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悬疑小说 > 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最新章节
bxwx.Org 这是发生在大唐宰相、神探狄仁杰生命中最后一年里的故事。在这一年里,他要面对:环环相扣、匪夷所思的悬难疑案;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边关战事;诡谲多变、勾心斗角的政治阴谋,以及他自己那魂牵梦萦、黯然神伤的情感过往……试看狄仁杰怎样在这九九连环的迷局之中破雾而出!"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文 / 安娜芳芳
总裁小说网

旷野孤宅中,她撕心裂肺的悲泣声穿透沉沉夜幕,使『迷』失在荒原上的魅影悚然止步。就连屋内的长身鬼怪也似被她的哀痛惊扰,沉默许久才又发出嘶哑可怖的声音:“阿……珺,你是阿珺啊……来得好,来得好,哈哈……哈哈!你快说,我的财物现在何处啊?啊!”这鬼怪连连叱问,沈珺才从无限的悲伤中将将回转,她茫然地抬起泪水纵横的脸,喃喃地问:“爹爹,你问什么啊?财物、哪些财物?”“就是从赌徒那里敛来的财物,都去哪里了?!”沈珺愈加困『惑』:“爹爹,您不是早都送去京城了吗?在岚哥哥那里收着呢……”鬼怪的声音变得尖利非常:“什么?!你是说这里一件财物都没有了?!”“没有了,哦……好像还有一件,那毯子……”沈珺『迷』『迷』糊糊地说着,这些天来的身心折磨已令她几近崩溃,她只觉头痛欲裂,全身都像是着起火来。

“阿珺,你抬起头来看看我,看看我……哈哈!”突然眼前一暗,她强撑着抬起头,一张挂满『淫』亵笑容、猥琐丑恶的嘴脸直『逼』向她。沈珺向后倒去:“你不是爹爹,你是谁?!”那张脸上满是恬不知耻的神情:“我是谁?我是你的爹爹啊,你不是叫了我半天了吗?”“啊,不!”沈珺从地上蹦起来,仅剩的清醒告诉她,自己陷入险境了,她磕磕绊绊朝后退去:“你、你究竟是谁?你为什么要冒充我的爹爹?!”那人收起笑容,两眼冒出愤恨和『淫』『荡』交织的邪恶火焰:“我才没兴趣冒充那个死鬼!那种十恶不赦之徒,我是来给掘坟鞭尸的!还不是你口口声声叫我爹,我就和你这小娘子玩笑玩笑……荒野茫茫、黑灯瞎火的,你我二人在此相聚也是个缘分,小娘子,其实我不想做你的爹,倒想做你的什么烂哥哥,哈哈!来吧,既然他不要你,我要你,今夜我们便洞房花烛了吧!”他咬牙切齿地猛扑过来,沈珺扭头便往外冲。

她虽柔弱,胜在对这宅院十分熟悉,反比身后那人行动更快,率先跑出院门,慌不择路地在旷野上狂奔起来。在她的后面,恶毒的叫声紧紧尾随:“小娘子,小娘子!你跑什么呀?哎呀,你再跑也跑不出我的手掌心的!”沈珺不管不顾地奔跑着,她的头脑已彻底昏『乱』,没有方向、没有道路,耳边只有呼啸的北风,眼前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追赶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她一口气喘不上来,脚底一软便往前栽去。就在昏『迷』前的刹那,她感到自己倒入两只有力的臂膀,她瞪大无神的眼睛,在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中,却分明看到了一双清亮的目光,那正是多少次出现在梦中的至爱之光,她生命的火焰就由它而点燃……“岚哥哥。

”她轻轻呢喃一声,便失去了知觉。……在黑暗中挣扎了太久,沈珺不敢睁开沉重如铅的眼皮,她害怕一醒来就又要面对噩梦般的现实,没有希冀、没有关爱,假如这样,真还不如就此躲进永恒的夜,再也不要醒来。“阿珺,你怎么样了?”是谁在她的身边轻声询问?啊,是岚哥哥!沈珺猛地睁开眼睛,真的是他吗?那样熟悉的目光,从一出生起就印入她的记忆,又每每在梦境中出现,这些就是她卑微生命中屈指可数的美梦啊,要知道苦涩中的甜蜜才更让人心驰神往,无法抗拒……沈珺拼命『揉』搓着眼睛,视线从模糊转向清晰,她看见了——黯红『色』的烛火轻轻摇曳,将原本简陋、清冷的小屋点缀出些许温暖和安宁。

那双目光的主人、一个陌生的男人正向她俯下身来,脸上写满了关切和欣喜:“阿珺,你醒了!”“我……”沈珺突然惊恐地跳起身来:“你,你是谁?!”那男人愣了愣,随即微笑:“阿珺,你不认识我了?”沈珺困『惑』地端详着他:清瘦的脸、倦怠的笑容,还有令她倍感亲切的目光,使这张本来十分严峻的面孔变得温和——“你是……李先生?!”李元芳点了点头。沈珺傻乎乎地问:“李先生,怎么是你?原来、原来闹鬼的就是你吗?”“闹鬼?”李元芳诧异地反问:“阿珺,我看上去很像鬼吗?”沈珺仍然直勾勾地瞪着他:“不是……是我哥说、我哥说你死了。

