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悬疑小说 > 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最新章节
bxwx.Org 这是发生在大唐宰相、神探狄仁杰生命中最后一年里的故事。在这一年里,他要面对:环环相扣、匪夷所思的悬难疑案;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边关战事;诡谲多变、勾心斗角的政治阴谋,以及他自己那魂牵梦萦、黯然神伤的情感过往……试看狄仁杰怎样在这九九连环的迷局之中破雾而出!"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文 / 安娜芳芳
总裁小说网

小说名字:,作者:,类别:第二十八章:久视(3)母子初一见面,杨霖和何淑贞都有些儿愣神,。何淑贞一身仆『妇』的打扮,两鬓压霜,腰背佝偻,比分别前又老了足有十岁。杨霖倒是簇新的水绸文生袍,脸『色』红润,气『色』上佳。直待杨霖纳头跪倒,被何淑忠拢入怀中时,母子二人才意识到,他们这次是真的团聚了。何淑贞看杨霖的样貌,倒也把心稍放宽了些。杨霖要她先讲来洛阳的始末,何淑贞便淌眼抹泪地又说了一通。

果然,杨霖一听到何淑贞如今竟是在沈家帮佣,还曾拜托沈槐寻找自己,惊得几乎从椅子上蹦起来。倒抽好几口凉气,他才从牙齿缝里憋出话来:“沈槐……真是够阴险!”何淑贞注视着儿子的神情,也不觉哆嗦起来,忙问:“霖儿,告诉为娘,你现居何处?听赵公子说你也和那沈将军熟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杨霖脸『色』铁青,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对母亲挤出个笑容,勉强宽慰道:“娘,您看儿子现在的样子,不是很好吗?说来还是……是狄仁杰大人偶尔看到我的文章,非常赏识我的才华,又见我缺少盘缠、吃住窘迫,才好心邀我去他老人家府上居住,温书迎考。

这位狄大人是真心爱惜人才,儿子感愧难当,因此这些天日日夜夜都在狄大人府上拼命读书呢。”何淑贞半信半疑:“既然如此,那沈将军明知道我在找你,为什么要隐瞒呢?这不是故意为难我们吗?”杨霖眼神飘忽,支吾道:“唔,大约沈将军是担心我被扰『乱』了心绪,无法专注读书吧……呃,娘啊,总之今天咱们也见了面,您也该放心了。时候不走,儿子这就该回狄府了。”何淑贞扯住杨霖的衣袖不肯放,杨霖苦笑:“娘,儿子现在一切都好,您不知道多少考生想见狄大人一面,为送一篇诗赋上去给他老人家看都要找尽关节呢,儿子苦读诗书十余年,遇到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是断断要珍惜的。

娘,既然那沈小姐待您不错,您就安心在沈家住着,静等儿子的好消息吧。”杨霖抽身要走,何淑贞的眼泪再度夺眶而出,她死攥着杨霖的衣襟:“霖儿,霖儿,你……别急着走,让娘再看看你。”杨霖含泪笑道:“娘,您这是干什么?八月初一就考试了,等一发榜,儿子就去沈家接您。”何淑贞抬起胳膊拭泪,无奈地点头。两人一前一后走到选院边门,何淑贞见四下无人,突然压低声音问杨霖:“霖儿,你是不是拿了我的那件宝物?”杨霖大骇,翕动着双唇却说不出话。

何淑贞看着他的样子,也明白了大半,凄惨地叹道:“霖儿啊,娘只问你一句话,那东西还要得回来吗?”“能!一定能!”杨霖握紧母亲粗糙的双手,热泪盈眶地道:“娘你放心,等儿子考完试,一定把那件宝物还给您!”“考完试?”何淑贞喃喃:“只怕来不及了……”杨霖不解:“来不及?为什么?”“哦,没什么,没什么……”何淑贞摇头,轻抚儿子的面颊:“没事,娘等着。你好好考试,给娘争气。”“娘,我会的。哦,您可别告诉人家和我见了面,对沈小姐也不要说。

