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悬疑小说 > 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最新章节
bxwx.Org 这是发生在大唐宰相、神探狄仁杰生命中最后一年里的故事。在这一年里,他要面对:环环相扣、匪夷所思的悬难疑案;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边关战事;诡谲多变、勾心斗角的政治阴谋,以及他自己那魂牵梦萦、黯然神伤的情感过往……试看狄仁杰怎样在这九九连环的迷局之中破雾而出!"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文 / 安娜芳芳
总裁小说网

在庭州刺史府的后堂中,钱归南坐立不安地面对着敞开的屋门。堂外,阴霾重重的天空仍然毫不止歇地向下倾泻着雨水,一副密密实实的雨帘垂挂在门口,令人望而生畏。钱归南从几上端起茶杯想喝一口,可是手抖得厉害,滚烫的茶水泼溅到他的手指上,钱归南吃痛,把茶盏狠狠地往几上砸去。茶水四溅,细瓷的杯盖滚落在青砖地上敲得粉碎。仆人听见响动,刚从门边蹑足而入,就被钱归南大喝一声:“滚!”那仆人吓得屁滚『尿』流地跑进雨中。王迁两个时辰前就出发去伊州了,天气不好,他的行程会受到些阻碍,估计最快也要明天晚上才能到达伊州。

此刻钱归南遥想着伊州的状况,难以摆脱焦虑恐惧的心情。虽然他已经给王迁详细布置了应对之策,而且还做了几手准备,但只要抬眼一望外面的大雨,钱归南就从内心深处感到不祥。他对自己的谋略一向很有信心,但这一次却每每如履薄冰、心惊肉跳,连绵不绝的大雨更加剧了他的不安,滂沱的雨声吵得他心烦意『乱』,似乎总有个声音在他耳边重复着:人力可逆,天道难违啊!目前,钱归南还有件非常棘手的事情要处理:王迁奉命去抓狄景辉,结果却弄回来个李元芳,在正堂里等着刺史大人问话已经两个时辰了,而钱归南至今没有想好该如何面对他。

这两个时辰里面,钱归南努力整理思绪,回想着自李元芳和狄景辉来到庭州以后发生的种种事件,越想越觉得蹊跷,似乎总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但又说不清楚问题出在哪里。现在,崔兴的先锋部队和林铮、狄仁杰的朝廷大军正在日夜兼程,向肃州挺进,钱归南几乎已经认定默啜必败了,他必须要利用所剩下不多的时间,为自己从这团『乱』麻中抽身而退做好充分的准备。当初钱归南不明不白、不情不愿地给拖上贼船,无非是抱着火中取栗的侥幸心,目前看来诸多盘算就要落空,能够自我保全就是上上签了,所以他才让王迁去抓捕狄景辉,倒不是要为难这位宰相大人的公子,只是想当张王牌捏在手中以防万一。

哪想李元芳早发现有人监视,找来个面貌身材和狄景辉相仿的人,而庭州官府里真正认识狄景辉的只有钱归南和王迁,居然被他轻而易举地蒙混过去。快到正午了,钱归南想来想去决定不再拖延,和李元芳当面对峙下也好,可以『摸』『摸』他的底细。于是他唤来手下,去将李校尉押,啊,不,是请来后堂攀谈。时候不多,李元芳被带到后堂。因为刺史大人说的是请,两名兵卒一个头前引路,另一个还殷勤地给李元芳打着伞,可惜雨势太猛,进到后堂时,李元芳还是浑身湿透了。

钱归南看着李元芳落汤鸡的样子,佯怒道:“你们怎么搞的?让李校尉淋成这样?”李元芳摆摆手:“没事,雨太大,他们也都淋湿了。”“呵呵,好,好,李校尉请坐吧。”李元芳不动:“我还是站着吧。”钱归南看一眼他湿透的衣服,会意道:“哦,也是。咳,李校尉头一次来庭州,没想却碰上这百年一遇的涝灾,不巧,不巧啊。”啜一口香茶,他再次瞥了眼李元芳,故作关切地问:“李校尉怎么脸『色』不太好?这天气反常,人就容易生病,我听属下说李校尉在巴扎上日夜『操』劳,可得多注意身体才是。

