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悬疑小说 > 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最新章节
bxwx.Org 这是发生在大唐宰相、神探狄仁杰生命中最后一年里的故事。在这一年里,他要面对:环环相扣、匪夷所思的悬难疑案;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边关战事;诡谲多变、勾心斗角的政治阴谋,以及他自己那魂牵梦萦、黯然神伤的情感过往……试看狄仁杰怎样在这九九连环的迷局之中破雾而出!"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文 / 安娜芳芳
总裁小说网

“狄大人?”裴素云很意外,她瞧了瞧狄仁杰的身后,那位看上去像贴身侍卫的年轻军官远远地站在巷口,身边停着一辆马车,除外便再无其它了。(哈十八免费小说)狄仁杰微微一笑:“冒昧来访,唐突了。不知道伊都干此刻方便与否?”裴素云垂下眼睑,她不太习惯狄仁杰这突如其来的慈祥与亲切,但还是屈膝行礼,低声道:“狄大人要问素云话,派人来传便是。”“在刺史府里是问案,老夫今天过来,不是为了案子。”除开案子,我与你……你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裴素云几乎就脱口而出,她低下头抿紧双唇,却听到狄仁杰在迟疑地问:“呃……咱们可以去屋里谈吗?老夫有些话想问问伊都干。”裴素云不觉抬眸,老人的声音太过悲怆,脸上的神情更是凄惶,完全不像上次所见到的样子,她的心莫名地揪紧了。踏过小院内湿漉漉的地面,来到外屋坐下。狄仁杰举目环顾,四壁的天蓝『色』静谧而安详,后窗下的神案上,琉璃香炉中袅袅的檀香消解着溽暑的闷浊之气。夕阳最后的一抹余辉,被天山之巅的冰峰折『射』而下,穿过敞开的窗户,正投在神案中央的黄金五星上,光华夺目。

裴素云双手奉上一个洁白莹润的瓷杯:“狄大人,请用茶。”“哦,好。”狄仁杰端起来喝了一口,微微点头问:“这是……”“这是用冰镇的『奶』茶,庭州人夏天喝的,也不知道您喝不喝得惯?”“啊,不错,很好喝嘛。”狄仁杰搁下瓷杯,端详着裴素云道:“老夫今天来,是特意来谢谢伊都干。”“谢我?”“嗯,伊都干的神水良方已令庭州摆脱了疫病的威胁,病人也都得到了妥善救治。伊都干居功甚伟啊。”裴素云避开狄仁杰的目光,轻声道:“素云此举不过是回报救子之恩,谈不上什么功劳,狄大人更不必言谢。

”狄仁杰一声长叹:“你在一个多月前就把神水配方写给了李元芳,那时候并不能肯定他会救你的孩子吧?”裴素云愣住了,半晌,才苦涩地道:“狄大人,现在提这些只会让素云感到羞辱,求您……就放过我吧。”狄仁杰摇头,语调竟比她还要苦涩:“看来老夫除了道谢,还应该向你道歉。”“狄大人!”裴素云惊得直勾勾盯住狄仁杰。狄仁杰摆了摆手,没有再说下去。沉默片刻,狄仁杰又道:“素云啊,老夫这两天才听说,你的先祖原来是三朝名臣裴矩先生。

哦,你们裴氏现就有位裴朝岩大人,与老夫同朝为官,任的是国子司业,他与你是否近亲?”裴素云淡淡地道:“回狄大人,这位裴朝岩大人算是素云的堂兄。”“哦,原来是这样?那素云为什么不去投奔他,反要独自流落在这边陲之地?这样的生活太过孤苦了,也不符合河东闻喜裴氏的氏族身份啊。(哈十八免费小说)”裴素云的唇边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狄大人,素云只是庭州的萨满女巫,闻喜裴氏的氏族身份与我没有任何瓜葛。至于素云为何要留在庭州……能说的不能说的,我都已经对人说过一遍,不想再说第二遍了。

