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异世之啸月天狼最新章节
他,是中国龙魂第一人;他,是澳门金沙网上娱乐无情,杀戮不断的一代“狼王”;他,是被三国精锐人员设计围杀于泰山之巅的一只“天狼”,却在与敌人同归于尽后阴差阳错穿越到异世大陆。对敌人,他澳门金沙网上娱乐,杀戮,只相信自己手中的伙伴;对兄弟,他热血,两肋插刀;对亲人,他珍惜,护短;对爱人,他柔情蜜意。且看一代狼王在充满魔法与斗气的异世大陆如何征战天下。 新书上传,跪求大家的支持,收藏,推荐多多来吧,有钱的捧...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文 / 天水阁主
总裁小说网

傲无双看着名自己的得意弟身上已经伤痕累累的战袍和已经被硝烟洗礼过不知道多少次的身体也都相信人说的话,如果事情真的象人所说的那样的话,那这一切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了。“对了,陛下、校长,外面怎么回事?难道宁王的军队打过来了吗?”听到殿外那杀声震天的喊杀声,夜无双询问着傲无双道。“哎……我们还是低估了宁王这个叛逆,想不到他为这一天准备得这么充分。就在不久前,宁王的一支五万人的部队不知怎么的突然袭击了都城的南门,而又莫名其妙地南城不到一个时辰就被攻破。

到后面我们才知道,原来这一切的巧合都是因为在都城里出了内女干与外贼里应外合而把叛逆的部队给放进了都城。等我们发现的时候却已经晚了,内贼与叛逆的军队早已经把都城里的大小要道一一攻破,现在他们正在进攻皇城。不过,我们不需要担心,皇城不是那么容易攻破的,现在也是雷声大雨点小而已,因为皇城里有几名皇级的强者,他们也必须得担心做得过火而引起皇级强者的参战。”傲无双向人解释起了现在的状况,虽然他说得是那么的轻松,但是也只有他知道这也是在安慰殿内的众人、安慰自己罢了。

虽然皇级强者甚至神级强者确实是不会参加这凡人般的战争,但是那也是以前,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强者们也是需要考虑的,个人的利益也必须得和国家的利益挂钩。就如自己一般,在危急的时刻,虽然自己身为皇级强者,但是也一定会为了自己老伙计血脉的延续出手的,更别说城外的叛逆们招募来的那些心怀不轨、惟利是图的强者们了。夜无双人听到校长大人的解释也都是面怒容:“校长,你说的内女干就是麦基和司马林风?”“不错,就是这两个吃里扒外的我们炎黄帝国曾经的帝国总理麦基和右相司马林风。

”“女乃女乃的,我就知道这两人不是什么好货色,我早就说过他们一定有什么谋的,可是你们这些大臣就是不相信,现在好了?知道什么是养虎为患了?”听到这,高猛对着躲在殿内的一众高官和皇亲国戚们是一阵大吼。麦基和司马林风的反叛行为早在两年多前就已经被人知晓,只不过没有那么的明目张胆罢了,只是偶尔“发错”一道军令、偶尔短粮少饷罢了,这在帝国各地的部队中早已经成为了习惯,也早就有人弹劾麦基和司马林风了。但是,这些事情也只能成为两人“大意”和对战争的指挥失误的借口,并不能成为两人帮助帝国的叛逆宁王造反的直接证据。

但是,也正是因为两人的这种大意和指挥失误,确实是让炎黄帝国的军队在这两年的时间里节节败退,如果不是一些帝国的将领每每在关键的时刻力挽狂澜,皇城的主人也许早在一年前就已经换人了。而年轻一代的军官们也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夜无双、高猛等一干皇家院出来的年轻将领们敢于弹劾麦基和司马林风,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他们不知道上书的多少次,但是不知道是由于麦基和司马林风的势力大而没让炎罗看到还是因为两人给了现场这些高官、这些皇亲国戚多少好处而让他们两人仍是稳坐钓鱼台,反正就是一直没有下。