”“哦。”李元芳恍然大悟,开玩笑地道:“那你看呢,你看我是死是活?”沈珺又上下打量了他好几遍,才低声嚅嗫:“啊,你真的、真的没有死?”“嗯,我没有死。”李元芳若有所思地应着,又含笑问:“我这副样子是不是挺吓人?”“不是,挺好的。”沈珺苍白的脸上略略泛起红晕,语调中带上一丝轻松和喜悦:“李先生你还活着,这真好,太好了。嗯,你蓄须了呀?难怪一下子认不出来……”她情不自禁地抬起手,又不好意思地缩了回去。李元芳『摸』了『摸』唇髭,自嘲地道:“没吓到你就好。

本来以为换个模样会好些,结果还是让人当作了鬼……”沈珺不觉抿嘴轻笑,立刻又慌『乱』地抬起头,一把抓住李元芳的手:“李先生,那鬼呢?那个冒充我爹爹的鬼呢?!”“别怕,别怕,没事了。”李元芳拍了拍她的胳膊:“那些鬼都给我捆在柴房里了。”“那些鬼?!”“嗯,除了追赶你的那个,这宅院里还藏了三个,如今一块儿在柴房里头歇着呢。不过,他们和我一样,也是人不是鬼。”沈珺垂下头:“我知道了。可他们为什么要来我家扮鬼,我……”她泪眼盈盈地望向李元芳,最初的混沌过去,现在她回忆起了昏倒前那段可怕的经历,还有孤身来到金辰关的全部始末,心儿重新变得空『荡』『荡』的,只觉全身酸软、头脑昏沉。

李元芳认真地端详着她,低声道:“别着急,等会儿我再慢慢说给你听。阿珺。你饿了吧?要不要先吃点粥?”他从身边的木桌上端起个碗:“我在厨房里找了一通,居然找出了米,是你走时剩下的吧?就拿来煮了些粥。不过别的就没有了,只能喝白粥,行吗?”沈珺接过粥碗,舀了一匙送进嘴里,很清甜的滋味,融融暖意自舌尖滑下……一种异样的感觉不经意间便浸透肺腑,眼眶被腾腾的热气打湿了,她抬起头,怯生生地招呼:“李先生,你也吃吧?”“我吃过了。

”李元芳随意地答了一句,看着沈珺又吃了几口,才道:“从昨晚你昏倒到现在,已经有十个时辰了,现在是第二天的傍晚。”“哦。”沈珺搁下粥碗,这才想起来问:“李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在塞外吗?”“哼,”李元芳答非所问:“你吃得太少了,再吃点。”沈珺乖乖地又举起勺子,李元芳这才对她笑了笑,道:“我是八月底从庭州出发的,本来想直接赶去洛阳。经过金辰关的时候听说沈宅闹鬼,觉得有些奇怪,估计也耽误不了多少行程,就顺道过来瞧一瞧,没想到还真来着了。

”顿了顿,他注视着沈珺问:“你呢?你怎么孤身一人跑到这里来了?”沈珺刚有了些血『色』的脸重变煞白,半晌才用低不可闻的声音道:“我、我是要去西域,去找梅先生……”“为什么这么急?!”李元芳打断她:“我拼命往洛阳赶就是想在你出发之前到达,算来算去你怎么也得等和乌质勒书信来往过才走,万万没想到你已经走到了这里!昨天夜里要不是我恰好也到沈宅探查,后果不堪设想……阿珺!”他盯牢沈珺,厉声质问:“为什么你一个人走?沈槐呢?他居然不送亲?哪有这种做法的?”沈珺窘迫难当,好不容易憋出一句:“李先生,你、你都知道了?”李元芳冷冰冰地道:“当然,我当然都知道了。

而且我日夜兼程赶往洛阳,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要阻止你!”“阻止我?”沈珺彻底没了头绪,李元芳却更加咄咄『逼』人:“阿珺,你回答我,洛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如此匆忙、独自上路,沈槐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沈珺哑口无言,泪水汹涌而出,连串地滴落在粥碗里。李元芳紧锁双眉看了她老半天,叹口气从她的手中取下粥碗,轻声安慰道:“好了,别哭了。你还在发烧,先休息吧。一切等明天再说。”李元芳走出去了。沈珺茫然四顾,原来李元芳把她送回了沈宅的闺房,然而这间她居住了好几年的小屋,此刻看来却如此冰冷而陌生,随着李元芳的离去,方才所感受到的唯一一点温情也『荡』然无存。