”冲动地一口气说完,裴素云才意识到自己语气中的不恭,抬眼看去,金『色』夕阳下狄仁杰的鬓发如雪,她顿感愧疚,嚅嗫道:“狄大人,你是想问伊柏泰的事情吗?他……李元芳没有告诉您吗?其实他都知道的。”狄仁杰突然厉声叱问:“那他知不知道该如何从沉没于黄沙之下的伊柏泰逃生?你当初有没有告诉他这样的办法?!”裴素云惊骇得瞪圆了双目:“狄大人?!素云、素云不明白您的意思?”“咳!”狄仁杰叹息着闭上眼睛,一字一顿地道:“你的孩子安儿是韩斌带出沙陀碛的,元芳……当时被困在了伊柏泰里面,是他将安儿托给了韩斌。

待突骑施的乌质勒王子和瀚海军赶到的时候,伊柏泰已经埋于沙地之下了。”在炎热的夏夜里裴素云突感寒气彻骨:“我不明白?怎么会这样?……他、他应该和安儿一起回来的啊……伊柏泰埋在沙下?!不!”她几乎尖叫起来。“是的,整个伊柏泰都沉到了沙海之下!”狄仁杰死死地盯着裴素云,连连『逼』问:“你说,为什么会这样?啊?!景辉告诉我说沙下有个巨大的监狱,但是现在所有地上的房屋和出口都塌陷在沙中,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形?你所掌握的秘密中,有没有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另外据我所料,突骑施敕铎可汗所率兵丁绝大部分也已埋入沙下。

但这些不重要,都不重要……”狄仁杰的嗓子哽住了,他全力镇静,也难以扼制话音的颤抖:“最重要的是,你说元芳,他还有逃生的机会吗?”裴素云伏倒在桌上,无声无息的过了很久,才又抬起头来,脸上并没有泪。“狄大人,你们找过他吗?”狄仁杰长叹一声:“当然,只是……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不过我会命人一直找下去的。老夫知道,伊柏泰是你们裴家世代相传的秘密,我不勉强你说出来。今天老夫亲自前来,只是想请你帮忙指点,看看你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

”“狄大人!”裴素云轻唤一声,恍恍惚惚地道:“伊柏泰已沉入地下,所有的秘密也就不复存在了。伊柏泰就像枷锁,套在我的身上好多年,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它竟然会这样就消失了。这一切真像是场梦啊,一场我做了半生的噩梦,今天终于梦醒了。可是,我却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她泪眼婆娑地望着狄仁杰:“今后,我该为了什么活下去?”狄仁杰微微颌首:“我想,至少为了你的孩子,你也必须活下去。”他缓缓地站起身来,疲惫的目光落在裴素云的身上,像一个老父亲在抚慰伤心的女儿:“不要着急,假如一时想不出什么线索,也没有关系。

老夫已经拜托了乌质勒王子,在老夫离开庭州以后,继续寻找元芳。你如果想到什么,都可以去告诉乌质勒,他会尽力的。”裴素云茫然地问:“狄大人,您要走了吗?”“是啊。圣命在身,不能久留。庭州局势宁定,老夫便要启程返回洛阳了,朝中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在院门口站下,狄仁杰对裴素云亲切嘱咐:“素云啊,既然伊柏泰已毁,你若是想离开庭州,我倒可以为你去向裴朝岩大人说一说,我想,他必不愿让裴氏宗族流落在外。”裴素云对狄仁杰深深一拜:“狄大人,素云感谢您的好心。

素云过去的确想离开庭州,但总有各种各样的约束和畏惧。而如今,虽然那些都没有了,离开的理由却也不存在了。狄大人,素云哪里都不去,普天之下,只有此处才是素云的家。”狄仁杰缓步走到巷口,沈槐搀扶着他登上马车。回首望去,裴素云依然站在院门前,黑猫哈比比荧荧的绿眼,在她脚边的暗影中转过来绕过去。黑夜降临,裴素云全身素白的纤细身姿,在越来越浓的暮『色』中闪耀出神秘奇异的银『色』光芒。“沈槐啊,我们现在去沙陀碛看一看。”“啊?!大人,现在吗?”“是的,现在。

”沈槐不再说话,默默地赶起马车。狄仁杰轻轻拍了拍缩在马车后座上的韩斌,微笑道:“斌儿,等急了吧?我们现在就去沙陀碛。你呀,真的不想再见一见小安儿吗?他可是你救出来的啊。”韩斌摇摇头,把脑袋探向车窗外,两只晶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夜空。第二次从沙陀碛回来以后,他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前一次是想说话说不出来,现在却更像是这孩子自己选择了沉默。为了弄明白在伊柏泰究竟发生了什么,狄仁杰又试过让他点头、摇头或者写字,但是韩斌却一概置之不理了。

