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六日契约残酷总裁下堂妻最新章节
六日契约残酷总裁下堂妻在线阅读,作者:纳兰雪央...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文 / 纳兰雪央
总裁小说网

当许欢凉的手机铃声倏然响起划破片刻的宁静,她的心忍不住的咯噔一下。就像是有一种莫名不详预感一样,她清澈的眼眸缓缓的落在手机明亮的屏幕之上,一个陌生的号码就这样的落在她的眼底。许欢凉迟疑着接起电话,却在听到对方的声音时忍不住的瞪大了眼睛!“许欢凉,你是不是很好奇我打这通电话给你?我只不过是想要告诉你,你的姑妈在刚才死了!”金素梅的声音在电话的那头传来,许欢凉的手指沁凉如冰,可是却比不过心头那种异样的感受。她的视线随着金素梅所说的每一句话落在不远处签单的男人,那高大健硕的背影此时看在她的心底却透着异样的寒凉!“你怎么知道?我又凭什么相信你?”一股窒息感令许欢凉有些喘不过气来,令许欢凉额头突突的跳着,那种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她彻底的品尝到苦涩的滋味,尽管对金素梅给自己打这通电话的原因产生怀疑,但是她却还是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明明刚才她还说要与阎苍穆一起去看姑妈的,可是为何一转眼的功夫金素梅却打电话告诉自己姑妈没了?“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亲自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地址我会发给你,许欢凉——阎苍穆他一直都在骗你!”电话那头的金素梅在说完这句话之后迅速的挂断了电话,徒留下站在原地的许欢凉怔怔的望着自己手中只剩下忙音的手机,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泛凉甚至还来不及对着刚转过身来的阎苍穆说些什么,纤细手指上的戒指宛如是枷锁一般的让她呼吸困难着!身体不由自主的反应是转身向着门外跑去,许欢凉甚至可以很清晰的听到站在身后的阎苍穆在叫着自己的名字,可是她却什么都来不及多想,只是不停的跑向热闹的大街上快速的钻进了一辆停靠在路边的计程车!她慌张的先催促着司机开车,直到从后面的挡风玻璃看去阎苍穆等人的身形逐渐的在原地变成了一个小点,她才抑制不住自己的颤抖着!金素梅的短信很快便发了过来,将地址交给司机许欢凉只是麻木的将视线落在窗外,她头一次感觉到慌张无助!纤细的手指不停的转动着自己手指上的指环,那粉红的钻石刺痛了许欢凉的心!她有些后悔就这样冲动的跑了出来,或许她应该将金素梅给自己打来电话的事情告诉苍穆的,这样如果金素梅真的有什么阴谋的话那么自己也可以有所准备!而与此同时站在珠宝店门口的阎苍穆身体不受控制的僵硬着,眼眸深处是无法抑制住的痛楚,他不明白许欢凉到底是怎么了?刚才为何好端端的就跑出来。