”李元芳淡淡地道:“钱大人布置下来的任务,卑职即使日夜劳作也无法周全,实在没有闲暇注意身体。”钱归南脸『色』变了变,本来只不过想套套近乎,李元芳却回答得针锋相对,钱归南嘿嘿一笑,正打算置之不理,哪知李元芳紧接着又开口了:“钱大人,说到天气反常容易生病,我正有件事情要禀报钱大人。”“哦,什么事?”钱归南的心里格登一下,就听李元芳说:“钱大人,卑职这两天在巴扎上发现有些商贩病倒,都是上吐下泻的症状,病势非常凶险,我听人说似乎是疫病。

不知刺史大人可有耳闻?”“什么?你说疫病?!”钱归南做出一脸的莫名惊诧,心中却懊恼万分,怎么李元芳连这事也盯上了?……犹豫了一下,钱归南含糊应道:“唔,李校尉是过虑了吧?夏季脾胃不适也是常有的,啊,本官前两天就吃坏了一次,更别说这天气,哪里就扯上疫病了呢?没有的事,没有的事。”李元芳紧盯着钱归南,追问道:“可我确实听说庭州过去有疫病流行,因此每年官府都要发放神水给百姓,但今年至今没有发放,这又是为何?”钱归南干笑道:“呃,疫病是好多年前的事了,近十多年来已经绝迹。

那祭祀和神水,都不过是过去遗留下来的习俗,以此安抚百姓罢了,和疫病并没有实质的关系。李校尉曾是狄仁杰大人的卫队长,该不会相信此等邪佞之说吧,哈哈!”李元芳皱了皱眉,他今天来到刺史府就想和钱归南短兵相接,『逼』一『逼』对方的原形,可钱归南还是一味避重就轻地耍太极,按李元芳的个『性』,对这种虚伪作风简直厌恶至极,恨不得拿刀架在刺史大人的脖子上才痛快。既然提到了狄仁杰,于是李元芳继续挑衅:“嗯,狄大人确实憎恨巫婆神汉之流,可他对百姓的安危福祉更为看重。

我想假若狄大人来到庭州,看到有数众百姓无故病倒,病势又如此可疑,他也必会着力探究缘由,确定是否和疫病有关,而绝不仅凭臆断就做出结论!”钱归南没想到李元芳这样不依不饶,愣了愣才道:“李校尉!你来庭州才多久,对庭州的情况了解多少,居然如此质问本官,你管得也太宽了吧。”李元芳冷笑:“卑职只是好意提醒,庭州出现任何状况,刺史大人都逃脱不了干系,还请好自为之!”钱归南胸口闷涨,冷哼一声道:“李校尉,虽说你曾经是狄阁老的卫队长,朝廷的三品大将军,可现在只不过是个小小的戍边校尉,本官还不需要你来教导我该如何施政。

更何况,李校尉你居然让看管的流犯走失,本官还想听听你的解释呢!”李元芳不慌不忙地回答:“狄景辉没有走失,我把他藏起来了。”“藏起来了,为什么?”“我怕他出事。”钱归南气结,摇头反问:“你怕狄景辉出事?他和你好好地呆在巴扎,连流役他都不用出,他能出什么事?李校尉,你这话实在太令人费解了……”李元芳打断他的话,斩钉截铁地道:“没什么可费解的,自从我和狄景辉来到庭州后就屡次犯险,因此钱大人,我不信任你!”“你!”钱归南涵养再好,此刻也忍耐不住了,怒火灼灼直冲脑门,半晌才咬着牙道:“好啊,李校尉,我知道,你如此目无尊上、肆意妄为,凭借的不过就是和狄阁老的关系。