现在好了,养虎为患了?高猛看着这些吃着帝国姓的血却没有任何作为的高官和皇亲国戚们真的很想把他们都狠揍一顿。而一些在这期间得到麦基和司马林风好处的人面对高猛的咆哮也都低下了自己的头或者不敢看着盛怒当中的高猛。“好了,高猛,现在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怎么化解这样一场灾难。”傲无双阻止了高猛接下去的话,此刻,众人需要的是团结,如果在现在这样的时刻在出现什么里应外合的事情,傲无双可以想象得到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哼……”听到傲无双出声,高猛冷哼了一声也不再说什么了,呆在一边生闷气了。“现在还真的比较难办,即使是我们现在发出了救援皇城的命令,但是我们的军队至少也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从各地赶来,这还不是叛逆炎拓天的部队在外阻击救援部队的时间,如果他们留了一手的话,那我们想要等到援军至少需要几天的时间了,而我们的皇城根本就等不了那么久。”冷云想了想,还是给出了最真实的结果,虽然自己的爷爷、父亲已经知道了现在皇城的状况,但是要从外面赶回来救援皇城,确实有着不少的难处,他可不相信谋划已久的人没有对前来救援的帝**队有什么埋伏。

“我们青州的部队肯定是不可能过来的,而我父亲的情报系统也只能做做暗杀的事情,这确实是一个难题。”夜无双,夜鹰这个情报和杀手组织的二少爷,他也只能无奈的说出了自己无能为力了。“我父亲暗中的部队此时已经和他们交上火了,但是情况也一定不会很乐观的。”秦晓雨此时很为自己的父亲担心,从战争开始之初自己就知道了自己家和帝国的真正的关系,其实自己的家族就是帝国暗地培养和扶持起来探听大陆四大帝国的秘密情报机构,在战争开始以后遍布大陆各地的“风凌阁”为帝国传回了不少重要、有价值的情报。

而此刻自己的父亲正在帝国南部行省的姑苏城指挥着战斗,在帝都的秘密部队也在叛逆出现的时候第一时间赶来了。但是,因为是秘密部队,虽然个人实力不错,但是在人数不算很多,而且在战争中个人的实力并不能起到决定战争胜利与否的作用,所以在方势力的包围下也只是能拖延时间,尽可能的等待援军的到来,要是想要依靠秘密部队来挽回败局,确实是和很大的难题。此时,该说的都说了、可以能投入战斗的部队可以说已经是完全的投入进去了,所有的人听到是现在这样的一个状况也都明白此刻只能等待了,想到那有可能出现的结果,不少人都绝望了,面色死灰的看着殿外的硝烟滚滚。

炎罗、炎霜、傲无双、冷云……等主心骨此刻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难道,皇城真的保不住了吗?听到外面的喊杀声是慢慢的接近中,众人的心也是渐渐地凉了下来,现在也不得不为后面的做准备了。“嘿嘿……想不到年没见你们也都成大人了?成了一方诸侯了?”正在众人不知道该怎么办、在为后面的计划着的时候,一个让众人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的男人的声音出现在了大殿之中。“谁?快给我出来?来人,有刺客!”呼啦一下,守在殿外殿内的明里暗里的皇宫守卫都端着武器把大殿里的众人围了起来,警戒地看着四周可能随时都会出现的刺客;傲无双也把炎罗、炎霜两姐弟保护了起来;冷云五人也结阵时刻准备对来犯之敌施以毁灭的攻击。

“哎……怎么一个个都是这么的紧张呢?我有那么可怕吗?真是的,年没见不会一见到我就要兵戎相见吧?”刚刚出现的男声此刻的语气是一口的无辜加可怜。而随着这一声感叹的语气出现,大殿的门口的空气出现了一阵虚晃,不一会,一行九人就如夜无双他们人一般突然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里。“凌老师?媚老师?怎么是你们?”见到九人的身影里那熟悉的身影,冷云大叫了起来。“呵呵……为什么就不能是我?难道你不希望见到我吗?”见到众人是一副见到鬼一般的样,凌啸天调笑着众人道。