站在他身旁的勒恺大气也不敢出,阎苍穆到现在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那阒黑深邃的眼眸里有着让人猜不透看不清的色彩!pxxf。“阎先生,许小姐刚才接到了一通电话!”勒恺清楚的可以看到阎苍穆垂于自己的身旁的手用力的紧握着,手背上的皮肉因着用力过猛的关系紧绷泛白,就算是看着都能够知道此时的阎苍穆到底是多么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给我查!给我查刚才到底是谁给她打的电话!”不知道过去了多长的时间,阎苍穆终于开口!原本已经深邃的如同幽井一样的眼底逐渐的浮现出嗜血的神色,五指紧收,指节泛着青白!勒恺哪里敢耽误,赶忙打电话联系暗集团在台湾的部下!喧闹的街市上依旧人来人往,很多人将自己的视线都投注在站在街道中间的这个身着昂贵手工黑色西装的男人,冷峻的表情让人忍不住的心惊胆寒了起来!————————————————————我是今日八千字的分割线——————————————————许欢凉静静的站在病房里,望着闭着眼睛一脸安逸的躺在病床之上的姑妈,她是那么的安详就像是沉沉睡去一般的,除了面容上有些泛紫其他的与平日里无异!她的身后站着从茶室赶来的金素梅,那高跟鞋踩在瓷砖上的声音清晰的传进了许欢凉的耳中!可是她就像是没有感觉一般的只是用一种缓慢的速度跪在了姑妈的床边!高级疗养院的病房里加湿器依旧运作着,雪白的纱幔随着风吹过的痕迹让被撩起,许欢凉像是什么都感觉不到一般的只是将雪白的双膝跪在冰凉的瓷砖之上!她颤抖着的手指就这样的轻抚着那张消瘦苍老的面容,眼眶当中迅速聚集起的泪水就那样挂着,让人看起来忍不住的心酸!金素梅双手环绕在胸前望着许欢凉跪在那个死人的旁边,心底泛起一丝的波澜却又很快被另一种情绪消散着!在许欢凉来之前金素梅已经打点好了所有的一切,医院的出入记录监控录像一切都已经被销毁,恐怕再也不会有人会知道暮向晚曾经来过的事情,而此时的她现在待在这里无非就是想要好好的解决一下与阎苍穆分开单独出现在这里的许欢凉!既然她自己选择到这里来,就不要在怪自己心狠手辣!她一定要一点点的铲除掉对向晚不利的女人,更何况现在阎苍穆看起来对许欢凉倒是挺重视,就是不知道如果当他失去这个女人的话,又会变成怎样的一副模样!如果不是因为那个野种的母亲,褚风也就不会早逝,如果不是那个贱人——她也就不需要与自己的亲生骨肉生生分离这么多年,她要报仇!她要让跟当年那件事情有所关联的所有人都付出代价!而现如今,许欢凉就是第一个受难者!“我就知道阎苍穆不会告诉你,所以我好心打这通电话叫你来!”金素梅的语调当中带着一种毫不掩饰的冷讽,听在许欢凉的耳中尤为的刺耳。

姑妈看起来走的很是痛苦,手指僵硬的程度令许欢凉的心里一阵阵的疼痛着!都是自己的错,她本应该早来的,可是因着对暮向晚的厌恶她却拖延了时间,她原本以为以后还会有很多时间来看姑妈的!只是没有想到,只是没有想到上一次的见面竟然会成为了永别!许欢凉像是没有听到金素梅在说些什么,她只是将姑妈冰凉的手紧握在了自己的手心里,她仔细的将姑妈脸上被汗水打湿的发撩到耳后,期间打翻了放在一旁的果盘,削好的一块块苹果随着许欢凉的动作就这样的坠落在了雪白瓷砖上,发出来的巨大声响令金素梅吓了一跳!许欢凉的模样出乎于自己意料之外的冷静,只不过那副双眼空洞的模样还是足以看出这个女人死了的消息给了许欢凉致命的打击!“我很想知道难道你就不恨阎苍穆么?”金素梅缓步的向着,用着嫌恶的眼神避开掉在地上的苹果,这么廉价的水果在她眼中根本不值得一提,就像是此时跪在地上的许欢凉。

金素梅眼角眉梢之间对许欢凉透出的嫌恶是如此的明显,许欢凉却像是什么都感觉不到一般的只是用着小手一遍遍轻柔的摩挲着那张早已经冰凉的苍老的脸!许欢凉的父母早逝,一直都是姑妈独自一个人照顾自己!她一辈子都没有结婚,不是没有对象,在姑妈年轻的时候追她的人有太多太多,在许欢凉的记忆当中,姑妈最喜欢的那个男人却因为听到结婚之后姑妈要连同自己一起带过去而退却,姑妈哭了一晚第二日还是决定与那男人分手!这么多年来许欢凉依旧清楚的记得那日姑妈背着自己哭了一晚上的声音!她将全部的爱都倾注在自己的身上,可是她呢?她到底做了些什么?想话话己。

