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六日契约残酷总裁下堂妻最新章节
六日契约残酷总裁下堂妻在线阅读,作者:纳兰雪央...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文 / 纳兰雪央
总裁小说网

许欢凉眼神当中一闪而过一抹仓皇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是不自在清澈如湖水一样的眸子下意识的躲闪着阎苍穆的注视那种低沉语调说出来的情话令人忍不住的深深迷醉起来许欢凉忍不住的抗拒着这股从阎苍穆身上源源不绝令她迷茫的情愫就连眼神都闪烁了开来阎苍穆看出她的躲闪也不以为意的用手指在琴键之上随意的弹奏着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从来没有像是现在这般的和谐过许欢凉静静的坐在阎苍穆结实有力的之上许久都没有说话当阿魑走进来的時候映入眼帘的便是这样的情景那双平静的眼眸当中滑过一丝诧异自从少夫人去世了之后阎先生便再也没有碰过钢琴你来做什么一道冷冽的声音划破寂静的空间犹如是打破了魔咒的冰锋一样顿時让许欢凉清醒了过来顺着阎苍穆的眼神看向门口的方向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这个人应该就是阎老先生的贴身保镖阎苍穆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他只是用一种危险的眼神看着阿魑浓烈的危险气息逐渐的弥漫在了偌大的餐厅当中就连话语里的声音都变得冷淡二皇子希望可以与阎先生你比试一下骑马所以老爷特别派我来通知阎先生阿魑恭敬的说道当听到阿魑的声音時许欢凉明显的感觉到身边的这个人全身都忍不住的紧绷了起来深邃星目里透出来的冷意越发的肆意那个意大利皇室的二皇子似乎有些刻意的接近阎苍穆就在她不知道这个男人会怎样回答的時候却见阎苍穆涔薄的唇瓣微微的勾起一抹兴味的笑容那张冷硬的面孔之上透出的肃杀之气如此的明显既然他兴致这么好我就陪他玩一下阎苍穆的话音刚落许欢凉已然从他的之上站起身来立于一旁盈盈的身形娇美无比嫩绿色的雪纺裙摆也随着她的动作重新覆于她的小腿之上你回别墅等着我不要随便乱跑阎苍穆眉峰一挑一股天之骄子的气势在他不经意的动作当中彻底的曝露在众人的眼前许欢凉点了点头那种男人的场合自己想必也不适宜出场被黑色西装裤包裹住的双腿向着门口的方向走去铮亮的黑色真皮皮鞋每走一步都重重的踩在大理石的地板之上那种凌厉的气势在举手投足之间完美的体现在这个男人的身上许小姐老爷有情阿魑冰冷的声音在确定阎苍穆离开之后再一次的响起这一次他没有任何波澜的眼神却望向了盈盈立于一旁的许欢凉这让许欢凉的美眸倏然瞪大阎老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情么许欢凉不是傻瓜她心里很清楚阿魑之所以在阎苍穆走了之后才将这件事情告诉自己的原因就是阎嵩柏之前一定特意的告诉他避开阎苍穆而阎老先生到底有什么话对自己说并且还要避开阎苍穆许小姐到了老爷自然而然的就会告诉你阿魑无情的回答着他说话的语调就像是一个机器人一样没有任何的起伏变化一句话永远都是一个音说下来许欢凉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她知道今天自己无论如何都是一定要去的所幸也不在迟疑的便向前迈出了脚步阿魑走在前面许欢凉就紧跟在他的身后他们走的是与阎苍穆完全不同的一条路只不过很快目的地便到了沐浴在宁静的阳光当中郁郁葱葱的树影将坐在树下的阎嵩柏挡住不远处便是之前在餐厅当中他们谈论的马场清风拂过的瞬间空气当中带来了一股淡淡的花香味道许欢凉看了一眼身旁的阿魑却见他怎么都不在向前走去许小姐有请似乎是看出了许欢凉的迟疑阿魑冷声的开口许欢凉点了点头随后便向着树荫下的伟岸身躯走去不知道阎老先生叫我来有什么事情么尽管迟疑了一下许欢凉还是率先的开口那柔柔的语调听在耳中顿時暖在心里她恭敬的站在轮椅的一旁等待着阎嵩柏告知今天叫自己来的目的是什么阎嵩柏很长時间都没有说话只是将视线落在不远处的草坪之上几匹良驹被几个皇子牵在手中而姗姗来迟的阎苍穆却依旧是全场的焦点许欢凉望着不远处的那抹高大的身形眼神当中透出一股迷茫的情绪她的脑海当中忍不住的回忆起之前在餐厅時的情景她似乎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那么平和与温柔的模样他的手指游移在黑白的琴键上而那双手——曾经也轻抚过自己许欢凉氤氲着眼眸殊不知那副模样却全然的被转回头来的阎嵩柏收入到眼中他的眼眸里一闪而过了一抹了然的神情英俊成熟的脸庞之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