”“娘明白。”从庭州往西穿越沙陀碛,地貌随之一变,广袤无垠的大漠和点缀其间的绿洲逐步消失,被连绵起伏的丘岭所取代。(哈十八免费小说)与横亘南北雄浑高峻的天山和金山山脉相比,这片被称为大楚岭的丘岭地区位置略低,但层峦叠嶂、山路纵横,又常常会起莫名其妙的浓雾,穿行其间一不小心就会『迷』失方向,还容易遭埋伏,绝对是行军大忌的一块区域。乌质勒命令部队在大楚岭前扎下营寨,从此地往前再走五百余里,就是碎叶城了。遥望故园牙城,乌质勒既兴奋又紧张,碎叶,凝聚了他太多的爱与恨、失落和梦想。

今天,当他真的要展开在头脑中演习了无数次的复位之战时,乌质勒却被莫名的恐慌攫住了心神。“哈斯勒尔,庭州那里有消息吗?”“没有,王子殿下。”望着乌质勒紧锁的双眉,哈斯勒尔纳闷道:“殿下,有什么问题吗?”乌质勒瞩目前方,大楚岭高高低低的山丘一眼望不到头,『乳』白『色』的雾气诡异地弥漫在其间。他沉『吟』道:“哈斯勒尔,从此地往碎叶只需一天一夜了。”“是啊!”哈斯勒尔按钮不住兴奋:“兄弟们都跃跃欲试了。终于能拿下碎叶了!”“可我总觉得有些不妥。

”“不妥?”乌质勒阴沉着脸道:“从这里往前到碎叶的道路,俱是山丘相夹的峡谷,最狭窄的地方不过数里,堪称行兵的要害之地,。咱们这次奔袭碎叶,事先未做充分的勘查,多少有些匆促。”“这……”哈斯勒尔搔了搔头:“可用兵贵在神速,敕铎已死,如今碎叶牙帐肯定『乱』成一团,这样的时机怎么能放过呢?况且突骑施的兵力咱们都很清楚,铁赫尔和敕铎带的是其中最精干的,都是以一当十的勇士,剩下在碎叶的不足万名,兵员的战斗力要差很多,就凭咱们这支队伍肯定能拿下他们!”乌质勒双眉一耸:“哈斯勒尔,你没听懂我的意思!你说的没错,假如正面作战,我方必胜。

但我所顾虑的,是敌人在从大楚岭到碎叶的丘陵峡谷中设伏,那样的话我们就很被动了。”哈斯勒尔愈加『摸』不着头脑了,想了想才道:“王子殿下,不是我说,咱突骑施人什么时候不是硬碰硬地和人斗?这种打埋伏设诡计的勾当,突骑施人干不来啊。何况敕铎一死,牙帐群龙无首,您那几位堂兄弟为争汗位肯定已经打得头破血流,没心思想别的吧?”“不,事情没那么简单。”乌质勒思忖着道:“你所说的这些都是想当然,所谓知己知彼才能战无不胜,敕铎虽亡,碎叶牙帐的情况我们却一无所知,东突厥默啜那里的动态我们更不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就贸然出击,是有很大风险的!”哈斯勒尔垂下脑袋不吭声了,他跟在乌质勒身边多年,对王子的雄才大略还是有了解的,要不然他可真要觉得乌质勒谨小慎微、难堪大任了。

“哈斯勒尔,我还在等一个消息。”乌质勒沉默良久,才道:“今晚就在这大楚岭前驻扎最后一宿,假如明天黎明之前消息还不到,我们就一举奔袭碎叶,再不回头!”这一夜乌质勒始终没有合过眼,就在天山雪峰被第一缕朝霞染红时,从庭州方向真的跑来了一匹快马,马上是乌质勒特意留在庭州等候消息的阿威。阿威满面风尘地赶到乌质勒的面前,翻身落马从怀里掏出封书信:“王子殿下,蒙丹公主让我死也要追上您!”乌质勒将信一把夺过,读罢他将信在手中捏成一团。

面对碎叶的方向,乌质勒眯起双目,看了许久许久,终于飞身跃上“墨风”,高声喊喝:“兄弟们,碎叶有变,我们不去了!立即撤回庭州!”返回庭州的路途上,乌质勒的脸『色』一直暗黑如夜,在队伍的最前方,他独自驱驰着“墨风”,发泄似地在沙陀碛上狂奔。乌质勒的心『乱』如麻,强烈的挫折感令他窒息,更让他心情沉重的,是孤立无援的恐惧和慌『乱』。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清楚地意识到,仅靠自己一个人,和手下这些悍勇有余、智计不足的突骑施兵将,是无法完成复国大计的。

乌质勒迫切地需要帮手,一个像李元芳这样有勇有谋、赤胆忠心的帮手!在沙陀碛的中央地带,他们又一次经过伊柏泰。经过前段时间风沙不停的吹袭和覆盖,本来还隐约可见的残骸被彻底地掩埋在层层黄沙之下,成了大片平坦的沙原。如今踏足伊柏泰之上,已经分毫辨别不出当初的模样,脚踩在沙地上,也再感觉不到半点起伏。正是大漠中难得的晴空万里的好天气,周围一丝风都没有,乌质勒一人一骑,呆呆地在这片万籁俱寂的原野中央,站立了很长时间。

他觉得心酸,更觉得遗憾,李元芳出生入死所创造出的大好机遇,他居然不能好好把握。回味彼时,他几乎是要挟和『逼』迫着李元芳做出了为自己效力的承诺,乌质勒痛心疾首,难以自持,他叫来哈斯勒尔,咬牙切齿地再下命令,加强人手,继续日夜不停地搜索李元芳的踪迹,不仅要在伊柏泰的周边,而且要在整个沙陀碛,乃至沙陀碛外的各处草场绿洲,所有的地方寻找!总之,乌质勒发誓,不论付出任何代价,即使掘地三尺也要把李元芳找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庭州城劫后余生,连空气中都弥漫着狂欢的味道。但是对裴素云来说,周围五彩斑斓的一切都与她隔膜,无从吸引她的注意,她现在每天只做两件事情:照顾安儿;向乌质勒和蒙丹打听李元芳的消息。这天午后,她又来到乾门邸店。自狄仁杰解除了对乌质勒和其队伍的拘禁后,和过去一样,乌质勒将大部队驻扎在沙陀碛东北方向的大草原上。自己则包下乾门邸店的整个三层,作为在庭州城内的居所。蒙丹和狄景辉也一起住在乾门邸店。几天前乌质勒带兵出征,还特意留下一部分人手,让蒙丹继续率领着四处寻找李元芳。

虽然乌质勒再三表示,一旦有任何发现都会立即通知裴素云,但裴素云仍旧每天亲自来邸店探问。她来时只在楼下大堂内站立,静静地等待乌质勒派阿威去和她说一句日日不变的话,随后便转身离去。起初蒙丹、狄景辉还过去和她交谈几句,然而面对面时的伤恸与日俱增,很快就到了锥心刺骨的地步。几天之后,他们便纷纷避而不见了。今天的乾门邸店有些异常,裴素云在楼下大堂内等待许久,看不见一个乌质勒的人,好几天没见到阿威了,蒙丹和狄景辉也找不到。

她犹豫再三,终于慢慢走向楼梯。乾门邸店的伙计都认识裴素云,也知道乌质勒对她十分尊重,因此无人阻拦。裴素云拾级而上,好似腾云驾雾一般,神思恍惚中已站在三楼的走廊上。还是和那天一样,整条狭窄的走廊上没有半点声响。面前就是那天的屋子,她抬手徐徐推开房门。屋里空无一人,陈设一如当初,临街的窗户也像那天一般半启,阳光斜斜投入,窗外炎炎酷暑,屋内淡抹清凉,连木地板上的斑驳都分毫不差。裴素云的视线模糊了,她将脊背靠上木板壁,微微合起眼睛,耳边似乎又响起他的脚步声。