“你到底想说什么?”许欢凉不允许自己在金素梅的面前哭,她沁凉如清泉一般的眼眸用着一种缓慢的速度抬起头来看着她的脸,就连樱红色的唇瓣吐出来的话语都透着冷意!那模样硬生生的让金素梅面容微微一变,她却又强迫自己不能在小辈的面前失去仪态!在出了茶室之后就又仔细的盘在她脑后的发髻将金素梅傲然的态度显露的如此明显!“阎苍穆骗你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你每天待在这样的一个男人身边难道就不觉得难受么?”金素梅的眼角眉梢都透着一抹不屑的色彩,在她心里像是许欢凉这样的女人愚不可及,就算是会耍些皮毛的手段又如何?到最后还不是被男人玩弄在股掌当中?许欢凉轻抚着姑妈冰凉手,缓慢的站起身来向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打来一盆温水用着轻柔的动作给姑妈擦拭着身体!对于金素梅的叫嚣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她的心麻木的只是想要将姑妈弄的妥帖一些,在她生前自己没有照顾好她至少在死后也要让她风风光光的离开!“如果你只是想要对我说这些的话,那么请你离开!”许欢凉眸底平静无波,就连说话的语调都没有任何的波澜,就算是在听到金素梅说阎苍穆欺骗她的时候都不曾有任何的变化!“我当然不可能只是想要跟你说这些话,许欢凉——难道你不想要知道阎苍穆到底骗了你什么么?”金素梅一时之间有些琢磨不透许欢凉的意思,只不过她心里也很清楚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从许欢凉到这里已经过去了五分钟,恐怕如果阎苍穆想要调查的话现在已经知道许欢凉到了疗养院,这里绝对不是一个合适的说话地点!许欢凉没有说话,目光已然很是平静,只不过在听闻到金素梅的话语之后眼底一闪而过一抹讽刺的味道。