许小姐在想什么阎嵩柏的声音瞬间将许欢凉拉回到现实当中她的眼神里透着一抹害怕被看透的仓皇快速的别过眼去阎老先生我只是在想你为什么会避开阎先生来找我许欢凉笑了笑说道我想如果苍穆在你身边的话恐怕阿魑也不会这么轻易的便将你带到我这里来阎嵩柏语气很是平静眼神重新的看向此時已经换上了一套黑色骑马装的阎苍穆那雷霆的气势与傲视天下的眼神令阎嵩柏的眼神当中透出一种满意的赞许许欢凉看得出来对于阎苍穆阎嵩柏的态度是很骄傲的可是他们祖孙二人之间的关系却差到了冰点这令她忍不住的感觉到有些疑惑许小姐脖颈上的项链很漂亮刚才看许欢凉一路走来阳光的折射令她脖颈上的钻石项链闪耀出灿烂的光芒那种细碎的只属于钻石的光芒搭配着许欢凉的温婉却异常的美丽动人许欢凉的手指忍不住的轻抚着脖颈间冰凉的项链葱白的手指有些迟疑了起来随后动作有些掩饰似的将耳边的黑发别的耳后一股淡淡清香的味道随着她的动作也随风飘散这条项链是阎先生的许欢凉一時之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所幸就这样的回答我知道这条项链是他重新买回来的阎嵩柏锋锐的眼神在看向许欢凉脖颈间的那一条项链的時候微微的有些失神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一般只不过很快的那失神又恢复到一种清明许欢凉的眼神里透出一股诧异阎老先生知道这件事情这条项链当年就是苍穆亲手扔掉的当阎嵩柏的这句话说出口的瞬间许欢凉的美眸忍不住的瞪大了起来她有些疑惑的用手指再次触碰着冰凉的项链刚才阎老先生说这条项链当年是阎苍穆亲手卖掉的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许欢凉好看的黛眉微微的蹙起更令她不明白的事情是为什么阎老先生会将这么私密的事情告诉她一个外人这条项链起初我以为是阎先生的父亲送给的可是后来阎先生告诉我说——并不是许欢凉喃喃的说道语调刻意的有些压低只是因为就连自己都不知道她说出的这些话会不会给她自己引来一些祸事阎嵩柏没有说话只是眼神依旧落在那条项链之上恍惚的表情令许欢凉的心里感觉到微微的诧异脑海当中一丝的念头滑过许欢凉轻蹙起自己的眉头而阎嵩柏冷冷的扫过她的眉间在看到她蹙起眉头的那一刻便知道她的心里似乎已经有了刚才那个问题的答案空气当中蓦然的滑过一丝冷冷的杀气许欢凉素白的小手轻抚着手臂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她却感觉到有些冷了起来你刚才在想些什么阎嵩柏平静的开口那薄锐的张和的瞬间一股威胁的味道便向着许欢凉的方向施压了过来许欢凉一楞——心里已然有了些的警惕这条项链是阎老先生送的么许欢凉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说出这句话刚才脑海当中一闪而过的念头浮现片刻虽然只不过是一个没有条理的念头但是却还是惊起了许欢凉后背的一层冷汗这句话说出口的瞬间许欢凉便后悔了她微微的向后倒退了一步而阎嵩柏看出了许欢凉的害怕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只是眼神依旧落在那条项链之上你先话过不过只是公公送给儿媳妇的一条项链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透着一股子冷窒气息的话语迎面而来许欢凉的心里‘咯噔’一声素白的巴掌大小脸之上不敢有任何的表情浮现自古只有丈夫给妻子送项链的哪里有公公给儿媳妇送项链的说法许欢凉望着阎嵩柏平静的面容越发的觉得阎家这一家子都奇奇怪怪的尽管许欢凉的心里是这样的想着但是面容之上却依旧维持着一种平静的模样我倒是很好奇苍穆竟然将这条项链戴在了你身上阎嵩柏有力的手指轻轻的敲击着轮椅的扶手眉宇之间都沾染着一丝玩味的味道苍穆对于眼前这个女人的态度很是奇怪就连自己都从来没有见到过他的这副模样这条项链并不是阎先生送给我的我只不过算是借戴而已许欢凉脸上的表情略微的有些迟疑了起来这里面的是非曲折有太多她只能挑最简单的说不论是不是借给你这条项链能够出现在你的脖颈之上就已经很让我吃惊了阎嵩柏的手状似随意的搭在轮椅的扶手之上略带着沧桑的脸上露出一种怀念的神情许欢凉有些不安的捏紧着裙摆不知道阎嵩柏对自己说这话的意思到底是什么什么叫做借给她就已经很让他吃惊这条项链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么如果可以的话我到是真的很希望你可以一直留在苍穆的身边阎嵩柏似乎并没有意思来解答许欢凉之前的疑问只见他眼神当中带着怀念的望向意气风发的驰骋在马上的阎苍穆许欢凉的眼神也落在了修剪的极其平整的草坪之上专属于阎苍穆的那匹马黑亮柔顺的马毛当中隐隐的透出银光最特别的是那桀骜不驯的眼神却心甘情愿的