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悬疑小说 > 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最新章节
bxwx.Org 这是发生在大唐宰相、神探狄仁杰生命中最后一年里的故事。在这一年里,他要面对:环环相扣、匪夷所思的悬难疑案;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边关战事;诡谲多变、勾心斗角的政治阴谋,以及他自己那魂牵梦萦、黯然神伤的情感过往……试看狄仁杰怎样在这九九连环的迷局之中破雾而出!"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文 / 安娜芳芳
总裁小说网

狄仁杰久久地沉默着,半晌才道:“陆姑娘,即使你想要替人顶罪,帮人消灾,也应该把谎话编得更加圆满些。你这番匪夷所思漏洞百出的供述,不仅帮不了你想帮的人,还会给人以口实,反而害了他啊。”陆嫣然抬起头,哀哀地道:“狄大人,嫣然所说句句属实,您,您就判定嫣然的罪吧。”狄仁杰道:“那好,陆嫣然,我来问你,你所用的凶器,那把短刀现在在哪里?”“已被我扔到了郊外的汾河之中。”“那把短刀有多长,刀刃是怎么开的?你当时将短刀插在了范其信的哪个部位?他是当场气绝还是有所挣扎?”“我。

。。。。。”陆嫣然茫然地看着狄仁杰,踌躇着,终于咬了咬嘴唇道:“狄大人,您所问的这些问题,嫣然一个也答不出来。但是狄大人,您是唯一验过我师父尸身的人,这些问题的答案您都知道。所以,狄大人,只要您定了嫣然的罪,您告诉嫣然应该怎么认,嫣然就怎么认。”“胡闹!”狄仁杰站起身来,痛心疾首地望着面前这个美丽的姑娘,怒吼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啊,什么时候才能明白自己究竟在做什么?!一个个还都以为自己很有道理,称得上有情有义,可你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有多傻!”陆嫣然被狄仁杰这冲天的火气有些吓住了,她愣了半晌,方才轻声道:“狄大人,不论您怎么想,嫣然总之都是有罪的。

嫣然只想能够帮助,帮助无罪的人洗清嫌疑。”狄仁杰长叹一声,放缓口气道:“嫣然啊,我知道你想帮助的人是谁。那个人也是我的至亲,我也从心底里面想要帮到他。可是你用的方法是不对的,因为你这样做只会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而这真正的凶手一旦逃脱,会更加变本加厉地实施其它的罪行,到那时候,恐怕就没有人能够帮到我们共同的朋友了。”陆嫣然低下头不再说话了。狄仁杰在堂上慢慢踱了几步,转过头来,对着陆嫣然道:“嫣然,我现在有几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要问你,你一定要如实回答。

”陆嫣然点了点头,狄仁杰道:“范其信最近几年是否服用什么丹药?”“是,师父一直在炼金丹,并常年服用。”“范其信的饮食是否都只经过冯丹青之手?”“是的,全部都由冯丹青侍奉。”“范其信常年静修,一定保养得面白肤细吧?”陆嫣然听到这个问题,奇怪地看了狄仁杰一眼道:“师父虽然静修,但一直在恨英山庄亲手培植各种特殊的药材,也时常日晒雨淋,故而面容倒有些像个老农,并不面白肤细。”狄仁杰点点头,沉思片刻,从袖中取出一样物件,递到陆嫣然面前,问道:“嫣然,你见过这个物什吗?”陆嫣然一看,那正是狄仁杰和李元芳从韩锐身上取到的金链,她疑道:“这是嫣然从未见过的父母留给嫣然的一件信物,但早就送给了人。

您是从哪里得来的?”狄仁杰道:“嫣然小姐是送给了一个叫韩锐的人吗?这人前日死在老夫的面前,这金链就是从他身上取得的。”陆嫣然惊呼道:“韩锐死了?”她摇着头,泪水扑簌簌地滚落下来,喃喃道:“韩锐还是死了。我怎么不知道。。。。。。他,他什么都不告诉我。”狄仁杰叹息道:“是啊,韩锐死了,死的十分凄惨,令人不忍卒睹。嫣然啊,据我所知,韩锐只是个可怜的哑巴,与世无争,与人无害,他不该遭受如此悲惨的命运啊。如今他死了,他的小弟弟韩斌不知去向,生死未卜,这真是一幕人间惨剧啊。

”陆嫣然猛烈地摇着头,突然间声泪俱下:“狄大人,您就定我的罪吧,我有罪,是我害死了韩锐,害苦了韩斌,是我,我该死!”她终于泣不成声了。狄仁杰看着她,低声道:“嫣然,这才是我想知道的事情,你能够告诉我吗?”陆嫣然突然恐惧地看着他,连声道:“不,不,我没有什么可以说的。狄大人,您只要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罪过就够了。您就让我偿命吧。”狄仁杰厉声道:“荒唐!你就这么想死吗?如果你的死真的能够救你想救的人还则罢了,怕只怕你就是死了,不仅于事无补,反而会带来更多的不幸!”他看着泪流满面的陆嫣然,长长地吁了口气,道:“嫣然,你就留在这大都督府里面好好的想想吧。