“如果你想要告诉我说他之所以跟我结婚的原因是因为暮向晚苦苦哀求他的缘故我已经知道了,如果没有什么新的招数的话请你离开!”许欢凉将视线落在姑妈的脸上,尽管话语当中是如此的平静,但是手上的毛巾却渐渐的收紧!许欢凉的动作也全然的映入到了金素梅的眼中,她嘴角勾起了冷笑,看来许欢凉并没有表面上的云淡风轻!“你不想要知道你的孩子在哪里么?”金素梅缓慢的扔下了一记重磅炸弹,许欢凉手中的所有动作全然的都停下,仿佛有些不太敢相信的转过身来看着金素梅的脸,她刚才说了什么?自己的孩子?许欢凉只感觉到金素梅可笑,她的孩子在意大利的时候就因为早产的关系而早夭了不是么?金素梅想要用这句话吸引自己的注意,她很成功——只不过却更加的可笑!“你心里肯定在想你的孩子不是死了么?许欢凉——如果你想要知道真相的话,就跟我走!”金素梅看了看腕间镶嵌着钻石的手表,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是如此的自信,她知道自己现在就像是一个垂钓者,只要将诱人的饵食置于鱼钩之上,鱼儿就会乖乖的上钩跟自己走!等到那个时候,好戏就真正的上演了!金素梅的话像是刀子一般的划在了许欢凉的心口,尖锐的痛楚从心底缓缓的蔓延到四肢,她纤长的睫毛望着金素梅将手臂环绕在胸前的动作,白瓷一般的小脸之上褪去了全部的血色!她不明白金素梅为何会用那个孩子说事,可是此时金素梅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却没有任何戏谑的成分!她的心口泛起了疼痛,只要一想到自己早夭的孩子那种绝望而又无能为力的情绪就会重新的萦绕在自己的心头!可是现在金素梅却又重新的给自己燃起了一丝的希望,尽管许欢凉知道这有可能只不过是金素梅欺骗自己的手段,可是她却还是忍不住的心动着!许欢凉真的有一种预感,不管别人相信还是不相信,她总是觉得自己的那个孩子并没有死!他的心跳与自己的心跳声连在一起,可是那样的希望却在黑曜溟将自己带入到停尸间时彻底的被打碎!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这一辈子她都不希望在承受了!“不过,在知道真相之前我希望你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金素梅微微的侧过身体看着许欢凉,脸上的表情透出一抹玩味的情绪,对于自己来说慢慢的欣赏着敌人的痛苦才是最愉悦的一件事情!许欢凉努力的强忍着喉头的酸涩感,缓慢的抬起头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享受着她痛苦过程的女人,许欢凉从未像是这样的恨过,纤长的睫毛不停的颤抖着,许欢凉闭上眼睛,一滴泪滑落眼眶就这样的低落在原本紧握在她手中姑妈的手背上!——————————————————我是今日八千字的分割线——————————————————当许欢凉娇小的身形跟着金素梅下了车的时候,原本蒙在眼睛上的黑布终是被摘去,或许是生怕自己会认得这里的是哪里,金素梅也是派手下大费周章的几乎绕着整个台北绕了半圈,当最后停下车来的时候许欢凉继续要以为他们已经离开了台湾!金素梅用手拂去衣角的灰尘,转过身来望向许欢凉的脸,那张瓷白的小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这令金素梅倒是挺佩服这个女人的镇定!四周长势茂盛的竹林被风吹的刷刷作响,原本中午还是湛蓝的天空此时阴云密布,看样子一场暴雨即将来临!身着黑衣的保镖恭敬的将整个别墅都围住,这里是不属于阎家的产业,不过看着别墅也是有一定的年头了!许欢凉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四周的景象,在心里暗暗的掂量着,她早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见到什么都恐惧女人了,既然金素梅说要给自己真相那么就证明她对金素梅来说还有一定的利用价值,否则金素梅也不会煞费苦心的将自己带来到这里!既然如此,她又何不干脆就看看金素梅到底想要玩弄什么手段!许欢凉的衣衫被沁凉的风拂过,空气里夹杂着竹叶散发出来的清香味道,这栋别墅的环境极其的优雅,并不像是金素梅的风格!许欢凉的脚步站定,旋即侧过头去望向用着怀恋眼神看着这栋别墅的金素梅,许欢凉可以清楚的捕捉到她脸上异于往常的情绪!对于许欢凉来说,这样的金素梅反倒是更加的真实!“这栋别墅对你很重要是么?”许欢凉轻柔的语调遂而响起,金素梅倏然的从自己的臆想当中回过神来,这里对于她来说当然重要,这栋别墅是褚风当年买给自己金屋藏娇用的,这么多年来她一直让这里保持着当年的模样未变动分毫!当年自己入住阎家之前那些竹子还都很细,现在看来却都已经如此的茂盛粗壮了,时光真是一把无形的刻刀!“这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金素梅冷着脸说道,褪去了伪装在别人面前的那副优雅与高贵,此时的金素梅反倒更加的像是一个常人!许欢凉如是的想着,跟着金素梅向着别墅内走去!铺满着鹅卵石的道路在竹林中间,竹叶随风摇晃竹枝妖娆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的美好,许欢凉心里却是清楚,自己正在一步步的走入到波涛汹涌的阴谋当中,可是她却无力阻止自己的脚步,只因为金素梅提出来的问题实在是太过于诱人!她没有办法忘记当自己躺在手术室当中时用尽了多大的勇气才可以将那个孩子生下来,许欢凉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活下来了,这不是自己的臆想,那是一个母亲与孩子连心的触感!可是当自己清醒过来的时候阎苍穆却告诉自己那个孩子死了,她不可能在心底没有疑惑的,只是后来当黑曜溟将自己带入到停尸间的时候,她才会绝望的放声大哭!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踏入到别墅之内,许欢凉清澈的美眸就这样的落在四周,别墅的里面到处都摆放着照片,就算是玄关的位置也都是如此!许欢凉望着照片当中的男女,一个是年轻时候的金素梅,另外的一个不言而喻恐怕就是阎苍穆的父亲,阎褚风!此时偌大客厅的沙发上有一个身着红色衣裙的女人斜坐在,一头大波浪卷从后方看起来如此的美丽袭人,那妖娆的姿态丝毫不亚于别墅外那些被风吹的凌乱的竹枝,染着火红色指甲的纤细手指搭在脑后,蜜色的皮肤令人过目不忘!金素梅在看到那个女人的背影时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随后用着犀利的眼神望着许欢凉!“许欢凉,你不会忘记我刚才说过什么吧?在你知道真相之前我希望你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金素梅纤细的手腕挥了挥,原本站在门口的保镖与佣人全部都走了出去!偌大的房间里面就只剩下金素梅许欢凉与背对着他们坐在沙发上的那个女人!许欢凉的面容看起来极为的平静,似乎早就已经对任何事情有了准备,金素梅冷笑了一声,随后将视线落在了半倚在沙发上的那个从他们进来就没有看他们一眼的女人。