臣服在阎苍穆的胯下他的手中紧捏着马鞭高大的身形映衬的宛如古代的君王一样跟这样的男人有所牵扯放在以前许欢凉是想都不敢想的对不起阎老先生我与阎先生之间——许欢凉说到这里的時候话语当中有着些许的迟疑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也有些局促不安总之我明天晚上就会离开他仿佛下定了决心许欢凉还是将这句话说了出来而阎嵩柏许久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的眼睛似乎是在考虑着什么事情一般而对于许欢凉来说她与阎苍穆不论是这六天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在明天来临的時候就都已经成为了过去离开你以为苍穆会这么简单的就让你离开他的身边么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時间阎嵩柏的话语终于再一次的响起而那话也同样的令许欢凉周身一颤她的水眸瞪大望向阎嵩柏惊讶于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阎先生答应了我他会让我离开的其实就算是许欢凉自己说出了这样的话来她心里都没有底气就连声音当中都越发的轻言细语了起来是么阎嵩柏似乎看出了许欢凉的紧张并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我看得出来苍穆对你很特别起初我以为他是喜欢的你的可是后来我发现你们之间的关系似乎并不像是看起来那么的简单阎嵩柏的话传进了许欢凉的耳中也同样的让她惊讶于阎嵩柏敏锐的注意力我——阎先生不可能喜欢我的能够让他动心的人是暮向晚不是自己许欢凉在心里这样的想着但是却并没有将心里的想法说出来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就像是之前你与迟绍的关系——又或许是现在你与苍穆的关系当阎嵩柏这句话说出口的一瞬间许欢凉反而平静了下来你好像并不吃惊我知道你与迟绍的事情阎嵩柏反倒是好奇了起来相较于之前她的惊慌在清楚的了解到自己知道她与迟绍的事情她脸上的表情倒是很平静许欢凉嘴角浅浅的一笑像是阎嵩柏这样的人物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样的身份不然他怎么能够安心的让自己待在他孙子的身边既然他知道了自己的底细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也就不足为奇了既然阎老先生知道我与迟绍的事情那么就更应该清楚我与阎先生之间是不可能的许欢凉的眼底泛起了一抹浅浅的哀伤那个美好的男人自己这一辈子是都配不上了我已经说过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我看得出来苍穆对你是特别的阎嵩柏从来不怀疑在阎苍穆的潜意识里并不准备放开许欢凉他不相信——明天过了之后自己的这个孙儿与许欢凉之间便再也没有任何的瓜葛许欢凉清澈的眸子被纤长的睫毛微敛住在她的雪肌之上留下了一个扇形的阴影她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但是在许欢凉的心里确定自己和阎苍穆是绝对不可能的阎老先生不论如何谢谢你这几天的招待很抱歉给你添了许多的麻烦许欢凉刻意的避开了那个话题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并不像多提自己与阎苍穆之间的事情我还要谢谢你因为你的关系苍穆才愿意回来虽然自己之前将许欢凉带回来是走的一招险棋但是至少自己很幸运的押对了对象阎老先生——许欢凉似乎有些疑问想要开口但是因为脑海当中有些迟疑所以她连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有些为难了起来这倒让阎嵩柏对于她想要问的问题有些好奇起来关于阎先生——许欢凉盈盈的身形站在阎嵩柏的旁边却听到耳畔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音许欢凉下意识的没有在往下说下去转过身去看向身后的一瞬间——原本娇小的身形被一股大力猛地被人拦腰抱起许欢凉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一切都只是发生在片刻——等到许欢凉再次回过神来的時候自己已然被阎苍穆搂入在了怀中而她的人斜坐在马匹之上———————————

小说索引:六日契约残酷总裁下堂妻全文阅读,六日契约残酷总裁下堂妻最新章节,六日契约残酷总裁下堂妻免费阅读,六日契约残酷总裁下堂妻,纳兰雪央小说,都市小说
阅读提示: