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悬疑小说 > 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最新章节
bxwx.Org 这是发生在大唐宰相、神探狄仁杰生命中最后一年里的故事。在这一年里,他要面对:环环相扣、匪夷所思的悬难疑案;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边关战事;诡谲多变、勾心斗角的政治阴谋,以及他自己那魂牵梦萦、黯然神伤的情感过往……试看狄仁杰怎样在这九九连环的迷局之中破雾而出!"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文 / 安娜芳芳
总裁小说网

绿蝶道:“吴司马,请指定下位令官。 ”吴司马笑眯眯地瞧瞧李元芳,道:“李将军,今天虽然是初次相见,但知非常常听人说起李将军武功盖世,乃不世出的青年俊杰,不知道今天有没有幸一睹风采啊?”李元芳微笑答应道:“吴司马过奖了,只是元芳平日里都在征战杀伐,并没有什么可以展演给大家看的本领。

。。。。。”吴司马道:“李将军会不会舞剑?”狄景辉一旁叫到:“对,对,李将军,我们要看舞剑。 你就不要推辞了。”李元芳笑着想了想,看看沈槐,问道:“沈贤弟,我看你也佩剑,平常是不是也惯常使剑?”沈槐一愣,忙道:“是。家传剑法,却不甚精进,惭愧。”李元芳道:“元芳原本不用剑,故而剑法并不是元芳最长。元芳也确实不擅舞剑,但是今天元芳愿与沈贤弟比剑,不知道沈贤弟肯不肯赏光?”沈槐略略犹豫了下,拱手道:“元芳兄肯赐教,沈槐怎敢说不,只怕与元芳兄差得太远,过不上二、三招就。

。。。。。”李元芳道:“不会。你的剑能否借我看看?”沈槐抽出腰间佩剑,双手递给李元芳。 李元芳细细地看了一遍,抚着剑身,道:“虽然比不上幽兰,却也是一把好剑。”他把剑搁下,“噌”的一声从腰间抽出幽兰剑,众人顿觉眼前寒芒闪烁,杀气逼人。他轻轻抚摸了下幽兰剑上镌刻的行书,双手将剑递给沈槐,道:“沈贤弟,既然比剑,就不能让你在兵刃上吃亏。今天你用我的幽兰。”沈槐大吃一惊,正想说话,见李元芳目光诚挚、神情恳切,于是平举双手,接过幽兰剑,掌心立时感到森森剑气,沁入脏腑。

李元芳道了个“请”,便起身走到屋子中央,挺身肃立,沈槐站到他的对面,两人眼神一错,相互点头示意,沈槐深吸口气,率先挥舞着掌中的幽兰剑,向李元芳的前胸刺来,李元芳轻轻一闪让到一边,沈槐翻身测挺,朝李元芳的右肩又是一剑,李元芳依然躲过。 两人你来我往战在一处,但始终是沈槐主动进攻,而李元芳却避免与他手中的幽兰剑直接接触,一直在轻巧的辗转腾挪,就这么拆了几十招,沈槐的鼻尖开始出汗了,他的出招越来越快,剑势也越来越凌厉,幽兰剑被他舞成了一团银光,将李元芳牢牢包裹其中,旁边观战的三人都看得心情紧张起来,正在眼花缭乱之际,却见李元芳突然卖了个破绽,引得沈槐纵身挺剑直指李元芳的咽喉而来,绿蝶吓得一声尖叫花容失色,就在剑尖要触上李元芳的咽喉之时,他突然侧过身来,抬起手中的剑重重地拍在沈槐握紧幽兰的右手背上,沈槐前冲之时已使出全力,来不及收势,被拍了个正着,手一松,幽兰剑飞上半空,落下时被李元芳稳稳地接入左手。

沈槐一个趔趄,赶紧站直,李元芳已将右手中的剑递了过去:“沈贤弟,还你剑。”沈槐脸色微红,气喘吁吁地接过剑,抱拳道:“元芳兄,沈槐输了。”李元芳微笑道:“你的剑法很凌厉,只是缺少些实战的锻炼。只要假以时日,定会出类拔萃。”一旁绿蝶拍着胸口道:“哎哟,吓死我了。李公子,你这个令官太厉害了,再没人敢罚你的酒了。你就定下位令官吧。”狄景辉和吴知非刚才也是看得惊心动魄,此时方才松了口气,都连声赞许,狄景辉道:“虽不罚酒,可李将军刚才害得我们担惊受怕,还须得要自饮几杯谢罪才是。