哼,这样也好,待狄大人来到陇右道问及他的三公子,本官再不必费事,只将你这位过去的卫队长交出去即可,狄公子的一切本官就概不负责了!”一席话发泄完,钱归南总算舒畅了些,便等着李元芳的反击,哪知堂内骤然间鸦雀无声,耳边只有噼里啪啦的雨声,似乎比此前更加激烈。钱归南狐疑地向李元芳投去目光,这才发现对方低着头,堂内光线暗淡,看不清他的表情,湿透的衣服贴在瘦削的身上,显得既狼狈又坚韧。钱归南心念一动,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怒火中烧,貌似失言了?糟糕!钱归南脑袋上猛地爆起青筋,果然失言了!怎么竟把狄仁杰要来陇右道的消息透『露』给李元芳了?难怪有这突如其来的沉默……一瞬间,钱归南懊恼地简直要掀桌而起,一向自恃老谋深算,今天怎么竟会着了小鬼的道?!沉默继续着,钱归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李元芳进来之前的两个时辰里面,钱归南其实已经把狄、李二人来庭州以后的全部经过都想了个遍。要说这二人是朝廷派来的探子,钱归南始终认为可能『性』不大,他对两人的忌惮更多地还是因为他们在朝中的背景,所以一直只是在暗中试探,并把他们的行止限制在可控范围内而已。虽然李元芳在伊柏泰的所作所为令人惊叹,但也没有超越钱归南的掌握,自回到庭州以后的表现更是规矩,钱归南想来想去,认定李元芳不可能了解多少内情,他刚才的谈话应该不会有诈,不过是愚忠狄仁杰的表现罢了。

那么,还是将计就计吧。钱归南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忙,不想再在李元芳身上浪费时间。钱归南盘算停当,虚张声势地咳嗽两声,拉长了声音道:“李校尉,本官自认没有待薄你和狄公子二位,可惜你无法体会本官的一片苦心,本官也无意再多辩解。虽说李校尉已对狄公子作了妥善的安置,但是本官对二位的安危也有责任,如果李校尉执意不肯交出狄公子,那么就只好委屈李校尉在这刺史府里暂住,本官丢了个狄景辉,可不敢再丢一个李元芳了,否则对朝廷对狄阁老都无法交待,哈哈哈哈!还请李校尉谅解,谅解。

”李元芳始终一言不发,钱归南叫来手下,他跟着来人拔腿就走,没有丝毫犹豫和反抗。看着李元芳掩入疾雨中的背影,钱归南轻松地长舒口气:这样也好,李元芳太过机智,可比狄景辉麻烦太多,放在外头到底让人不放心,现在他来自投罗网,钱归南反倒安心了。圣历三年五月十四日,肃州城外。这似乎只是一个寻常夏日的清晨,从南部高耸的祁连山上刮来的阵风,仍带着夜晚的丝丝凉意,一轮旭日自浩远高邈的东方向大地遍撒金光,越发衬托得肃州城内外,云山渺阔、大漠苍茫。

脚下是亘古不绝的沙砾漫漫,眼前是变幻万千的蜃楼秀峰,更有纵跨在起伏山峦上的长城,联接着一个又一个威武的雄关峰火,这苍凉而激越的浩瀚气势,豪迈而悲凉的深沉情怀,除非亲身经历,亲眼目睹,又怎么能够体会呢?“吁!”大周朝陇右道前军总管、凉州刺史崔兴大人在这一刻勒紧缰绳,手搭凉棚,微微眯起双眼向前望去,肃州城青黑『色』的城墙已经清晰可辨了。他甚至可以看见,城头上黑衣皂甲的突厥士兵,在飘扬的黑『色』狼旗下肃穆列队,林立的刀枪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眩目的光芒。

小说索引: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全文阅读,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最新章节,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免费阅读,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安娜芳芳小说,悬疑小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