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悬疑小说 > 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最新章节
bxwx.Org 这是发生在大唐宰相、神探狄仁杰生命中最后一年里的故事。在这一年里,他要面对:环环相扣、匪夷所思的悬难疑案;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边关战事;诡谲多变、勾心斗角的政治阴谋,以及他自己那魂牵梦萦、黯然神伤的情感过往……试看狄仁杰怎样在这九九连环的迷局之中破雾而出!"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文 / 安娜芳芳
总裁小说网

伊州刺史孔禹彭久闻狄仁杰英明睿智的大名,这天他陪同刚到伊州的狄仁杰,花了整个上午在烧得焦黑残破的折罗漫山火现场察看,眼见这位古稀老者不顾年老体弱,不畏暑热难耐,细心投入地勘察每片山林,寻访任何一点可能的踪迹,孔禹彭不禁从心中叹服。哈十八()免费小说令人遗憾的是,山火烧得太旺,过火面积又大,很多山区已暂成死地,无法进入细查,即使是狄仁杰这样的火眼金睛,也没能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转眼过了晌午,折罗漫山区本来可以遮蔽烈日的大树烧得只剩下残肢断木,孔禹彭见狄仁杰早已汗湿衣襟,苍老的面颊晒得通红,实在于心不忍,便上前劝说:“狄大人,折罗漫山就先查到这里吧。

晌午过后,这山里头会越来越热,阁老年事已高,万一要有个闪失,下官可担当不起啊!”狄仁杰稍作迟疑,还是同意了。一行人这才打道回伊州,一路上狄仁杰又让孔禹彭把武重规来伊州所发生的事情,前前后后细述一遍。孔禹彭不停地擦着汗,从早上开始他把这些话说了不下五遍,实在有些吃不消,但『』老那专注的样子,自己也不敢有半分懈怠,只是心中多少有些困『惑』。孔禹彭又怎么能够理解狄仁杰此刻那焦虑万分的心情呢?伊州有鬼这点毋庸置疑,即使是孔禹彭本人也无法否认,但是突破点到底在什么地方,如何才能找出确切的证据来支持李元芳的报告,同时还能查出事件背后的隐情?而且这一切行动还要快,越快越好。

自从在沙州决定继续西行,狄仁杰就几乎没有休息过,除了赶路便是思考案情,他有种强烈的紧迫感,再晚就来不及了……众人回到伊州刺史府,匆匆吃了几口午饭,狄仁杰便继续问案。他让孔禹彭取来当初证明杜灏身份的物证,也就是那几样烧得墨黑的“蹀躞七事”,一件件细看。许久,狄仁杰才抬起头来,『揉』一『揉』脖颈,让呆坐一旁的孔禹彭上前来。狄仁杰指了指面前那堆黑乎乎的小物件,首先问:“孔大人,本阁听你叙述,那杜灏的遗孀吕氏,似乎就是见到这些遗物后才发的疯?”孔禹彭迟疑着回答:“唔,回狄阁老,准确的说是见到这些物件后神『色』大变,坚决要求验看杜大人的尸身,至于发疯嘛,是看完尸身以后的事情。

”狄仁杰点点头,又指了指那“蹀躞七事”,问:“孔大人,难道你和武钦差都未曾发现这些物事的问题?”“啊?!”孔禹彭一愣,连忙再看,还是困『惑』地摇头:“这……狄大人,这些物事就是官员们通常所配的,哦,和你我无异啊,我看不出什么来。”狄仁杰皱一皱眉:“请孔大人将腰间所配之‘蹀躞七事’取下来对照一下,便可看出端倪。”孔禹彭不太相信地取下腰间的革带,将所配之物逐一取下,放在桌上那堆黑乎乎的物件旁边。狄仁杰道:“孔大人,请你说一说你这七件物事与杜大人遗物之间的区别吧。

”孔禹彭略一沉『吟』,便开始镇定自若地解说:“阁老,本朝官员所配‘蹀躞七事’为佩刀、刀子、砺石、契苾真、哕厥、针筒、火石,一共七件。”“唔,但是杜大人的遗物并没有七件?”“是的,那是因为契苾真、哕厥、针筒,这三样分别为木和竹的材质,大火已将它们烧毁,所以只余下四件,也就是佩刀、刀子、砺石和火石。”狄仁杰拈了拈胡须,点头道:“不错,余下这四样里,砺石和火石被烧成墨黑,但形状还在。只是这佩刀和刀子看上去有些古怪。