“不、不是的,老师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让凌啸天的一阵抢白,冷云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说话结结巴巴的。“呵呵,知道你的意思的,开个玩笑嘛,不需要那么严肃,你们再怎么长大、再怎么成为有地位的人,我也还是你们的老师咯。”“是的,老师,您永远是我们的老师。”曾经的五小、现在的帝国年轻才俊、未来的炎黄帝国的支柱异口同声地回答着。“老头,好久不见,现在还好吗?”调侃完了冷云五人,凌啸天又开始找傲无双的茬了,不过,凌啸天的眼神却固定在了傲无双身后的佳人的身上,对她报以一个“我回来了,没事”的微笑。

炎霜见到自己心里的人出现,原本为帝国未来担忧的忧愁也不见了,带着欢喜而又“你这坏人”的哭并快乐着的面容撇着个嘴、梨花带雨地看着凌啸天。“老头不好哦,现在帝国这样的现状你觉得我还会好得到哪里去?”看着年后才出现的凌啸天,傲无双此刻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样一个心情,战争打到这个份上,真的什么都是浮云了。“不要悲观嘛,我这不是回来帮你了嘛,对于你来说这是件难办的事情,可是对于我来说可能是挥挥手就能解决的事也难说哦。

”凌啸天神秘的一笑,此刻的他完全就是一喜欢恶作剧的人。“你?哎……或许你现在的实力是比我高上不少,但是对方可也有着如你我般的存在,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们是不能出手的,不然造成的危害实在是不堪设想。”傲无双给了凌啸天一个“你明白的眼神”,皇级或神级强者如果不是在双方建立的“域”的异时空中进行战斗的话,如果就这样在青天白日下战斗的话,整个炎黄帝国的都城都将会在两大强者的能量波及下毁灭。听到傲无双那悲天悯人的话,凌啸天笑了笑摇了摇头。

傲无双看到凌啸天摇头,以为他已经明白了自己话里的意思,也对凌啸天报以一丝苦笑。“啸天啊,现在帝国也算是到了最危急的时刻了,原本还希望让我们这个强大的帝国来做你的后盾,现在看来是不行了,现在老头我有个愿望希望你能帮我实现,不知道可以吗?”傲无双此刻是无比严肃地对黄云请求着。“恩,你说。”此刻,凌啸天仍没有打破谜底,忍住心中的强笑一本正经地听着傲无双交代“后事”。“相信你来的上也都看到帝国出现怎么样的情况了,也知道现在皇城面临的是一个怎么样的状况,现在我不求别的,只求能为我的老伙计留下血脉,这样即使城破后我们也还有反击的机会。

我知道你现在的实力绝对比我强上不少,所以,我就想把帝国最后的希望托付给你,帮我照顾好炎罗和炎霜,能答应我这老头的最后的请求吗?”傲无双一脸决然地对凌啸天请求着。“那你呢?老头,你不准备和我们一起走?”凌啸天此刻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了,自己就快要爆笑出来了。“我?我只能与帝国共存亡了。”“傲叔叔……”听到傲无双那毅然决然的誓死的宣言,炎罗和炎霜的双眼再次变得通红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就在众人在愁云惨淡、在作着生死离别的时候,一声划破长空的爆笑声响彻众人的耳朵。

“哈哈……真是笑死我了,老,这人怎么这么搞笑啊?哈哈……”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与凌啸天一起来的几人中一个帅得一塌糊涂、还一脸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坏蛋、流氓”的白发年轻此刻正捂着肚在那爆笑着。而与凌啸天随行的几人也都是一脸的笑意看着众人,就算是凌啸天,看着他那chou动的脸颊也能看出他此时是想笑又不敢大声的笑。原本殿内的众人看着这一行大笑的众人是有愤怒、有疑惑、有不忿……“啸天,他是……”傲无双也是皱着眉头看着这位大笑中的不速之客。

“呵呵……其实,他就是我找来的帮手,有他在,一切都是浮云,我说得对吗?亲爱的二哥?”二哥?傲无双听到凌啸天对白发男的称呼,心里一惊,然后变成了狂喜,往昔的猜想再次冒上了傲无双的心头。如果啸天身后那些自己不曾认识的人都是啸天家里的人,那么、那么也就意味着自己曾经的猜想是正确的,如果他身旁以及身后的几人都是那些传说中的至强者的话,那么现在的局面一定能扭转了。想到这里,傲无双原本那愁云密布的脸上终于迎来了久违的笑容。