我希望你能够尽快地想明白应该怎么做。明天我还会再来。”说着,他快步走出后堂,沈槐马上迎了过来,狄仁杰道:“陆嫣然的供词尚有诸多疑点,请沈将军先将她收押,容老夫明日再审。”沈槐答应道:“是,现已过午夜,陈大人也已休息了。请狄大人也快快回府休息吧,末将这就将陆嫣然收监,明日再细审不迟。”狄仁杰点点头,登上马车离开了大都督府。马车行到半路,他撩起车帘,对狄春道:“狄春,这件事情绝不可对景辉提起,记住了吗?”狄春大声答应着,马车在风雨中继续前行。

并州大都督府,陈松涛密室。陈松涛焦躁不安地在密室里面走动着。范泰悄悄闪了进来,对他抱拳道:“大人,急召属下来有什么要事吗?”陈松涛看了他一眼,道:“今天那个陆嫣然跑来自首,说是她杀了范其信。”“啊?还有这等事情?”“是啊,我看这个小女人是想舍身救爱,打算牺牲自己来洗脱狄景辉的嫌疑。”范泰凑上前道:“大人,干脆就来个屈打成招,定她个和狄景辉共犯不就完了。”陈松涛摇头道:“事情没那么简单,她一口咬定只要狄仁杰审问,当时沈槐等人也都在场,故而我只好去找了狄仁杰来。

”“那狄仁杰可曾审出什么来了?”陈松涛点头道:“我让人在后堂偷听了,虽然不是很真切完整,但有一点可以断定,狄仁杰这个老狐狸已经基本认定了冯丹青的罪了。”范泰惊道:“啊,他是怎么知道的?”陈松涛冷笑一声:“从今天狄仁杰问陆嫣然的几句话里看,冯丹青那招移花接木,多半已经被狄仁杰识破了。他现在很是胸有成竹,不再担心他儿子会牵连在范其信的案子里面。”范泰问:“那冯丹青那里我还要帮她隐瞒吗?”“不必了,这女人本来就是个麻烦,这次能够借狄仁杰的手除掉她,也是我的计策中的一环,现在咱们就静观其变,等着狄仁杰去收拾她就好了。

”“是。”范泰答应着。陈松涛又在屋中转了个圈,回过身来,自言自语道:“本来我还想借着陆嫣然投案自首这件事情再激一激狄景辉,但现在看来,靠恨英山庄这件案子去陷害狄景辉已经不可能了。就是让他知道了陆嫣然投案的事情,他只要找老狐狸一问,就不会再慌乱。因此,我们必须动用蓝玉观这个方案了。而且,也只有蓝玉观的事情才可以真正的置他于死地,绝无半点回旋余地。”范泰道:“狄仁杰今天上午不是去探查过蓝玉观了吗?他那里会有什么行动吗?”陈松涛摇头道:“不清楚这只老狐狸在打什么主意,我的感觉不太好。

韩斌一直找不到,狄仁杰又一点点在破解我们给他设下的个个谜团,我们必须要尽快采取主动,不能再被动等待了。”范泰点点头,问:“可是咱们还能怎么在蓝玉观的事情上加力呢?那个狄景辉现在按兵不动,陆嫣然又跑到您这里来了,韩斌找不到,所有的知情人就剩这几个了啊,他们要是都没有动作,难道我们自己去向狄仁杰揭露案情?”“不,这样不行,这样狄仁杰一眼就会识破我们的意图。”陈松涛皱眉沉思起来,突然,他猛一抬头道:“你刚才说陆嫣然跑到我这里来了,陆嫣然,我们现在只有动她的脑筋了。

对啊,狄景辉和陆嫣然是情深意笃,只要陆嫣然出事,他狄景辉就决不可能再沉得住气。既然这样,咱们就干脆在蓝玉观来个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两个人一起了结了!到那时候,狄仁杰痛失爱子,恐怕这条老命也就要送掉了吧。”他朝范泰招了招手,范泰立即凑了过去,陈松涛在他的耳边一阵耳语,范泰听得频频点头。下了一夜的雨终于慢慢止住了,东方飘出一缕淡淡的微红,将被雨水洗刷得澄净一片的天空点缀出些许暖意,就像在人们的心中,纵然有万千的愁绪和伤痛,也总会因为黎明的到来而重又鼓起勇气,并获得全新的力量,可以去继续面对那似乎永无尽头但其实转瞬即逝的脆弱人生。

小说索引: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全文阅读,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最新章节,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免费阅读,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安娜芳芳小说,悬疑小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