她仿佛失去知觉般直挺挺地站着,直到此刻,她才能面对心中最真实的情感,才敢承认,自己爱得有多么卑微和怯懦。就是在这里,在那个漫长的下午,裴素云将自己发誓用生命保护的家族秘密,几乎毫无保留地向李元芳坦白。啊,不,她还是保留了一些秘密的,不多,其实也并不重要,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这样做的唯一目的,是为了能有机会再见到他。十年前,裴梦鹤被蔺天机设毒蛊致死,在最后的时刻他向女儿忏悔,悔不该为了达成目的用女儿做诱饵,亲手葬送了女儿的幸福。

那是个风雨交加的可怕夜晚,奄奄一息的裴梦鹤死命抓住裴素云的手,挣着最后的一口气对她说,他们一家为了伊柏泰已经付出了太多,到现在他才明白这一切是多么地不值得、多么地虚妄,可是已经太晚了。“爹爹,女儿一定要为你报仇!”十七岁的裴素云拼命哭喊着,细弱的声音被狂风暴雨无情地打散。“但是素云,我的女儿,我在这世上唯一的牵挂……”裴梦鹤充满爱意地抚『摸』着裴素云泪水纵横的脸,断断续续地说:“爹爹不需要你报仇……爹爹,只想你得到幸福。

”幸福?哪里还会有幸福?裴素云发疯似地摇头,她的命运已经注定,再无转圜的余地。裴梦鹤的眼神渐渐黯淡,生命之光无可阻挡地迅速飘逝。“爹爹!”裴素云扑在他的胸前放声痛哭。女儿声嘶力竭的哭喊唤住了在漆黑甬道上疾行的灵魂,裴梦鹤聚集起最后的力量,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素云,蔺天机是恶人!他一定会恶有恶报的……今后,伊柏泰的秘密就靠你来守着,不要重蹈爹爹的覆辙,伊柏泰的秘密绝不能再落入恶人的手中!”“可我怎么才知道谁是恶人?谁是好人?假如又来一个蔺天机、两个蔺天机怎么办?!爹爹!您不要死,不要留女儿一人在这世上……爹爹!”裴梦鹤的脸上浮现出微笑,他再不理会女儿的悲痛欲绝,语调突然变得欣喜若狂:“素云,你娘来了,她来接我了。

这么多年我想她想得好苦,今天终于能和她相聚了……”他把目光重新转回哀哀悲泣的女儿,柔声劝慰:“素云,不要害怕……听爹爹的话,只要找到你真心所爱的人,就把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他。我女儿爱上的……必是最好的人,要相信、相信你的心。但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裴梦鹤的嘴角竟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意:“素云,一定要让他也爱上你,让他为了你留在庭州……与你、与你一起守护伊柏泰的秘密,就像当初、当初……”裴梦鹤没有能够说完这最后一句话。

但是裴素云懂得父亲的意思,许多年前,她的曾祖父裴冠就是因为爱上了一位庭州女巫,才在庭州停留并度过余生,才有了伊柏泰的源起,才有了他们这条血脉,才有了后来所发生的这一切。然而命运和裴素云开了个多么大的玩笑啊,当她像父亲所说的那样,终于找到了那个人,终于发现爱情的时候,竟然就是伊柏泰,又把他夺走了。在这个他们相处了整整一下午的屋子里,裴素云跪下向萨满的诸神祈求,将全部的罪责归诸于她,将所有的惩罚降临于她,将所有的诅咒施加于她,但求神灵保全他的生命,即使今生今世不能再见,只要——让他活着。

,。

小说索引: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全文阅读,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最新章节,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免费阅读,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安娜芳芳小说,悬疑小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