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悬疑小说 > 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最新章节
bxwx.Org 这是发生在大唐宰相、神探狄仁杰生命中最后一年里的故事。在这一年里,他要面对:环环相扣、匪夷所思的悬难疑案;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边关战事;诡谲多变、勾心斗角的政治阴谋,以及他自己那魂牵梦萦、黯然神伤的情感过往……试看狄仁杰怎样在这九九连环的迷局之中破雾而出!"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文 / 安娜芳芳
总裁小说网

李元芳沉默地看着她,稍顷,他站起身走到窗前,轻声道:“屋子里有些闷,我开下窗,好不好?”窗扇开启,新风入户,楼下巴扎上的喧闹之声猛然涌进室内。哈十八免费小说温暖的春日午后,干燥香甜的空气醺然醉人,却与他们的心境迥异而隔绝。李元芳坐回桌边,抱歉地说:“对不起,我不应该像刚才那样对你……有时候我也会控制不住自己。”见裴素云不理睬,他又小心翼翼地问:“你,不急着回去吧?”暖风轻轻吹拂在脸上,裴素云的心重又软下来,这才抬眼看了看他:“嗯,现在还早……还有些时间。

”李元芳明显地松了口气:“那就好,要不我们还是谈些别的吧?其实我一开始就想问你,既然是梅迎春约你来,为什么你见到我的时候却丝毫都不意外?”“因为我早听说过你在伊柏泰做的事情,我也知道蒙丹是梅迎春的妹妹。所以梅迎春会与你相识,并不奇怪。”李元芳点点头,犹豫了一下又问:“有关伊柏泰的问题,我可以问吗?”裴素云十分镇定地回答:“应该不可以吧。”她端详着李元芳,微笑着反问:“你这么聪明,难道不能从中猜出些什么?”李元芳垂下眼睛:“大概可以猜出来,裴家在沙陀碛里守护的秘密,应该和伊柏泰有关系。

”裴素云双眸闪烁,面颊重新红润起来:“你猜得很对,而且还有一点可以告诉你,伊柏泰就是由我的曾祖父裴冠设计并开始建造,而最终由我的父亲裴梦鹤和蔺天机一起督造完成的。”李元芳大吃一惊,不觉瞪着裴素云喃喃自语:“竟然是这样。难怪我在伊柏泰的水井盖上看见了萨满的神符。”裴素云轻吁口气:“所有这些饰有萨满神符的水井,都是当初由先祖父裴冠主持勘测沙陀碛和周边的地下暗河后挖掘出来的。”李元芳情不自禁地感叹:“真没想到,裴冠竟然在庭州留下了这么多神秘的印迹,而你和伊柏泰、沙陀碛也有如此深的渊源。

”裴素云再次悠悠地叹了口气,低声应道:“我把这当作宿命,今生今世都难以摆脱了。可悲的是,这样的命运只能由我一人来承担,再无人可以依托。”她探手从怀里掏出个小小的绢包,从里面抽出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纸,抬头看了看李元芳,把纸推到他的面前:“喏,上回你……忘记拿了,还给你。”李元芳展开一看,原来是自己画了神符的纸,那天他深夜去找裴素云,就是想取回这张纸,结果却给忘了……他这么想着,不觉纳闷地问:“你事先并不知道今天能碰上我,怎么还随身带着?”裴素云避开他询问的目光,不答话。

望着她娴静柔美的侧影,李元芳心有所悟,一时竟不知说什么是好,连忙定神去看那纸,这才发现,原先自己在纸上只画了两个神符,裴素云又给添了两个,一共成了四个。神符的下边,她还注了一首五言律诗。伏羲演八卦,文王还未生。泽中觅净水,雷动火龙惊;风起云方灭,钻山复出尘。逡巡脱困路,背后有乾坤。李元芳看着这张内容丰富了不少的纸,皱起眉头苦笑:“我这人最不会猜谜。”裴素云温言抚慰:“别急,一点儿都不难懂,我说给你听。萨满崇拜天地万物,信奉很多神灵,你看过《西域图记》,应该知道这一点。

这神符中央的四个不同的纹理,分别代表水、火、风、地,是从萨满众神中刻意选取的,并且和这首绝句中间的两联对应。而围绕在他们外面的这个五芒星,却是蔺天机从西方的巫学里吸取过来自创的神符,因此不见于任何神学典籍。”“哦,那么蔺天机这样做的目的?”裴素云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他搞出这么些匪夷所思的东西,不过是为了掩盖伊柏泰和沙陀碛里面埋藏的真相,同时又给自己人留下记号,必要时可以按图索骥。”李元芳笑了笑:“这个五芒星,我总觉得有些像个人背着身站立。

”裴素云的眼中光华骤闪:“天,你这么聪明,还真要让你猜猜谜才是。”她指了指五言绝句的最后一联:“这联说的就是背后的意思,不过到底是什么涵义,你得自己想。”“行啊,反正我晚上老是睡不着,就想想这个吧,说不定能安神。”裴素云被逗笑了,湿润的目光轻轻拂过李元芳的面庞:“其实水符你已经知道含义了,而你在阿苏古尔河畔看到的那个则是风符……斌儿告诉了我你在阿苏古尔河畔挖井找水的事情,唉,其实风符代表的不是水井,你真是……太不容易了。

”李元芳的下颚绷紧了,沉声道:“我现在已经知道了,那只是通往地下暗河的入口,或者说是风道。而且暗河中的水有股臭味,水面上竟然还能燃起火来,不知有什么古怪,我想那水断断是喝不得的。”裴素云愣了愣,才道:“沙陀碛地下的暗河有两种,一种由地面的河川之水注入地下缝隙而成,因在地底下所以能历秋冬而不干涸,到第二年春夏的雨季,地面河川暴涨又有源源不断的清水补充进去。萨满水井挖取的就是这些水,一般都离地面不深。至于有风符的井道所通往的地下暗河,则在地下很深处,纵横交错在整个沙陀碛和庭州地区,河水很深河道很广,就是有一个问题……”“什么问题?”“那暗河的水上浮有一层石脂,味臭可燃,你刚才说得很对,被石脂所污的水人畜是不能饮用的。