“sophia,把我让你准备好的东西拿出来给她!”听到金素梅的声音,那个被叫做sophia的女人这才站起身来将身体用以一种撩人的姿态转过身来望向许欢凉,火红色的v型领口将她胸前的浑圆饱满映衬的更加明显,那媚骨天成的模样任凭是任何一个男人见到都会酥麻了骨头!柳腰盈盈不堪一握,被黑丝包裹住的**每走一步都在开叉的裙摆当中若隐若现引人注目。而此时引起许欢凉注意的却是sophia手中拿着的两个透明的类似于注射用的小药瓶,里面同样都是蓝色的药剂,被那蜜色肌肤的手指拿捏在手中更加显得那蓝色诡异多变,令许欢凉的心头忍不住的一凉!“想要知道真相就要付出代价,许欢凉你不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吧!”金素梅嘴角勾起的笑意是如此的明显,明显到得意忘形的地步。

却并没有注意到sophia眼神里那种看透各类雇主嘴脸的神色,她只是一个拿钱办事的赏金猎人而已,对于自己来说只要拿到钱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还不等金素梅的话说完,许欢凉已经毫不犹豫的伸手将sophia手中的一个药瓶拿在了手中,在金素梅诧异的视线里揭开瓶盖将里面无味的蓝色药剂喝了下去!动作一气呵成甚至没有任何的犹豫,这令金素梅原本到了嘴边的话语顿时梗住,就连sophia看向许欢凉的眼神当中都透出一抹的惊讶!她甚至都没有问过自己手中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就这么毫不犹豫的吞下去,难道这个女人不怕死么?“你会告诉我说这两瓶药剂里面有一瓶是没有毒的,你要让我自己二选一,然后才会告诉我真相不是么?既然如此,我已经选择了,请你直接奔入到主题!”那没有味道的药剂被许欢凉平静的吞了下去,她不是不知道这样到底有多么的危险,可是金素梅既然将自己带来到这里恐怕就没有能够让自己全身而退的打算,既来之则安之的道理自己还是明白的!sophia顿时发现自己有些喜欢这个女人了,她那张妖娆的五官之上倏然的浮现出一抹笑意,就连眉宇之间都沾染上了一丝魅惑的味道,她扬了杨自己手中剩下的那瓶药剂在许欢凉的眼前,随后用着标准的普通话开口。

