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悬疑小说 > 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最新章节
bxwx.Org 这是发生在大唐宰相、神探狄仁杰生命中最后一年里的故事。在这一年里,他要面对:环环相扣、匪夷所思的悬难疑案;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边关战事;诡谲多变、勾心斗角的政治阴谋,以及他自己那魂牵梦萦、黯然神伤的情感过往……试看狄仁杰怎样在这九九连环的迷局之中破雾而出!"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文 / 安娜芳芳
总裁小说网

两桌之上一片哗然。徐进急得连连跺脚:“完了,完了!这也忒粗俗了,小姐是断断不肯现身的了!”“小姐?”狄仁杰终于有些明白,他们这么起劲就是为了见一位小姐,而且是许思翰家的养女。狄仁杰的心头突然一动,他想了想,站起身道:“笑君攫取忙,送入他人口。一世酸咸中,能知味也否?”“好!”众人齐声夸赞,狄仁杰刚坐下,徐进就对他竖起大拇指:“怀英兄,说得好!但愿你能力挽狂澜!”狄仁杰连连摇头:“真闹不懂你们在搞些什么名堂?!”主桌上,许思翰与一名不知何时进房的小婢窃窃私语着,半晌,许思翰的猥琐老脸上浮出神秘兮兮的笑容,站起身来,宣布道:“列位方才所应之谜面,差强人意。

”他故意顿了顿,又对许敬宗谄媚地躬一躬腰,方接着道:“不过小女看在黜陟使大人的面子上,还是决定再加出一题,如果有人能猜中,那小女定当亲自来为大家掌席助兴。”许敬宗斜靠在椅背上,眯细着双眼,半阴不阳地道:“还要再出题?思翰啊,你这位义女的架子怎么比娘娘还大啊?”“这个……”许思翰讪讪地陪笑:“没、没办法,给宠坏了。”许敬宗鼻子里出气,冷笑道:“不错,把戏做足了也好,这样才够趣味嘛。思翰啊,说说你的谜题吧?”许思翰左顾右盼了一番,这才慢悠悠地道:“此谜是个四字谜面,‘国土无双’,打《论语》中的一句话。

”两桌之上突然一片寂静,众人都开始凝神思索。徐进悄悄地扯了扯狄仁杰的衣袖:“怀英兄,这个谜我是猜不中了,就看你的了。”狄仁杰淡淡地道:“这座上颇有些饱学之士,何故指望我一人?”徐进一撇嘴:“怀英兄,不是小弟说你,此刻不展才更待何时?上面坐着的可是宰相大人……再说,就算怀英兄你不屑趋炎附势,能以才学博得美人一顾,不也是件风雅之事?”狄仁杰反问:“什么样的美人,竟值得你们如此在意?”徐进哼了一声,干脆不理他了。

狄仁杰静静地思索着,已然胸有成竹,举目四顾,只见座上人人面有难『色』。狄仁杰心中暗道,这谜语出得实在生僻,做谜之人倒确实有些学问,假如是个女子,还真不一般。许思翰家的养女……他的脑海中隐约出现那个高挑纤细的身影,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会是她吗?可能吗?凭着某种难以形容的期待,狄仁杰冲动地举起手中之箸,轻敲酒杯,缓缓道出:“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见众人皆在愣神,狄仁杰微笑着解释:“‘国土无双’是《史记•淮阴侯列传》里萧何对韩信说的话,以此推出《孟子》里的一句:‘何谓信’。

再拆开‘信’字,便成《论语》里的‘不失人,亦不失言’。”“猜得好啊!”徐进忍不住猛击桌面,大声赞叹。两桌之上随即哄闹纷纷,人人皆赞:“是啊,猜得好、猜得妙啊。”喧闹声中,房门轻轻打开,一个身影翩然而入,径直走到狄仁杰的身后。所有的人又都突然安静下来,狄仁杰抬头一看,黑白分明的眼睛犹如晨星般闪亮,清澈的目光毫不避讳地停驻在他的脸上,专注、好奇、纯粹、深刻……狄仁杰纵然是自信洒脱的谦谦君子,竟也被看得不自在起来。

