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身边的风水师最新章节
你还以为风水学就是拿着罗盘看走势判阴阳贴符纸?拜托这都什么时代了,什么职业和以前一摸一样没变过?我认识那个号称风水师的时候,还以为他是个骗子,后来才发现,他真的就是个骗子,不过我们骗的是人,他骗的东西更为高端一点。他骗的是“命运”。这个“骗子”说我可以把我和他的一些故事写出来。既然他允许了,我就写呗。写不写在我,看不看在你。信不信么如果你不能骗的了“命运”,想来还是信一下的好。...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文 / 江雨遥
总裁小说网

“这里,这里……”“放心吧,高爷我不会害你。”跟进来的高翔拍拍我的肩膀。“这间屋子的墙壁,用的是强力的磁性合金,本体的构成已经非常复杂,加上又有微弱且不稳定的磁性流动其间,也就是说,这间屋子的物质构成,其实是在不停的快速变化的。快速的磁性脉冲,就算是最强力的风水师,也无法判断其走向,不明走向,就无法影响到这个屋子里面的任何东西。算起来,这间屋子,算是风水师的禁地。等下,只要屋门一关上,你就能够完全处于自我的状态下,如果张杰确实在你身上布了什么局,那么这段时间内,这个局会短暂的失去效果。

”“短暂的?”“超快速的磁脉冲不能维持太久的时间,超过50秒,磁脉冲就会和金属产生共鸣效果,在共鸣10秒后就将和合金取得同步,那么就又变的可控了。”李燕说着示意我躺到床上。“也就是说,你真正能够自由的时间,只有1分钟不到而已。”说着,从床下拿出两个耳塞,一个类似**用的套在嘴上的金属球,一只深黑色的眼罩。“等下,我会把你的眼睛,耳朵,嘴,通过物理的办法进行封闭,同时,也会给你注射一种强效的肌体麻醉剂,会让你的身体,在短时间内失去任何行动功能。

”“这?这是为什么?”“这个女人的药品,主要是通过嗅觉,也就是气味粒子来实现对意识的暂时性的欺骗的,不幸的是,在这样一间屋子里,这些气味粒子也变得不可控制,唯一的办法,只能让这些粒子以极高的浓度充满整个房间,然后你自行引导它进入你的身体,然后实现对部分意识的欺骗。”“引导?引导是什么意思?”“什么事情说得那么深奥干什么?你只要用鼻子深呼吸就好。”李燕瞪了高翔一眼:“吸入这种药后,大概10秒中之内就会出现部分幻觉,主要的影响是集中在视觉上,也就是说,你集中精力看就是了。

”我刚想说句话,李燕已经不由分说,把嘴套,眼罩一股脑儿的全部给我套了上,眼前顿时一片漆黑,跟着就是胳膊一麻,我知道那是给我注射了药物。“我是风中的落叶,看我如何飞翔。”李燕的声音从耳畔传来。“记住,不管你看见了什么,你只是风中的一片落叶,只是一个观察者,不要做任何举动,也不要受任何事情的影响。”说完,拍了拍我即将麻木的肩膀:“祝你好运”。跟着我的耳朵就被耳塞塞上,一切声音瞬间消失掉了。这是一种什么感觉,我很难描述,当一个人失去了除嗅觉外的所有的感觉后,整个世界顿时变得和我并无关系,安静的让人觉得不如现在就睡去。

正当我昏昏欲睡的时候,一股强烈的味道突然冲进了我的鼻孔,和刚进门的时候闻到的味道不一样,这种味道更接近于腐烂的肉发出来的臭味,本能的我想抗拒吸入,但由于嘴被堵的严严实实,如果不吸入就有可能憋死。当下一横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股腐臭的味道冲脑而入。随着那股味道进入鼻腔,我的眼前突然一亮。应该是一个梦境,我想应该是,因为我看的很清楚。那是一间看起来非常破旧的房间,我能够清楚的看见墙上斑驳的墙皮和已经发黄的看上去很古典的壁灯。

