漆黑的星辰,仿佛终有展现于这个世界上的那一刻。

    他还不知道那是否真是努美林精灵的遗产,但毫无疑问,战斗妖精的方案是绝对可行的,今天的这场战斗已经足以证明这一点。虽然它们还远远比不上他在那幻境之中所见,那漆黑的星辰所展现出的战斗妖精的‘完全的形态’。

    但至少,它应当也有一席之地。

    那血色的凶星,正冉冉升起,高悬于每一个人的头顶。

    方鸻注视着镜头之中犹如昆虫复眼之下的多个不同的视野,冷静地下达着攻击指令,血红的星辰在一轮攻击之后,立刻四散开来,追着那些逃散开来的人进行第二轮攻击。交错的光芒每一次闪烁,几乎必定要带走一条人命。

    爱丽莎也有些没想到,这大约是她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团长还有这样的一面。她仰着头看着这一幕——那并非是冲动,而是无比的冷静,数不清的暗红构装体正循着无法复制的轨迹,每一个皆像是具有自己的灵魂与意志,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那像是战场上的一个意识的集合,它正冷静地注视着一切,掌控着一切,以一人,便成一支军队,敌人并非是它的对手,它的对手自始自终,也只有自己。爱丽莎有些惊讶地想到,她似乎也察觉出了这个细节:

    “艾德好像有些生气。”

    “艾德先生好像有些生气?”

    梅伊也正稚声稚气地对一旁的谢丝塔说道,她并不能读懂人心,但却隐约可以读懂方鸻这一系列操作背后的含义。

    而女仆小姐沉默着没有开口,她只不着痕迹地看了看旅店的二楼一扇窗后,并记起在难民营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伊塔之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小说只为原作者绯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绯炎并收藏伊塔之柱最新章节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