后来他无数次回想这天的情景,都会发现,当时自己虽然十分期待见到郁蓉的模样,但其实真正看清楚的仍然只有这双目光。这是她的、独一无二的目光,仿佛能看穿一切,同时也坦陈自己的所有,并且,还带着一点点痴狂。“就是你猜出了我的谜语?”狄仁杰一愣,才意识到这清润的声音是在向自己发问,他定了定神,站起身对郁蓉作了个揖:“正是在下。”“我认识你。”那双眼睛仍然一眨不眨地凝注在他的脸上。狄仁杰还从来没有被一个青春少女这样看过,实在有些尴尬。

显然是觉出了他的窘迫,对方展颜一笑,屋内的一片肃静中顿时『荡』起连串抑制不住的『骚』动,激赏、艳羡、交织着赤『裸』『裸』的欲念,把这晚看似清雅的宴席推向炙热的高『潮』,也让举座衣冠楚楚的君子们『露』出了庐山真面目。那郁蓉却旁若无人、目不斜视,双手擎着玲珑玉杯,稳稳地举向狄仁杰:“小女子名叫郁蓉。狄先生,您猜中了谜,郁蓉请您饮了这杯酒。”“好,多谢郁蓉小姐。”狄仁杰从她的手中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美酒佳人,醺然欲醉,这一刻竟好似不在人间……“思翰啊,这是怎么回事?你的义女是来给大家掌席助兴呢?还是来与人独饮?”主座之上,许敬宗斜藐双目,两手交叉在胸前,阴阳怪气地说道。

许思翰叫起来:“郁蓉!过来给黜陟使大人敬酒!”连叫好几声,郁蓉才如梦初醒似地,轻轻移开定在狄仁杰脸上的目光,转过头去扫了许敬宗一眼,慢慢地朝主桌方向走过去。来到许敬宗面前,她刚刚端起酒杯,却被许敬宗劈手拦下。黜陟使大人的脸涨得好似猪肝,看起来已醉得不轻,一双『迷』离的醉眼在郁蓉的脸上身上不停转悠,越看兴致越高,突然没头没脑地笑起来,笑了半天,才气喘吁吁地道:“郁、郁蓉……小姐。你很会出谜啊,哈哈!今天,老朽也出个谜给你猜猜,如何?”郁蓉定定地看着许敬宗,既不热衷也没有显『露』厌恶之『色』,只是安静地等待着他的下文。

她这样镇静的神『色』更加刺激了许敬宗,黜陟使大人口沫横飞、手舞足蹈地说起来:“郁蓉小姐有学问,老朽这个谜要出得能够上郁蓉小姐的品格!这个谜……谜面,呃,也是四个字,《左传,昭公》中有句‘使女择焉’,打《孟子》中的一句话!郁蓉小姐,可猜得着?”所有的人都支楞着脖子,呆若木鸡似地盯着郁蓉,狄仁杰在次席的最远处望过去,手心因为紧张满是汗水。他已经猜出了谜底,并且真心地为郁蓉担忧,她该怎样应对这个局面……从这个角度,狄仁杰只能看见许敬宗满脸猥亵的笑容,和郁蓉那孤清纤瘦的背影,却看不见她的脸。

等了一会儿,没有回答。许敬宗按钮不住酒意,尖声笑道:“哈哈,猜不着?使女择焉、使女择焉,郁蓉小姐,老朽是让你‘决汝汉’啊!让你这样的美人儿自己挑汉子,你说好不好啊?哈哈哈……”突然,笑声中断了。郁蓉泼在许敬宗脸上的酒,流进鼻子和嘴里,呛得他连连咳嗽,差点儿背过气去。席面大『乱』,齐刺史脸『色』煞白,扶着许敬宗又是捶背又是『揉』胸,许思翰气地直跳起身,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向郁蓉:“小贱人!你想找死啊!”狄仁杰看见,那个纤细的身影晃了晃,立刻又倔强地挺直了。

许思翰恨得咬牙切齿,整张脸都扭曲变形,再扬起手,又是用尽全力的一记耳光:“真以为自己是大小姐了!贱人!还不快给许大人跪下赔礼!”似乎完全没有听到许思翰的话,郁蓉一言不发地转过身,撇下满屋瞠目结舌的男人们扬长而去。第二天黜陟使带队离开汴州时,脸沉得好像刷了层墨汁,连一句话都没有和前来送行的汴州官吏说。齐刺史带着一干官员垂首默送,个个如丧家之犬般惶惶,连欢送的锣鼓爆竹都响得有气无力。至于许思翰长史,则干脆称病回避,并且自此在家休养,再也没到汴州刺史府衙门里『露』面了。