我躺在一张床上,床单看上去也应该有不少年的历史了,上面沾着一团又一团的污渍,我当然不愿意想象,那种污渍到底是什么。然后我就听到了声音,一种混杂着人类经受极大痛苦的叫喊声的背景声,听起来好像很远,但又好像很近。具体是什么听不太清楚,只是断断续续的听到有人在声嘶力竭的嚎叫:“放开我,放开!”我刚想从床上挺起身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但马上被从床边伸出来的一只大手紧紧的按住在床上。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不要动!”跟着,我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张脸,很难描述那是一张什么样的脸,这是一个男人,我很惊讶我为什么还看得出他是个男人,因为他的一张脸,就如同被强酸做的洗面奶洗过一样,粉红色的肉通过脸上的无数疤口鼓囊囊的翻在外面。

我吓的大惊失色,努力的想要躲开,但好像被紧紧的捆在床上,动弹不得。那张脸越来越靠近我,我能够感觉到从他的鼻孔中呵出的热气已经扑到了我的脸上。“别动,千万不要动。”疤痕脸男人用手指慢慢的在我的额头上画着圈儿。“如果你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你一定会理解的……”“什么!什么理解?你要对我做什么???”我绝望的大喊起来。疤痕脸抽动了一下脸上的肌肉。“没什么,没什么,就这样就好就这样就好。”说着慢慢的将自己的嘴靠近了我的耳朵。

“不要和别人说你的梦……”我刚想说话,疤痕脸的右手高高扬起,手里好像拿着什么东西,但我只看见银光一闪,跟着听见一个声音。“濮”然后我的额头就撕心裂肺的疼痛,我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头盖骨和大脑被什么东西穿透了,我几乎能够感觉到那尖锐坚硬的物体穿透我的骨骼带来的咔咔声,跟着就是穿过如果冻一般的大脑时的滑腻的感觉。“啊!”在流出的血已经模糊了我的眼睛的时候,我放声大喊。在叫喊中,疤痕脸阴森森的声音再次回荡在耳边。“不要和别人说你的梦,否则……”“你大爷的,你用了什么东西!他!他怎么了?”“没事没事,他马上就醒过来了。

”然后我就听见手忙脚乱的声音,刚想睁开眼睛,一个巴掌,清脆的甩在了我的脸上。拜这一巴掌所赐,我几乎是瞬间睁开了眼睛,第一眼就看见了老高的脸。“我靠,你总算是醒过来了!”老高忙帮着我把皮带解下来,然后扶着我慢慢的坐起。“你都已经昏过去一个小时了。”“一个小时?”“没错,一个小时,你吸入的药的分量,理论上是没有这么大的,最多能够保持10分钟,但是你整整失去意识了一个小时。”不知道什么时候李燕也到了近前,她先掏出一个手电筒,照了照我的瞳孔,“还不错,已经在恢复中了。

”“怎么样,你看见什么了?”“我……”我刚想挺直点身子和老高说话,突然觉得背部一阵疼痛。不禁得“哎呦”了一声。“你怎么了?”“不知道。”我困惑的摇了摇头,“只是背疼的厉害。”“刚才你也没动啊,难道是磕到什么地方了?”李燕说着绕到我身后,把我的衣服掀了起来。“怎么了?是磕着了么?”我扭头过去看她,瞬间,李燕脸上的颜色一下子变的凝重起来。“咋了?你看见什么了……”老高说着话扭过头去看了一眼。和李燕一样,脸色马上变了。

