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悬疑小说 > 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最新章节
bxwx.Org 这是发生在大唐宰相、神探狄仁杰生命中最后一年里的故事。在这一年里,他要面对:环环相扣、匪夷所思的悬难疑案;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边关战事;诡谲多变、勾心斗角的政治阴谋,以及他自己那魂牵梦萦、黯然神伤的情感过往……试看狄仁杰怎样在这九九连环的迷局之中破雾而出!"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文 / 安娜芳芳
总裁小说网

沈槐神采奕奕地走进书房,端端正正地抱了个拳,道:“狄大人,元芳兄。”“沈将军快请坐。”狄仁杰招呼道,李元芳也紧走几步,对沈槐抱拳道:“沈贤弟。”三人分别坐下,沈槐道:“末将今天过来,是应长史大人之命,请狄大人和元芳兄明日一起去蓝玉观勘查现场。还请狄大人、元芳兄不要推辞。”“嗳,我们怎么会推辞呢。请转告陈大人,明日一早我们即可出发。”沈槐道:“如此甚好,明早我会与陈大人一起过来,请上狄大人和元芳兄后,从这里出发去蓝玉观。

”“太好了。”沈槐又道:“关于这个蓝玉观,今天我又去多方打听了一下,略有些收获,可以讲于狄大人和元芳兄听。”“哦?沈将军快说来听听。”沈槐道:“对于这个蓝玉观,过去的的确确从没有人听说过,也没有人见过。虽然韩锐和韩斌兄弟说有这么个道观,但基本上大家都认为他们是在胡说八道。直到半年多前,曾有些工匠被召集起来,蒙着眼睛去到一个幽僻的所在,盖了几座房舍,那些屋舍的构造仿佛是个道观。工匠们被遣回时也是蒙着眼睛,所以他们没有人知道如何出入那个神秘的地方。

但是他们都提起,那个地方有个高达数十丈的热泉瀑布。所以,末将断定,那里其实就是蓝玉观。”狄仁杰和李元芳相互看了一眼,点点头。沈槐接着道:“还有一件怪事,就是最近这半年来,并州周边总有些流浪乞讨者失踪的案子,但是因为这些流浪者本来就行踪不定,也无亲无眷,所以最后都成了无头案。末将在想,不知道这些情况和蓝玉观里面的那些死亡的道众有没有关系?”狄仁杰沉吟道:“沈将军,你做的很好啊。这些信息非常有价值,确实应该放在一起好好考虑。

这样我们明天勘查现场就更加有的放矢了。”沈槐道:“狄大人过奖了。”狄仁杰微笑着,亲切地问:“听口音沈将军似乎是洛阳人士,什么时候来的并州啊?”“狄大人,末将确是洛阳人,五年前从羽林卫中被派往并州折冲府。”“哦,沈将军原来是羽林卫,难怪举手投足都这样严谨精干。”沈槐笑道:“末将惭愧。如果狄大人没有别的事情,那末将就先告辞了。”“好。元芳,替我送送你沈贤弟。”李元芳跳起来,陪着沈槐到门口。沈槐看了看他,压低声音问:“元芳兄,身体好些了吗?”李元芳的脸微微一红,感激地看了沈槐一眼,道:“我已经没事了。

谢谢你。”回到书房,狄仁杰道:“你先去吧,今晚上早点休息,明天会有很多事情要做。”李元芳答应了一声,却不动,只对狄仁杰笑着。狄仁杰让他笑得有些莫名其妙,便问:“元芳,有什么事吗?”李元芳点点头,不好意思地道:“大人,那些点心很好吃,我可以拿些去吗?”“啊?噢,唉呀,拿去,拿去。都拿去吧。”狄仁杰忍俊不禁,把点心包往李元芳的怀里塞。“不,不,不用这么多。”李元芳的脸涨得通红,一边说着,一边从桌上拿起张纸,拣了几块点心包在里面。

狄仁杰看着他手忙脚乱地样子,突然深深地叹了口气,道:“你呀,和景辉小时候一模一样。他也喜欢吃这种点心,吃完了还要拿。。。。。。元芳啊,我过去一直不觉得自己老,可是这次回到家,看到景辉,再看看你,我真的觉得自己已经老了,老了啊。”李元芳已经包好了点心,低头听着。狄仁杰看着他,眼里突然有些潮湿,颤声道:“人老了,就希望看到孩子们一切都好,开开心心的,这才是一个老人最大的安慰啊。景辉是我最小的儿子,你比他还要小些,我心里也一直把你看成我的亲生儿子。