而殿内的众人此刻却是一头雾水,不说眼前这个与傲无双大人很是熟络的年轻人是谁,但是只是他的一句话就能解决帝国的危机?只有这廖廖几人就能打败叛军?虽然他们猜测这些年轻人的实力很是强劲,但是他们还是不能相信战争会在这几个年轻人的手里结束。“呃……呵呵,哈哈……咳”月冕勉强止住了自己的笑声,此时的他也强制装出一副正经的模样,严肃地看着众人,一股睥睨天下的代表着至高无上的神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神?”殿内的众人感觉到那无比神秘、古老而强大的气势以及眼前男人那高大的身影,心中不由自主地冒出了这样一个字。

“错,我可不是你们所谓的神,我是这个世界的创世神。”月冕对众人摆了摆手,高傲地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如果不是因为自家老在,月冕是根本不可能与这些比蝼蚁还要蝼蚁般的凡人搅合在一起的。“噗……哈哈……姐姐,他说他是创世神啊,笑死我了。”一阵爆笑严重刺激了正在yy中的月冕。“炎罗,不要那么没大没小的。”炎霜一手捂住了炎罗的嘴巴,对白发年轻人报以歉意的笑容。其实,炎霜也挺想笑的,只不过没有笑出来而已。大殿上的众人也都在“吃吃”地偷笑着,见过搞笑的,却没有见过这样搞笑的人。

“你、你们……”月冕还是第一次授到这样的待遇,居然有人质疑他的身份?而且还在笑话自己?真是让月冕想要吐血。“二哥,看来你说的话可没有啸天那么让人相信哦,嘻嘻……”媚情儿也在一边打趣着说道,黛丽也在掩嘴轻笑着,青龙等人也都是想笑而不敢笑。“你、你们等着,我会让你知道的。”此时月冕是一阵的气急,感觉自己身为创世神却得到这样的待遇,真是让他无地自容了,他已经决定要好好让他们见识见识自己的手段,创世神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

殿内的众人还是一阵白眼,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这个年轻人的大话,他实力是有那么一点,但是要把他和创世神联系到一块?众人发觉如果自己真的相信他的话的话,他们的脑袋就真的是给驴踢了。“姐夫,你回来了?我姐呢?”正在这个时刻,一个幼稚中带着点成熟的声音出现在了大殿中。“卡布其诺?”黛丽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惊叫道。卡布其诺看着媚情儿身旁的美丽少女,带着疑惑的眼神望着她。“卡布其诺,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姐姐啊。”黛丽见到卡布其诺那疑惑的眼神说道。

“姐姐?黛丽姐姐?可是你的头上……”卡布其诺看着眼前这个与自己姐姐有着九分相似但是却与自己不相同的人类姐姐很是疑惑,如果这名姐姐头上再多上两只兔耳朵,自己早就相认了,但是就是因为自己看她头上没有耳朵,所以才是到现在还不敢确定。“耳朵?呵呵……耳朵被啸天拿掉了,这里面很复杂的,以后再和你解释。”黛丽了自己的曾经竖立着兔耳朵的地方,一阵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地说道。卡布其诺看着凌啸天,希望他能给自己答案。凌啸天也点了点头,告诉了卡布其诺真相。

“姐姐……”得到了凌啸天的确定,再加上这名“人类姐姐”身上真的有自己姐姐的味道,卡布其诺不容有它,扑进了黛丽的怀里痛哭了起来。“傻孩,哭什么呢,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好了,不哭了,给我看看,几年没见,长大了。”黛丽一手抱着这个十多岁的大男孩一脸疼惜地说着。又是一幕团圆的场景,看得众人是又心酸又羡慕的。“哼……好了,现在都皆大欢喜了,也该让你们知道知道我是谁了。”从被鄙视中走出来的月冕一脸不爽地说道。众人都用那奇怪的眼神看着月冕,此时,在众人的心里,月冕被自然的归结为了一个大话小。