”李元芳听得频频点头:“我明白了。这么说那天我沿着风井拼命下挖,应该是挖到了由阿苏古尔河蓄在地下的水,还真是够侥幸的,哼,也够鲁莽的。”“怎么能这么说,你又不知道。”裴素云情不自禁地嘟囔:“再说,都没有人帮你,全靠你一个人。”李元芳微笑:“如今你不就在帮我?”裴素云的脸上再度泛起红晕,轻声道:“火神和地神的符号是伊柏泰里专有的,我就不能再告诉你它们的含义了。你只记住,水神和火神相对照;风神和地神相对照。水和风在地上;火和地在地下……唔,我就只能帮你这些了。

”“没关系,你已经帮得够多了。”李元芳将纸叠好,正要揣入怀中,又拿到鼻子前闻了闻,奇道:“唔?怎么有股香味?”裴素云“呀”了一声,脸顿时绯红,轻声嘟囔:“在我身上放久了……”李元芳会意,又闻了一遍,方才笑道:“这是什么香?真好闻,我平常最不爱闻香气,可是这个味道很好,还有点儿苦味。”裴素云松了口气:“哦,这是檀香里加了天竺的苦岑香,是我自己育着玩的。唔……这香有个特别,一沾上好多天褪不去……如果你不喜欢,我这就按样再给你画一张,你把这张扔了罢。

”“我喜欢。”李元芳将纸收好,有些欲言又止,裴素云见了微微嘲讽地笑起来:“李先生,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钱归南对神符的详情并不清楚,因为他虽然和我在一起已经有十年,我们还有了安儿这可怜的孩子,但是他毕竟算不上真正的裴氏族人,我也不会把伊柏泰的秘密全都透『露』给他。当然,为了报答他为我做的一切,也为了让他能够更好地保护伊柏泰的秘密,我也、也帮他在伊柏泰做了一些事情……”她的声音低到几不可闻,李元芳却听得握紧双拳,为什么真相总是这样让人无法忍受。

裴素云还在说着:“当初曾祖父怂恿裴矩,去大隋炀皇帝那里请求建造伊柏泰,就是为了保守沙陀碛里的秘密,可是他把伊柏泰设计得太复杂了,一直到他去世也没有能够建造完成,后来战『乱』迭起隋朝覆亡,伊柏泰的建造也被迫停下来。而我父亲决心要将伊柏泰建成,他请来蔺天机帮忙。由于蔺天机帮助庭州消除了瘟疫,庭州官府投桃报李,才派人继续动工,但是……可怜我爹爹在伊柏泰完工之前就被蔺天机害死,因此没能亲眼看见伊柏泰的最终落成,而蔺天机自己于伊柏泰建成后不久,也在沙陀碛里失踪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十年前。”“哦,你也是在十年前与钱归南走到一起的?”裴素云默默地点了点头。十年前,她曾那样期待过帮助,她得到了;但为什么十年以后的今天,她却因此感到锥心刺骨的痛楚和遗憾:暮然回首,原来人生就这样覆水难收了。不知不觉,这个春日的下午已过去大半,时间在他们的身边悄悄流逝,随着艳阳一寸一寸偏西,融融暖意也在无奈中褪去,清冷的黄昏日晕落下来,窗格之上半明半暗的光影流转,微风习习,带上了寒意。

李元芳看到裴素云有些微瑟缩,就起身去关窗,刚伸手够到窗格,却听她在耳边轻声道:“先别关。”李元芳一扭头,见裴素云已悄悄站到身边,目光『迷』离地眺望着远处,他也随之望去,极目的天际,又是那天山之巅的冰雪正在变换出无限的光彩。“多么美啊,却又那么远、那么冷。”裴素云再一次在心中哀哀地叹息着,耳边“吱嘎”声响,李元芳把窗关上了。喧闹市声和落日晚霞一起被阻隔在了薄薄的木板之外,他们相对而立,呼吸急促交融,几乎难分彼此。

李元芳又开口了,嗓音不同寻常的暗哑:“你刚才说,今天之后,还不知道能不能再见面。所以有些话,即使你不愿意听,我还是必须说出来。”裴素云抬起眼睛,这一刻他们坦诚对视,没有时间再逃避了。“我可以不问你关于钱归南的问题,但我现在却想告诉你一些我所知道的,和钱归南有关的事情。”裴素云张了张嘴,被李元芳严厉的眼神制止,这次他没容她打岔,而是坚决沉着地说下去:“钱归南日前离开庭州,据说是带着翰海军的沙陀团换防轮台,他是庭州刺史兼翰海军军使,这本也在他的职权范围之内。

但是几天前我刚好去了趟轮台,据我查访的结果,翰海军沙陀团压根就没有到轮台,而是去了大周与东突厥边境的另一个地方!”裴素云目瞪口呆地看着李元芳,不知所措地连连摇头:“我只听他说带沙陀团去了轮台,还有天山团,也被王迁带去了轮台……”“没有。”李元芳打断她的话:“根本没有任何一支瀚海军去了轮台,相反现在他们都被困在边境的一个秘密地点,处境十分危急。”裴素云脸『色』惨白地盯着李元芳,她是个绝顶聪明的女人,当然懂得这个情况意味着什么。

小说索引: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全文阅读,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最新章节,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免费阅读,狄仁杰探案之九连环,安娜芳芳小说,悬疑小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