我是多么希望你们两个能够和和睦睦的,可惜世事总难遂人愿啊。元芳,你别和景辉计较,他就是那个脾气,我也拿他没办法。其实他的心地并不坏。如今我的身边只有你们两个,我一个都离不开啊。”李元芳一直低着头,此时才极轻地说了句:“大人,我走了。”拿起纸包离开了狄仁杰的书房。他走到自己房门前,转了一圈就朝府外走去,一路上快马加鞭,很快赶到了离城东土地庙三条巷子的街口,把马拴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上,慢慢地朝土地庙的方向走去。晚霞的余晖将遥远的天际涂抹成灿烂的金色,路边树上几片摇摇欲坠的枯叶在风中轻轻摇摆,犹如在和着残阳轻盈地舞蹈,深秋时节的黄昏,路上几乎已经没有了行人,李元芳一个人悠哉游哉地走着,仿佛在尽情享受着这静谧安详的秋日即景,实际上那双敏锐的眼睛始终在警觉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走了两条小巷,他完全确定没有任何异常情况,才飞快地跑起来,几步就飞身跃过了土地庙倒塌了一半的院墙。落在破庙前的院中,李元芳环顾着四周,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他皱了皱眉,举步要往土地庙里走,忽然听到庙门内有声音,他注意听了听,露出笑容,便干脆往台阶上一坐,耐心等待起来。在他的身后,一个小孩子蹑手蹑脚地靠近了,突然,李元芳一个转身,小孩子猝不及防被他一把揪入了怀中。李元芳看着这个蓬头垢面的孩子,轻轻擦了擦他的脸蛋,道:“你的武器都让我给收走了,还有什么办法来伏击我?”“伏击?什么叫伏击?”韩斌瞪着他,一个劲儿地在地上蹬着双脚,拼命挣扎。

李元芳被他挣得没办法,只好把他放开了。再一看,韩斌的小手里面居然握着半拉剪刀,李元芳愣了愣,道:“你怎么?唉,我真不知道,把我弄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也没什么好处,可我就是不喜欢你老是缠着我问东问西的。”韩斌气呼呼地说,把剪刀随手一扔,坐到了李元芳的身边。“那我不问东问西了,你是不是可以对我客气些?”“这个嘛,还差不多。”李元芳苦笑着摇头,问道:“吃过东西了吗?”韩斌朝他翻了个白眼,也不答话。李元芳从怀里掏出纸包,打开来递给韩斌:“喂,我给你带好吃的来了。

”韩斌一把抢过去,抓起块酥饼就往嘴里塞。李元芳看着他笑,问道:“你明明知道不是我害死的你哥哥,为什么还是不愿意相信我?我对你不好吗?”韩斌嘴里塞着点心,含含糊糊地说:“可你和那个人住在一个家里面,我看见的。你们是一起的。”“那个人?哪个人?”李元芳盯紧韩斌问道。韩斌有些被他脸上严肃的表情吓到了,嚅嗫着说:“就是那个,那个狄三公子。”李元芳冷冷地道:“看来我没有猜错。你认识他?为什么?”韩斌被他吓得一哆嗦,结结巴巴地说:“是,是因为,嫣然小姐,我哥哥。

。。。。。”李元芳大为讶异:“嫣然小姐,你还知道陆嫣然?”韩斌“嗯”了一声,接着委委屈屈地道:“你不是保证不问了吗?我真的不想说,我哥哥死了,我不知道怎么办,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我。。。。。。可我还想替他报仇,我哥哥他是个哑巴,他也没什么本事,除了画画他什么都不会,可他是我的好哥哥,我就这么一个哥哥,现在他死了,我什么亲人也没有了。。。。。。”他说不下去了,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李元芳叹了口气,呆呆地看着韩斌哭,一直等到韩斌渐渐停止了哭泣,他才站起身来,说:“斌儿,我要走了。

你自己要小心。”他又绕着土地庙转了一圈,道:“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真是不放心,可是又不能带你去狄府,怎么办呢?我也是两天前才到太原,东南西北还搞不太清楚。让我好好想想,想想。。。。。。”他突然又盯着韩斌,道:“你骗我了,你根本就不会写字。”韩斌转了转眼珠,道:“嗯,我不会写字。可我会画画,哥哥教我的。”说着,他从地上捡起根树枝,三下两下就在泥地上画了个人脸。李元芳走过去一看,居然画的是自己,还挺形神兼备,就是皱着眉头似乎挺凶的样子,他看得大乐,笑着说:“我有这么凶吗?”用鞋底把自己的肖像擦掉,李元芳看着韩斌道:“真是个聪明的孩子。

这样,你就在这里再呆一个晚上,明天,明天我一定想办法把你带走,我会保护好你的。”李元芳朝韩斌挥挥手,离开了城东土地庙。他回到狄府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回房间的路上,不期碰上了在原地转来转去的狄景辉。狄景辉似乎在等他,刚一看见李元芳,脸上顿时有些尴尬的神色,但马上就调整得若无其事的样子,稳稳地走上前来,一拱手道:“李将军。”李元芳略略犹豫了一下,也立即跨前一步,抱拳道:“景辉兄,找我有事吗?”狄景辉笑道:“咳,景辉惭愧啊,李将军来了这两天,景辉多有冒犯,心里很过意不去。

今晚上特意设了宴,想请李将军过去,给李将军赔罪。”李元芳毫不迟疑地答道:“赔罪是绝不敢当的,景辉兄盛情,元芳怎敢违命。元芳一定去。”狄景辉大喜:“好!痛快!李将军果然豪爽。宴席就设在景辉开设的酒肆九重楼里面。那景辉就先走一步,在九重楼恭候李将军。”“景辉兄请便,元芳随后就到。”李元芳目送着狄景辉大步流星地走了,才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匆匆地换了套衣服,向狄春问明了九重楼的方位,上马飞奔而去。

小说索引: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全文阅读,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最新章节,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免费阅读,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安娜芳芳小说,悬疑小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