”李元芳坐回桌前,点头道:“好。”举起面前的镶金白瓷把杯一饮而尽。随后他抬头看着绿蝶道:“我不想定下位令官,我想请绿蝶姑娘唱个曲子,可以吗?”绿蝶秋波一闪,道:“哦?不知道李公子想让我唱什么?”李元芳道:“我想请绿蝶姑娘唱一曲你们并州诗人王之涣所作的《凉州词》。”吴司马问:“李将军怎么还有这样的雅兴?”李元芳摇头道:“不是雅兴,元芳曾在凉州服役多年,这些年来虽然远离边关,但心中却常怀思念。今天想听这曲子也是为了聊解思念之苦,不知道绿蝶姑娘可否能让元芳遂愿?”绿蝶道:“李公子言辞恳切令人感动,绿蝶愿唱。

但请李公子再饮一杯。”李元芳点头饮酒。绿蝶取过琵琶,调了调音,便展开歌喉,悠扬的歌声瞬间便充满了整个房间: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单于北望拂云堆,杀马登坛祭几回。汉家天子今神武,不肯和亲归去来。唱完一遍,她转了转调,在高音上又再唱一遍。唱到最高亢处,歌声凄切悲凉,曲意悠远沧桑,直唱得在座各人愁肠百转,心神荡漾。歌声渐渐落下,李元芳端起酒杯,轻轻地说:“元芳再饮一杯,多谢绿蝶姑娘。

”他声音中的惆怅和伤感引得吴司马和沈槐同时朝他看了看,吴司马问:“李将军,你很久没回凉州了吗?”李元芳低头答道:“差不多十年了,倒也不常想念,但是一年前跟着大人办案去了一趟。之后就常常想起,最近想得尤其多。故而才请绿蝶姑娘唱曲。”他抬头一笑,又喝干一杯酒。绿蝶道:“因沈公子刚才已经和李公子一起比过剑了,如今席间就只有狄公子没有当过令官,狄公子,该你的了。”狄景辉道:“好啊,终于轮到我了?”他环顾了一下在座的各人,突然笑道:“我既是今天宴客的主人,又是这酒肆的老板,我这个庄要做得与别不同。

”吴司马摇头晃脑地道:“景辉老弟,你不会又憋着要害人了吧。我已经过量了,不行了,我要先告退,告退。”狄景辉道:“谁都不许走!吴司马,你也不用担心,我只是想再热闹热闹,让大家再都展展才。这样喝酒方能尽兴嘛。”说着,他站起身来,端起酒杯,朗声道:“酒者,无诗则俗,诗者,无酒不欢。既然诗酒一体,今天我要做的这个庄就是诗庄。在座各位,每人一首诗,以酒起兴,以酒为题。我们不赛诗作的高下,只要尽展其才,尽抒心胸即可。如何?”吴司马道:“好便是好,只是喝到现在,我的头脑已经混沌,只怕做不出警句来了。

”绿蝶道:“吴司马真是的。从来警句都是自半醺中而来,连这也不懂,还亏你是个进士。”吴司马呵呵一乐,不再说话。李元芳突然道:“景辉兄,你这个庄,只怕元芳要作壁上观了。”“噢?这是为何?”“因为元芳不会作诗。”李元芳这话一出,其他人不由面面相觑,沈槐道:“元芳兄已经比过剑了,不作诗也行吧。”狄景辉看着李元芳,慢慢道:“你不会作诗?这我倒没想到。不作也行,但你就只能受罚了。”李元芳道:“好,我受罚,你说吧,怎么个罚法?”狄景辉想了想道:“这样吧,吴司马,沈将军,还有我,我们一人一首诗。

你就一句一杯酒,我们念完你喝完,如何?”李元芳点点头,道:“好,我喝。”绿蝶瞧瞧狄景辉,道:“你这个罚法也狠了点吧。我来说句公道话,上下句为一联,李公子就一联诗一杯酒,也不用这白瓷把杯了,还换回官窑小盅。”狄景辉笑道:“就这么会儿,你已经心疼起人来了?”绿蝶白了他一眼,伸手就把李元芳面前的酒杯换了。狄景辉也不坚持,道:“绿蝶,燃香,我们作诗。”。

小说索引: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全文阅读,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最新章节,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免费阅读,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安娜芳芳小说,悬疑小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