不过,不管众人怎么看月冕,他确实是这个世界的创世神。只见月冕右手一挥,整个大殿里的人都不见了,而当他们再次出现的时候,众人发现自己已经身在皇城战场的上空了。“这、这……”见到这样的场景,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这是人能做的事情,除了神,还真没人能作出这样的事情来。身处半空中的众人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月冕的身份都在重新定位着。月冕见到众人惮的改变,心里暗暗得意:现在只是开始,后面才是大餐。 “以吾月之父神之命、创世神之令,回归。

”没有任何花俏的动作,只有一声代表着神的威严的声音响起,原本在土地上大战的双方突然象被什么无形的力量分割开了一般分成了两边阵营,而原本已经被破坏的皇城城墙、地面、亭台楼阁、建筑物都在月冕的这一声神音下恢复了原状。整个天空洒下了万丈金光,随着金色光点的入体,那些倒在地上残废的、缺胳膊断腿的、授伤的战士或老姓们都恢复如初,再次活蹦乱跳起来,整个炎黄帝都也在这阵光雨下再次恢复到了战前的繁荣与光鲜。 在炎黄帝都的上空以至整个星炎大陆上空,月冕高大的“神”象也随即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大陆的各个地方也都出现了一片如炎黄帝都样的神之光雨,以神那阔大的胸怀救治着大陆上一切授到苦难之人。

而大陆各地的神庙、祭台等传说中的神像也在月冕的感召下发出了阵阵光芒,随着时间的推移,代表着大陆各种族、各信仰的神也全部降世。“恭迎父神……”在见到天空中月冕那光芒四射的金白色的神的光辉,所有降临星炎大陆的神邸们以最隆重的仪式迎接着月冕,整个星炎大陆都充斥着神的威严、都响起了“恭迎父神”的口号。 有了传说中的神的带领、感授着这从未有过的神的气息,大陆所有的种族都向着月冕的方向跪拜着。此时,位于炎黄帝国皇城上空的众人才明白,原来,这个白发小真的是神、真的是自己这个世界的创世神。

“好了,不要在这里显摆了,不就是一个创世神的身份嘛,搞得这么的轰动,还想让别人不知道你?”看到月冕在显摆,凌啸天无不打击着他。“那不是有万年没来这里了嘛,这里我万年前来过,那时候这里发生神人大战,我来这里调停过,现在的这些神都是那时候痕人大战时期的大陆上的各种族中新进的神邸,嘿嘿……事情多,把自己忘记了。 ”月冕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凌啸天可不相信月冕的鬼话,他是事情多,不过那些都不是些什么正事罢了,不然不会自己创造的世界里的民都不认识自己的父神,还要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别人才知道。

月冕看着凌啸天那不相信自己的眼神,他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好了,大家都起来吧,不需要对他那么尊敬的。现在神已经再次降临了,相信以后大家可以更好的修炼了,相信以后我二哥的手下会有更多的新神邸的,希望以后能在神殿里见到大家。无名,你过来。 ”“父神,您有什么吩咐?”无名带着无比尊敬的神情再次跪下,虽然眼前的男人是自己的老师,但是他的真实身份可是和创世神一般的存在,自己是不可能逾越这个身份的鸿沟的,只要自己心里明白他是自己曾经的老师就好了。

“你啊,还是那么的害羞,呵呵……你们不需要叫我父神,以后还是叫我老师吧。你的事情我都了解了,我曾经答应过你,让你手刃仇人,今天就是我实现诺言的时刻。”“谢谢老师!”听到自己能手刃仇人,无名心情激动地说道。 只见凌啸天没有任何的话语,只见他伸出右手在虚空中一抓,当他的手缩回来的时候,他的手上已经多了一个男人了,一个与无名长得有分相似的男人。“你是谁?快放开我。”被抓的男人对面前突如其来的一阵迷茫,见到自己被人抓住,在奋力挣扎着,只不过他奇怪的是,自己身体里怎么没有了一丝的斗气?凌啸天可不管自己手上的人在挣扎还是干什么,把手上之人丢到无名的面前说道:“无名,你看看,是他吗?”地上的男人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惊愕地说道:“雪倾林,是你?是谁帮你的?你们要干什么?”“哼哼……我不想干什么,我想干什么我想你能明白的。