有些记忆太过珍贵,他将它们全部深锁在心底,从此再没有人能够开启。马车驶离庭州城,在乡野小道上稳稳前行,沈槐赶车赶得很耐心,他心里很清楚,这时候不需要着急。沉默许久,狄仁杰悠悠地招呼道:“沈槐啊,你还记不记得那天我们离开神仙镇,往庭州赶来时谈过的话?”“大人,您是指?”“关于儿女情长,英雄气短。”沈槐困『惑』地回头:“大人,您的意思是?”狄仁杰微笑着指了指前方:“看好前面。”“噢!”又过了一会儿,沈槐才听到身后传来深沉的话语:“从看到武重规的书信开始,我就没有一刻相信过那所谓的私情,我认定它要么是诽谤、要么就是欺骗。

不过今天,我相信它是真的了。”沈槐迟疑了一下,低声道:“大人,要让您相信可太不容易了。”“唔,你说什么?”狄仁杰似乎没有听清,追问道。“哦,我、我没有说什么。”狄仁杰望着车前那挺拔的背影,会心地微笑了。稍顷,他叹息着道:“怀疑让人保持警惕,相信却令人感到慰藉。今天,我就多多少少感到了一丝欣慰。沈槐啊,你是对的……人应该更多地去相信。”马车停在沙陀碛的边缘。沈槐等在车边,狄仁杰牵着韩斌的手,一脚深一脚浅地走进沙漠。从这里还看不到沙丘的叠嶂身影,在他们的面前,只有夜空与沙海在地平线的尽头汇集,黛蓝与墨黑的交接处,是璀璨壮美的星河。

走了一段,韩斌站住了不肯再往前。狄仁杰回头张望,马车还隐约可见,便点头道:“好吧,听你的。我们就走到这里。”深深地吸一口充满沙尘的热风,狄仁杰仰起头,仿佛觉得自己日渐衰老的躯体中,又被注入了焕然的生机。辽远旷渺的天地此刻正安抚他疲倦的身心,为他带来长久未得的宁静。他不禁深深感叹,在这里,生的欢悦和死的悲恸都显得多么无足轻重,在这里,生与死已合二为一,殊途同归。狄仁杰感觉到韩斌在扯自己的衣襟,便低下头,怜爱地抚『摸』着韩斌的脑袋,微笑道:“斌儿,过两日你就要随大人爷爷回洛阳去了。

这沙陀碛,大人爷爷以后是再没机会来了。不过你要是喜欢这里,等长大了以后还能再来。你还想来吗?”韩斌眨了眨眼睛,重重地点头。狄仁杰遥望星空,沉声道“斌儿,曾经有一位大英雄,写过这样的诗句‘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他说的是人生的短促,就像早上的『露』水,太阳一出就消失了。其实,人生也如这遍野沙尘,随风吹散,是最轻飘最无常的。但是他又写道:‘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斌儿,你要记住这些诗句,如『露』似尘的人生正因为这几句诗才有了不同,才有了意义。

”韩斌似懂非懂地睁大眼睛,又扯了扯狄仁杰的衣襟。狄仁杰弯下腰来:“怎么了?”韩斌伸出手,轻轻地为他拭去不知不觉中已落满面颊的泪水。三天之后,狄仁杰离开庭州踏上归途。庭州百姓交口称颂安抚使大人令庭州城摆脱疫病之危,夹道相送的人群绵延到城外数十里。也就在当天,梅迎春派出的日夜不停搜索沙陀碛的人马,抓到了几名伤痕累累、狼狈不堪的突骑施士兵。经过严刑审问,梅迎春终于从他们的嘴里了解到了伊柏泰被焚毁的全部经过。更重要的是,梅迎春得知:敕铎也已被烧死在了暗河的烈火之中。

梅迎春当即决定,集结手中全部的力量,发兵碎叶,他终于要去实现自己酝酿多年的宏伟计划了!。

小说索引: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全文阅读,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最新章节,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免费阅读,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安娜芳芳小说,悬疑小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