沈珺猛然掀开“被子”,这才发现盖在身上的是件男人的衣服,可想而知必是李元芳的。她往四下望望,整张床上被褥尽无,她站到地下,猛一阵头晕目眩,倚在墙上定定神,待扑扑『乱』跳的心稳下来,才披上外衣开门出去。天『色』正在若明若暗之间,荒原上的北风呼呼有声,拍打着院墙和屋檐上的衰草。沈珺一步步迈向院中,李元芳伫立的背影纹丝不动,他面前的地上,是那四个被捆成一团、狼狈不堪的“鬼”。等沈珺走到身边,他才头也不回地低声问:“外面冷,你出来做什么?”话音未落,一阵狂风袭来,沈珺全身哆嗦,不由自主地靠近李元芳:“李先生,我,他们……”李元芳扭头看了她一眼:“他们怎么了?你不是想知道,他们为什么来这里闹鬼吗?现在就问问吧。

”他跨前两步,劈手从其中一人的嘴里扯下布团。那人伏在地上大喘了几口气,紧接着便杀猪似地叫起来:“先生小姐饶命啊!我们几个是金辰关里的良民!良民啊!”“良民?”李元芳冷笑:“我还从没见过跑去别人家中装神弄鬼的良民!说吧,你们来此地到底想干什么?如果你说实话,或许我可以考虑饶过你们。”“这……”那人眼珠『乱』转,和其余几个被堵着嘴的家伙好一通眉来眼去,算是下了决心:“不敢欺瞒这位先生,我们的的确确是金辰关内的寻常百姓,全是让这家那个叫沈庭放的死鬼给害惨了,才来此地寻找被骗的财物。

谁知道他们把东西藏得太好,我们找了好多天也没找着,又怕叫人发现惊动官府,只好搞点鬼火鬼影什么的吓唬人……”“原来如此。”李元芳又瞥了沈珺一眼,道:“我可是听说从新年过后不久,此宅就开始闹鬼了,难道也是你们这些人?”“那倒不是,来寻物的人先后有好几拨,实在找不着就纷纷离开了。我们是后来的,反正大家都借着闹鬼的由头,都搞这一套……”李元芳打断他,劈头盖脑地接连『逼』问:“那么多人来寻物,寻什么物?为什么到沈宅来寻?你方才说财物均被沈庭放所骗,又是怎么回事?!”“呃……”那人张口结舌,一时理不清思路。

沈珺在李元芳的身边哀声轻唤:“李先生,你、你别问了。放他们走吧!”“放他们走?”李元芳目不斜视,冷淡地反问:“这么说阿珺姑娘知道此中内情了?”扭过头来,他一字一句地道:“姑娘的意思是不是:我放他们走了,你就把沈庭放与这些人之间的纠葛对我和盘托出?”沈珺被他凌厉的目光『逼』得抬不起头,一急之下几乎又要落下泪来。地上跪着那人嚷起来:“对啊,对啊!这位小姐不就是沈老贼的女儿吗?她当然知道她老爹干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那沈老贼私设地下赌局,几年来诱骗了多少附近乡镇的人,本来好好的良善百姓,就因为『迷』陷赌祸,把钱财输光了不算,还欠上一屁股债,被迫出去打家劫舍、死于非命的都不少呢。

我大哥就是把全部家当输光以后,借了高利贷又还不上,在前年寒食节那天悬梁自尽了,我嫂子和小侄子没人照应,半年不到也相继饿死了,呜呜……”说到伤心处,这人涕泪交流,旁边三人也跟着发出呜咽之声。“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吗?”李元芳的话音比狂啸的北风还要冷厉。沈珺无言以对,只能低头落泪。李元芳又转向那人:“如此说来,你们到此莫非是想寻回当初因赌博输给沈庭放的财物?”那人咋把着嘴点头:“对啊,对啊。这沈老贼鬼得很,过去我们想寻他的住处一直都寻不到。

今年年初他死了以后,才陆续有人发现了这个地方。我们看到屋后竖着老贼的坟墓,猜想老东西的棺材里大概会有许多财物,掘出来一看,嘿,就他妈的一具烂尸,屁的钱财都没有!”“天!你们、你们掘了我爹爹的坟?!”沈珺凄惨地悲呼一声,就要往外跑。李元芳厉喝:“阿珺,你给我站住!”沈珺呆呆地止住脚步,李元芳直视着她:“要看坟有的是时间,你先告诉我,这人说的是不是实情?”“是……”沈珺垂首饮泣。李元芳深深地吸了口气,重新转向地上那几位:“如果事情真如你们所述,那还算情有可原。

不过我可以明白告诉你们,这所宅子里所有的财物都已转移到了别处,你们就算掘地三尺也找不到任何东西了。今天我不想多追究,你们这就散去。我会去通报官府,你们从今后再不要来,否则必陷牢狱之灾。”他抬手扯开绑绳,低沉地道:“滚吧!”那四人屁滚『尿』流地跑出院门,转眼就在荒原上消失得无影无踪。“阿珺。”沈珺抬起茫然的泪眼,李元芳面无表情地问:“你爹的坟在哪里?”“就在……院后的杂树林中。”“好,你跟我来。”。

小说索引: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全文阅读,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最新章节,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免费阅读,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安娜芳芳小说,悬疑小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