”“哦?有什么古怪呢?”孔禹彭凑上去再看,皱着眉头不说话。狄仁杰知道他还是没有想明白,和蔼地笑了笑,道:“很简单,佩刀和刀子都是一样铁质的物件,按说过火以后看上去应该差不多,可为什么这刀子未曾因火变形,而这佩刀却已被烧得弯折,完全没有原来的样子了呢?”孔禹彭十分惊诧,连忙细瞧,还真如狄仁杰所说的那样,他低下头不说话了。狄仁杰轻轻『摸』了『摸』那柄小刀子,低声道:“都说真金不怕火炼,其实这素朴的铁器,反比昂贵的金子更经得住煅烧啊。

”他的话音刚落,孔禹彭恍然大悟地喊道:“啊?难道,难道这佩刀乃金质?”狄仁杰微笑:“你说呢?”孔禹彭抓起那柄烧得弯折、奇型怪状的佩刀在手中,颠过来倒过去再看,终于长吁口气道:“狄阁老,下官太佩服了!这柄佩刀业已烧得变形,故而大家都未曾多留意,其实现在看来,还真和大家通常所带的七事中的佩刀不一样。”狄仁杰耸起眉头,轻哼道:“只怕你们未曾留意,有人却早看出蹊跷了。”孔禹彭倒吸口凉气:“您是说那吕氏?……只是,狄阁老学贯古今、知识渊博,自然能够想到这刀具材质的差别,可那吕氏一个『妇』道人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她何以……”孔禹彭说着直摇头,一脸的无法相信。

狄仁杰不置可否,又问:“杜大人的尸体还停放在刺史府中吗?本阁现在就去验看。”孔禹彭连忙称是,因为吕氏疯癫,两个孩子均为成年,没有人来收殓杜大人的遗体,再说案子未结,所以一直停尸在刺史府后院。狄仁杰不等他说完,起身就往后院而去。孔禹彭头前领路,狄仁杰带着沈槐紧紧相随,还未到停放尸体的厢房外头,一股臭味就扑面而来。狄仁杰脚步不停,却狠狠地瞥了孔禹彭一眼,孔禹彭有所察觉,尴尬地解释:“阁老,杜大人是烧死的,全身溃坏,再兼伊州这几天十分炎热,所以虽然放置了很多冰块保存尸体,还是没能……”狄仁杰二话不说,已经抢先登上厢房前的台阶。

守卫慌忙打开房门,更加刺鼻的臭味涌出,沈槐顿觉胸中连连翻腾,再看狄仁杰已经走进屋内,只好也硬着头皮跟上。厢房中央的木床上,白『色』的麻布覆盖着杜灏的尸身,那麻布上星星点点的污迹表明,尸体肯定**得很厉害了。孔禹彭刚想吩咐候在旁边的仵作,狄仁杰早就跨前一步,亲手掀开尸布察看。沈槐稍稍后退,虽然站得远些,还是能看到那令人心悸的惨状,并闻到『逼』人眩晕的尸臭,可狄仁杰却似浑然不觉,弯下腰从头到脚地查验尸身,还不停地和仵作交谈。

沈槐有些走神了,实际上他对这种话题一点儿都不感兴趣,只是在心中反复问着自己,狄仁杰如此热切于这桩案子,显然不是完全出于公心……突然一个念头猝不及防地袭来,会不会狄仁杰还指望着凭借这次的案件,将李元芳重新召回身边?仿佛兜头被浇了桶冷水,沈槐登时愣在原地。“沈槐?沈槐?”狄仁杰已验完尸,走到厢房门口,回首叫道。沈槐这才回过神来,赶紧奔出屋外,大大地吸了口新鲜空气。狄仁杰瞧着他狼狈的样子,微微笑了笑,张嘴好像要说什么,突然脸『色』一变,身体就往旁栽过去。

沈槐吓得高叫:“大人!”,一个箭步冲到狄仁杰身边,刚刚好将他搀扶住。孔禹彭也吓得瞠目结舌,帮着沈槐扶稳狄仁杰,连问:“狄阁老,狄阁老,您怎么样?”狄仁杰勉强站直身子,稍顷,才摆手道:“没事,天气太热,歇歇就好。”沈槐轻声道:“大人,卑职扶您去后堂休息吧。”狄仁杰拍拍他的胳膊:“老夫已经好了,呵呵,人老了,站久了就觉得累,再被那尸臭一熏,倒真有些恍惚。”说着,狄仁杰朝孔禹彭点手:“禹彭啊,那吕氏现在何处?”“回阁老,还在刺史府中呢,下官想那杜大人因公殉职,遗孀又突患疯癫,实在可怜地很,就暂时安置在东花厅里。