时间又过去了差不多半个月,狄仁杰每日白天忙于公事,倒也心无旁骛。但到晚上夜深人静、阖家入梦的寂寥时分,他一个人在院中负手而立,看着满地青砖上脉脉流动的清朗月华,眼前总会不经意地出现那双目光,一如此刻的夜『色』,幽深而疏离,却又蕴含着最真挚最热烈的渴望。每当这时,他的心中便会升起隐隐的忧虑,想来许思翰不会善待闯下大祸的郁蓉,而她的这个所谓养女的身份,直到现在,狄仁杰才终于了然。可惜他所能给出的,也只有寂寞月夜中,一声长长的叹息罢了。

狄仁杰万万没有想到,他与郁蓉的纠葛牵绊,不过才刚刚开了个头。这天上午,狄仁杰正在衙门办公,就听屋外一阵喧哗。紧接着就有衙役慌慌张张地冲进来,边跑边喊:“法曹大人,法曹大人!大事不好了!”狄仁杰蹙眉低喝:“慌什么?!有话好好说。”衙役张了张嘴,还未及吐出一个字,刺史齐晟大人后脚跨入,也高声嚷着:“怀英!出大事了!”狄仁杰吃了一惊,从椅子上蹦起来:“刺史大人,这是怎么了?”“咳!”齐晟直跺脚:“许长史死啦!”“哦?”狄仁杰忙将齐晟让到椅子上坐下,问:“什么时候的事情?许长史是……突然病故?”齐晟看了一眼狄仁杰,摇着头苦笑道:“病故、病故倒好咯。

怀英啊,这个麻烦事还得着落在你的身上。”狄仁杰拱手:“齐大人请明示。”齐晟紧皱双眉,哭丧着脸道:“唉,方才许长史的管家许全来到刺史府报案,说是他们家老爷被人毒死啦!”“毒死?!”“嗯,一口咬定是毒死。哎呀,怀英啊,该你这个法曹大人出马了,赶紧带上仵作查案去吧!许全还在正堂外面候着呢。”狄仁杰点点头,冲齐晟作了个揖:“请刺史大人稍安,下官这就去查案。”齐晟摆『』。”狄仁杰快步走到门前,齐晟又在他的背后叫:“那个……许长史也算是皇亲,咳、咳,这案子要速战速决,切忌夜长梦多。

总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要牵扯太多才好。”狄仁杰皱了皱眉,还是转身对齐晟回道:“请刺史大人放心,下官一定小心处置。”齐晟满脸愁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狄仁杰无心再理,急匆匆地向正堂而去。带上仵作和几名衙役,随着许全一同赶往许长史的府第。为抓紧时间,狄仁杰边走边向许全询问事情的经过,这才明白了齐晟的担忧和顾虑缘何而来。按照许全的说法,他家老爷许思翰自半个月前的酒宴之后就病倒了,每天延医吃『药』,病势却并无好转。

今日上午用过早膳之后不久,突然呼痛连连,在床上翻滚挣扎,大家一时慌了手脚,赶紧去请郎中,可谁知郎中还没赶到,许思翰就已七窍流出黑血,气绝身亡了!狄仁杰暗自思忖:七窍流血,难怪说是毒死。他不动声『色』地问:“你来报官时说老爷是被毒死的,你如何能这么肯定?”许全咽了口唾沫:“唔,小的、小的哪里懂这些。是我家少爷吩咐小的这么说,少爷还说,毒杀老爷的是郁蓉小姐,他已把人押在府中,就等官府过去定案了!”“郁蓉?!”狄仁杰脱口而出,许全正自张惶,倒也没看出法曹老爷略有失态,还以为他不知道郁蓉的身份,忙喋喋不休地解释道:“是啊,郁蓉小姐是老爷的养女,我家的二小姐。

我家少爷说,因为今早就是郁蓉小姐伺候老爷吃了点稀粥,除了她,出事前再没人进过老爷的房,那下毒的人不是她又是谁啊?!”狄仁杰冷哼一声:“哦?如此说来倒不需要我这个法曹出面,你们自己就把案子断了!”。

小说索引: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全文阅读,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最新章节,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免费阅读,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安娜芳芳小说,悬疑小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