“我,我怎么了?你,你们这是什么表情?”高翔没说话,朝我努了努嘴,示意我看身后的墙壁。这间屋子的墙壁是金属制造,光滑的如同镜子一样,我能够清晰的看见我裸露在外的背部。和像是用刀刻在背上的两个文字。“必诛”我忙伸手去摸了摸,才发现那些伤口竟然已经结了疤痕,可是,这完全不可能,我清楚的知道,昨天洗澡的时候还没有这样的东西存在在我的背上。“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在我的背上?”老高没有接着我的话,只是和李燕两个人,默默的把我扶起来,等我穿好了鞋,一起走出那间研究室,然后关上了研究室的门,让我在外面的沙发上坐下。

我刚准备发问,老高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来,点着了火,朝李燕做了个手势,李燕接过烟盒去拿出一根,也点着了。“圣痕”,老高深深吸了口烟,然后慢慢的吐了出来。“基督教里面有一种说法,当然,在各地也曾发现过类似的事件,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在做着礼拜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身体火烧一般的疼痛,然后就在身体的皮肤上,没有任何外力施加的情况下,呈现出火烧或者刀划出来的痕迹,这些痕迹,一般都是十字架的形状或者是和基督教有关的词汇。

在虔诚的基督徒看来,身上有着圣痕是虔诚的一种无尚荣光的标志。 ”“有一些圣痕,后来经过调查是一些人使用手段显现在身体上的,但还有一些,无法说明原因。”李燕接下去道。“至于圣痕这件事情,在风水学届也有着两种不同的理念。其实,让身体上出现特定的符号或者痕迹,对于操控物质的风水师来,不算什么难的事情,原理其实和你吃多了辣椒就会上火,上火就会导致口舌生疮一样,只是操作起来更为复杂罢了。”老高看了我一眼:“但是这种说法,只能适用于那些曾经接触过特定物质,或者吸收过特定物质的人,但刚才你在那个房间内,并没有任何可以引发这种状态的物质存在,所以,只可能是另外的一种原因。

”“那是什么?”“意识的物质化。”“刚才你脱离状态的几十秒,你的意识寻找到了你最需要记忆的东西,然后通过痕迹的方式,呈现在你的背上。”“必诛?必诛是什么意思?”听我问到这句话,高翔和李燕对视了一眼,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老高狠狠的抽了一口烟,“星雨,你平时看历史书么?”我一愣,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看是看一些的,这个和……”老高摆了摆手,示意我听他说。“历史这个东西,历来是用文字的方式记录下来的,不论世界的哪个国家哪个地区,或者是哪个时代,修订历史都是最重要的部分。

像咱们中国的春秋,左转,二十四史之类的,想必你也看过这些东西。”我点点头,虽然看的不多,但对于历史,我还是有一点爱好的。“那,你觉得你看的历史书,都…….”老高看了我一眼。“都是真的么?”“历史?当然不一定是真的了,毕竟历史是人修订的,而且还要为政权服务,所以基本都算是不公正的吧。”我回答道。老高点了点头:“没错,不论是任何地区,任何人写的历史,都有着这样那样的偏颇,不可能实实在在的记载着真正的历史。”“这一点我认同,但是,这和我……”“你听我说完,其实在风水师的圈子里面,曾经流传过一种说法。

就是风水师有着自己一套独立的记录历史的系统,这个系统,是游离于所有政权之外的,一种基于观察者身份的历史。”“什么意思?”“也就是说,风水师系统里面,有着一份完全用第三者身份来写的历史。比如一场甲乙双方的战争,甲方的史官会记载甲方大胜,乙方的史官也可能会记载乙方小败,但是甲乙双方真正的胜败,从这样的历史中,你是绝对得不到真实的结果的。但如果有一个风水师,它不属于任何势力,他记录下的历史,才是最真实的。”老高接下去道:“传闻中,这份由风水师记录下来的历史,独立于任何政权存在,也就是说,里面记载了无数政权的无数不为人知的秘密!”说到这里,老高顿了一顿。

“这本只在传闻中存在的史书,就叫“必诛”。

小说索引:我身边的风水师全文阅读,我身边的风水师最新章节,我身边的风水师免费阅读,我身边的风水师,江雨遥小说,其他小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