“这两瓶都有毒,只不过是药效不一样而已!很不幸的你选择的是最毒的那一瓶!”原本sophia会以为自己能够在许欢凉的脸上看到惊慌失措的神情,可是就算是在听到自己说这两瓶都有毒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任何的变化,这顿时让她挑起了柳眉,这个女人她喜欢!反倒是站在一旁的金素梅被抢尽了风头有些不太高兴,这个sophia是自己第二个找来的赏金猎人,专门以研制毒剂为名,排名虽然在维克多的下面,但是却比维克多的要价便宜了太多!金素梅姿态优雅的坐在了款式老旧的真皮沙发之上,她的手指交叠在小腹部,这十几年在阎家的训练令她看起来真的就像是一个大方得体的上流千金一般,可是惟独只有金素梅自己清楚,在她的心底还隐藏着自卑的情绪!当年就算是入住了阎家却一直都屈居在那个女人的下面,阎苍穆的母亲就像是一个梦魇,令她一辈子都无法摆脱!“既然你做到了承诺的,那么我也会告诉你真相!”金素梅并不担心许欢凉喝下去的药剂会突然发作,只因为她很清楚那两种慢性毒药会一点点的额侵蚀着她,就算是要全部发作也需要三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对于金素梅来说三个小时已经是足够了!这样的想着,她轻笑着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每一次来到这栋别墅的时候她都会觉得心情很好,不过今天之所以将许欢凉带到这里也是迫不得已,对于自己来说去哪里谈判都不如在这里安全!暗集团的势力实在是太过于令她不容小觑,金素梅不能冒着任何的风险!还不等许欢凉坐下来,sophia却率先的将她绑在脑后束发的发带给解了开来,她眼神略带着着迷的色彩注视着许欢凉脑后宛如瀑布一般瞬间便倾洒下来的黑发,就连金素梅都对脾气怪异的sophia感觉到有些诧异!许欢凉侧过头去看着贴合着自己过于接近的女人,原本淡凉如水的表情顿时露出一丝的防备,可是sophia很明显不给她这个机会手落下的瞬间在修长的指尖一把轻薄的刀片滑落,任是谁都没有注意到她到底是如何做到的,一切快速的都像是魔术师玩弄的把戏一般!“答应我,如果你死了,这头秀发就留给我!”sophia着迷的看着许欢凉的头发,手指中间的刀片就这样在许欢凉头皮边沿轻轻的描绘着,眼神当中兴味的表情顿时令许欢凉的嘴角扬起了一抹轻笑!这反倒让sophia感觉到了奇怪,寻常人听到自己这样的话语恐怕早就吓得跪下哀求自己了,可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却只是轻笑着用纤细的手指隔开自己的刀片,她还真的是让她兴趣浓厚!如果这个女人不是自己雇主要处理的对象,恐怕自己真的会将她带回到总部好好的研究一下!“我应该觉得荣幸,只因为你不是现在就想要我的头发!”许欢凉说完这句话重新坐在了金素梅的眼前,她并非没有注意到sophia的怪异,只不过对于自己来说她现在最想要知道的真相握在金素梅的手中,平静如水的表情注视着金素梅,她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脸色略微的有些发白,就连鼻尖都因为说几句话而慢慢的渗透出些许的汗水。

“我的孩子在哪里?”许欢凉那双原本清澈明亮的眼眸此时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灰,柔美的声音搭配着那张绝美的小脸怎么都令金素梅的心底浮现出一抹怪异的感觉!“你不想要知道你吃下去的药剂到底是什么么?被赏金猎人组织成为x-3的药剂,在三个小时之后会逐渐的控制你的中枢神经,慢慢的你会感觉呼吸压抑全身疼痛难忍,药效在三个小时左右后就可以让你体会到生不如死的味道!不过却是比死的滋味更加的令人害怕——慢慢的,你会变成一个没有感情的怪物!”sophia再次的插嘴,她是真的有些好奇难道许欢凉在听到了药效之后也不会害怕么?孰料这一次许欢凉却是看都没有看她,只是将视线定定的落在金素梅的脸上!——————————————————————————————亲们不要忘记给雪央留张哇!!!!。

小说索引:六日契约残酷总裁下堂妻全文阅读,六日契约残酷总裁下堂妻最新章节,六日契约残酷总裁下堂妻免费阅读,六日契约残酷总裁下堂妻,纳兰雪央小说,都市小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