”面对着杀父仇人,无名满眼的血红。“老师,谢谢你。”“不用,这是我这个当老师的该做的,你去办你的事情吧,他的斗气都被我消掉了,现在他就是一个普通人,我让青龙送你到你父皇和母后的坟前,办完事了青龙会带你回来的。”凌啸天食指一指,在无名的身边出现了一个金色的传送门,而青龙也一个闪身来到了无名的身旁。“谢谢老师,我会很快就回来的。”无名拧起雪倾城迈入了金色的光门之中。此时,雪倾城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想到自己就这样死掉,他心里很不甘心,在无名的手上奋力挣扎着,但是,他一个没有了任何斗气的普通人怎么可能是无名这个剑魂高阶人的对手?又怎么可能在神的面前有什么反抗的余地?雪倾城在无名拧小般的拧着下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此时,只见凌啸天右手一挥,在他的面前唰、唰、唰地出现了个人:宁王炎拓天、原炎黄帝国帝国总理麦基、原炎黄帝国帝国右相司马林风。“是你?”麦基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跑到了空中,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一片曾经熟悉的人以及眼前这个杀害自己儿的年轻人,心里再次愤怒了,但是,他却感觉自己根本就动不了。“不错,是我。”“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父、父神?”愤怒中的麦基还是看到了天空中出现的父神影象的年轻人居然站在自己杀仇人的身旁,在愤怒的同时也在想着这之间存在的可能。

“不错,他就是你们的父神,也就是我的二哥,现在你明白了?”做鬼也让别人做个明白鬼,这是凌啸天一惯的宗旨。“我……”听到这,麦基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是什么了。“我也不多说什么了,本来你一直要杀我,按我的格那绝对是要把你斩草除根的,不过,现在我却不屑杀你,因为你有着更大的仇人。炎罗、炎霜,你们过来。”“姐夫……”炎霜听到炎罗叫凌啸天姐夫,脸瞬间红了起来,嗔怪地看着炎罗又偷偷看了一眼凌啸天。“呵呵……这样叫也对,炎罗你也算是长大了,呵呵!你们不是很奇怪你们的父王为什么会突然暴毙吗?你们可以问他们两人,相信他们两会告诉你的,至于你们会怎么办,你们姐弟俩自己看着办了。

”两姐弟愤怒着看着麦基和司马林风,而两人也明白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件做得天衣无缝的事情也变得没有多少秘密了,两人瞬间瘫软在地上被白/虎一手一个提着带离了空中,而随着白/虎消失的还有炎罗和炎霜。“父神,应该没我什么事的吧?”剩下的炎拓天看着消失的两个搭档吓得说不出话来,躲闪的眼神看着凌啸天道。“你的事大了。”一道金光射进了炎拓天的脑海里,瞬间,炎拓天脸色死灰起来。“明白了?”凌啸天并没有给炎拓天解释的机会,在他明白了真相以后,一道金光让他消失了,永不超生。

事到如今,俗事也都该办的办完了,在无名和炎霜姐弟心满意足的回来以后,凌啸天带着该回之人回到了位于宇宙之外的那个神殿,而星炎大陆上的一切也都在月冕的“照顾”下顺其自然地按着原的轨迹继续发展着。凌啸天也怀抱着自己的美人媚情儿、黛丽和还没有回过神来的炎霜走进了这个万年没有回来的“家”。不知道四人幸福的日过去多久了。“铛……”一阵响彻宇宙的声音在全宇宙中响起,在这个宇宙中的个神殿中的两个神殿的主人出了笑容,而唯一的一个神殿的主人却出了愁容。

“哎哟……老,你敢踢我屁股?等我回来我一定会让你”一个白色头发的人影从一个神殿中飞向了宇宙。“嘿嘿……二哥,好好去吧,我和大哥会想你的,你要经历的情劫我会好好帮你安排的,哈哈……哈哈……”。

小说索引:异世之啸月天狼全文阅读,异世之啸月天狼最新章节,异世之啸月天狼免费阅读,异世之啸月天狼,天水阁主小说,奇幻小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