又自城中寻了最好的郎中来给她医治,可惜这几天治下来,都没见什么效果,仍然时喜时悲,语无伦次,疯得着实厉害。唉!”“嗯。”狄仁杰点头:“如此就请禹彭领本阁过去那东花厅瞧一瞧。”“啊?!”孔禹彭见沈槐一个劲地朝自己摇头,忙道:“阁、阁老,那吕氏服了郎中配的安神『药』,现在恐怕还沉睡不醒,无法应对阁老的查问……”狄仁杰微嗔道:“行啦!凭本阁手中几杆银针,这吕氏就算是真的沉睡不醒,本阁也有把握将她唤醒,你们两个就不要再想耍什么花招了!”沈槐无奈轻叹,只好搀起狄仁杰的胳膊朝东花厅去,为了让狄仁杰少晒到些正午的毒日,他特意靠近廊檐下走,才走了几步抬头,正对上狄仁杰温和慈祥的目光,沈槐心中一动,脸上不觉赦然。

东花厅外搭满花架,垂丝藤蔓把廊檐下遮得阴凉舒爽,真是块盛夏里难得的避暑之地。可惜那疯癫了的吕氏根本不肯走出屋子一步,从早到晚就缩在闷热的房间里哭哭笑笑,至今还穿着第一天来时的衣服,天气又热,几天下来整个人已弄得污秽不堪,哪里还看得出半分当日初见钦差时的娇媚容『色』。此刻她又趴在地上,把婆子送去的午饭撒了一地,手里还握着根银簪点点戳戳,时不时抄起米粒往嘴里送,狄仁杰诸人站在门口,看得十分不是滋味。孔禹彭抄着手支吾道:“狄阁老,这女人几天来都是这个样子,您看……”狄仁杰摇摇头,慢慢走到吕氏的跟前,悠悠然道:“世人皆痴,唯我独醒。

凭君多顾,堪堪妾心。自古至今,男子为权势为声名而疯狂,女人却多只为了一个情字,倒更叫人既唏嘘又感动。”那吕氏原本在地上边捞米粒吃边哼哼唧唧地唱着什么,听着狄仁杰的话语突然停下动作,蜷缩起身子蹲坐下来,呜呜地哭泣起来。狄仁杰朝孔禹彭使了个眼『色』,孔禹彭赶紧上前,将杜灏那柄烧坏的佩刀放在吕氏的面前,狄仁杰温和地开口道:“吕氏,你可认识这柄佩刀?”吕氏的眼睛在满额『乱』发后闪着光,盯着佩刀看了看,突然伸腿出去猛踢那佩刀,狂『乱』地喊起来:“这是那个死鬼的东西,他的东西!他、他不是去了阎王殿了吗?……啊!他来索命了,来索命了!他派了小鬼来,小鬼来!”话音未落,她竟一头朝狄仁杰撞去,一边尖叫:“青天大老爷,救命啊!”沈槐哪里会容她近狄仁杰的身,早挡在狄仁杰的面前,将吕氏牢牢地揪在手中,这女人还不肯罢休,拼命挣扎着又踢又叫,满嘴的疯话听去就是:“小鬼!小鬼!大老爷救命!”孔禹彭尴尬万分地看着狄仁杰,不知该如何是好。

狄仁杰锐利的目光却在屋子里扫了个遍,这时候除了他和沈槐、孔禹彭外,房内只有一个安排来照料吕氏的老婆子,束手无策地傻站着,门边则守着孔禹彭的贴身随从。狄仁杰的眼角聚起密密的皱纹,朝那老婆子微微颌首:“孔大人说你是从杜府里过来伺候你家夫人的?”老婆子抹抹眼睛,哆哆嗦嗦地回答:“是的,大老爷。我家夫人在这里发的疯,孔大人便叫我过来照应她。”狄仁杰又问:“你这婆子既然是老爷夫人的贴身仆『妇』,想必知道你家老爷左脚的小指有缺?”那老婆子瑟缩着点头:“嗯,是……没错。

”。

小说索引: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全文阅读,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最新章节,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免费阅读,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安娜芳芳小说,悬疑小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